首頁 > 超級相師在都市 > 章節目錄 第285章:煞氣分水嶺

章節目錄 第285章:煞氣分水嶺

    戀上你看書網 630bookla ,最快更新超級相師在都市最新章節!

    第285章:煞氣分水嶺

    樹欲靜而風不止,說的就是葉楓現在的情況吧。真心不想管,可是這情況卻一步又一步逼得他不能不管。如果只是單獨的一個兇皇佛埋在龍城水郡的工地上,由它去了也沒什么,大不了就是工程進行不下去罷了,畢竟那里不是什么皇室祖陵。可是這次挖出來的東西卻讓葉楓有了一種更加不好的感覺。

    佛頭是無論如何不可能配一具穿著戰袍的佛身的,那下面肯定是其他的塑像。而一說到佛教的那些神佛,和戰裙有關的,葉楓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之前在王百萬家見到的不動明王。

    單一的物件是物件,成組出現的,那多半就是陣局了,另外佛身遍尋不到也是個疑點,按理說佛頭就算在之前已經斷了,和身子的距離也不該太遠,這么邪乎的東西,工人們印象肯定很深刻,不會有挖不出來的道理。

    如果這是個邪陣的話,一旦兇煞現世,那波及的絕不會是一個小區那么簡單。恐怕方圓數里乃至更大范圍都會受災,這是任何一個正道的風水玄學中人都不會愿意見到的。

    林家兄弟不和,葉楓沒有讓林天南送,而是自己打了輛出租趕到了龍城水郡的工地。半路上葉楓還在路邊的商店買了兩包干脆面,一路嚼了過去。

    說起來可真夠悲催了,早上的時候,葉楓就喝了幾口稀粥,咬了一口肉夾饃就被蘇有給拖上了警車,本來打算中午吃頓好的吧,在修理鋪子又鬧出了林嵐那檔子事情,又是一頓忙活,折騰的都把吃飯這事兒給忘了,這會兒處理完了林天南老宅那邊的事情,精神一松懈,肚子就開始咕咕叫了。

    車子很快就開到了龍城水郡的工地,蘇有和滿臉焦急的林天北已經等在工地的大門口了。

    葉楓一邊揚起脖子把袋子里的最后一點面渣子往嘴里倒,一邊迎向了兩人,完全沒有什么狗屁的大師風范。蘇有汗了一個,難道這是在責怪自己中午沒管飯?可是這不能怪我啊,你自己被人家小姑娘拉到醫院去了,我也不方便跟著不是。“葉先生,你這是?”

    “沒啥,今天太忙活了,從早上開始就沒吃東西,墊吧一口。”葉楓一邊走,一邊把干脆面口袋團成團,丟到路邊的建筑垃圾堆里。“蘇局,現在工地上怎么個情況,東西挖出來多少,有幾個工人受傷?”

    葉楓的話一出口,蘇林二人的面色都是一變,林天北驚詫的問道:“葉先生,您怎么知道工地上有人受傷了?”

    “猜的。”葉楓在心中暗暗對這個老王八蛋豎了一根中指。早上自己才來看過,還給林天北吩咐了一些注意事項,下午蘇有就打過電話來說工地挖了個遍,在角落里發現了東西,這說明什么?

    葉楓讓林天北用老桃木做成木牌給工人佩戴,還讓他用桃木泡水給工人洗澡。這么短的時間內,林天北到哪里去找那么多老桃木?不用問,以林天北的財迷性格,必然是想盡快開工。桃木牌要么沒做,要么就是粗制濫造,不知道用的什么木頭,至于桃木水就更別說了,你泡個三五分鐘就給工人洗,那能有個屁用。

    在這樣的前提下再次動土,沒有人員傷亡才是怪事。

    “葉先生真會猜。額不不不,神機妙算,神機妙算。”到了這個時候,林天北也不像早上那樣瞧不起葉楓了,畢竟他給蘇有打電話的時候可沒說有工人出事了。

    “到底什么情況,別啰嗦了,邊走邊說。”葉楓說著,也不管林天北是個什么反應,大踏步的朝工地里面走去。林天北和蘇有連忙跟上。不得不說,蘇有還真是個有心人,在走路的時候刻意和林天北保持了距離。

    “葉先生啊,早上是我無禮了,您別見怪。嘿嘿,我這人吧,就是這臭毛病,不見兔子不撒鷹,您多見諒。”林天北陪著笑,似乎想對早上的事情做個補救。

    “別說那沒用的,告訴我工人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在我說讓你們停工之后,你們繼續挖了?”葉楓懶得理他,一句話直奔主題。

    “額,這個,這真不是我故意的。”林天北的肥臉上擠出了一副尷尬的表情,“之前我給蘇局打電話的時候還沒事,結果蘇局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那工人就已經出事了。挖土的時候,一鋤頭下去,敲出一塊帶尖角的小石子來,你說怎么就那么湊巧,尖角就插在了旁邊一個工人的眼睛里。那個工人的左眼當場就廢了,這不剛送到醫院么。唉,你說老天爺也不疼疼這實在人,我弄這么個工程也不容易啊,這到現在工程還沒怎么動,就死了五個瞎了一個,這是要讓我傾家蕩產的節奏啊。”

    “切——”葉楓鄙夷的切了一聲,心說你林天北還算老實人?買通醫生護士打算弄死自己親侄女,還用風水陣在家里害自己的親哥哥以圖達到讓自己旺財,日后獨霸林家財產的目的。老天真有眼的話,你這就叫報應。

    “別跟我哭窮,林老板,我吃風水玄學這碗飯,一個人有多大的底子我要是都看不出來的話,干脆就改行搬磚算了,這小區雖然投入不小,但是真要說傷筋動骨,那還真是有點夸張了。其實齊大師說的那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我警告你不要去找劉仲玄,我不希望讓劉老爺子攙和進這么麻煩的事情里來,如果讓我知道你找人去請劉老爺子,別怪我姓葉的對你不客氣。”

    葉楓的話說的相當的硬,林天北的臉色頓時變得很是難看,不過葉楓不在乎,他也沒打算能從這個老摳手里拿到什么錢,現在肯趕過來純是為了一方安寧,壓根就懶得看他的臉色。

    “這個嘛,葉先生,這事兒就不好說了,這活兒啊,誰有本事誰接,并不能說誰可以接,誰不能接,你說對吧,要是齊大師和葉先生都沒辦法的話,我覺得請劉老爺子來看看也沒啥大不了的,一人智短眾人智長,萬一劉老爺子就有辦法呢。葉先生您總不能擋別人財路吧。”果不其然,葉楓的話說完,林天北的語氣再次不善了起來,話語之中還帶著一種“你本事不行就別礙著別人發財”的挪耶。

    “別人你隨便找誰都可以,唯獨劉老爺子不行,我今天就把話給你撂這里了。”葉楓才懶得和他多話,反正他的好日子也已經到頭了。

    “老林,你少說幾句會死么!葉大師,您別跟這個嘴巴不值錢的家伙一般見識,他是鉆錢眼里了,你就當給我個面子,別理這老東西就得了。”蘇有看到氣氛不對,連忙出來打圓場。葉楓和林天北終于沒有再說下去。

    沒過多長時間,三個人就走到了發現塑像的地方。原本只是被狗挖開的一個土坑,現在已經人為的擴開了不少,坑里露出了一尊倒立的等身塑像的小腿,塑像是石質的,黑色,模樣就像他們說的那樣,穿著戰袍,坑邊不遠的地上還有一攤紅白相間的液體,顯然是剛剛那個被打瞎了眼睛的工人留下的。

    葉楓圍著土坑轉了一圈,突然覺得有點怪異。看塑像的腳部,這個塑像是面沖工地中間的。

    每當葉楓轉到塑像背后的時候,就覺得身上輕松了不少,轉到塑像正面的時候,則覺得一股陰冷的寒意爬上背脊。難道說這東西還起著某種分水嶺的作用?

    葉楓再次繞到塑像后背開啟了天眼。果然,陰煞之氣到了和塑像平行的這條線上,就好像被一堵無形的墻壁擋住了一樣,里面漆黑如墨,外面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異樣。怪不得工地外面這些居民什么的沒有受到影響。

    “給我拿把家伙來,從這面往下刨。”葉楓指著塑像的背面,朝站在旁邊看熱鬧的一個工人喊了一聲,誰知道那工人聽到葉楓的喊聲,立刻就把腦袋搖的好像撥浪鼓一樣。

    “讓你挖就過來挖,挖完了今天工錢我多給你五十,現結!”林天北雖然和葉楓不太對付,但是事關自己的工程,還是出聲喝斥起那工人來。

    沒想到工人聽了這話以后腦袋搖的更厲害了,“我說老板,這不是錢不錢的事兒好不,工地上都死了這么多人了,你拿個還帶木刺的木片片給我們就說拿著這個干活肯定沒事,結果小山子的眼睛就在這里給弄瞎了,俺們這些工人命是不值錢,可是也沒便宜到五十塊錢就干這活兒的份上吧。”工人的話贏得了周圍工友的一致贊同。

    “帶木刺的木片片?”葉楓哭笑不得的看了林天北一眼,走到工人面前說道:“哥們,你把你說的木片片給我看看。”

    “喏,就是這么個玩意兒。”工人說著,掏出一塊兒半張撲克牌大小,非常粗糙的薄木片遞給葉楓。

    葉楓險些給氣死,辟邪的東西,你好歹給點分量吧,這薄的跟紙似的,能有個屁用啊!更要命的是,我特么讓你弄桃木,你丫弄槐木算是幾個意思!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