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超級相師在都市 > 章節目錄 第882章:鼻生赤筋

章節目錄 第882章:鼻生赤筋

    第882章:鼻生赤筋

    如此一來,可把葉楓嚇了一跳,他連忙將手指從陳鐘兒的口中抽出來,后退一步想跟她保持距離。豈料陳鐘兒還道葉楓是在害羞,她反而上前一步,雙手緊握著葉楓的手指,示意他不要緊張,唾液能夠緩解燒傷的痛楚和癥狀的。

    “不是,鐘兒,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葉楓見陳鐘兒誤解了他的意思,連忙將右手藏到背后,只是揮著左手跟她解釋著。

    “楓哥,你干啥這么客氣呢,我又不會吃了你,只是想幫幫你了。”陳鐘兒抿嘴淺笑,明媚的眼睛瞟著葉楓,一時看得葉楓心神恍惚。

    葉楓凝視著陳鐘兒的笑容,頓時感覺整個人都被吸引著,他的右手竟然不受控制地自動伸出來,主動伸到陳鐘兒的面前。

    陳鐘兒嬌媚一笑,纖纖手指捏著葉楓的手指,朱唇張開,將葉楓的手指送進她的口中。

    “楓哥,你們這是”

    然而就在葉楓頭腦一片空白時,劉小龍的聲音突然響起,只見他手里拿著燒傷藥水和繃帶,一臉愕然地站在那里,眼睛睜得圓大,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場景。

    正是劉小龍的突然出現,葉楓整個人立即清醒過來,他連忙將手指收回來,目光看向劉小龍,道:“小龍,你不要誤會,我們之間并不是那個意思”

    劉小龍的臉色變得冷酷而失望,他微微地搖著頭,嘴角勾勒出苦澀的笑容,他將手里的燒傷藥水和繃帶舉起來,又動作粗魯地將它們放到旁邊的欄桿上,轉頭沖出燒烤店大廳,咣的一聲將玻璃門摔上。

    “楓哥,先不要理他,還是讓我來替你包扎下手指吧。”陳鐘兒對劉小龍的激烈反應毫無感覺,反而將燒傷藥水和繃帶拿回來,就要幫葉楓包扎著傷口。

    葉楓現在哪里還有心思讓她包扎啊,心煩意亂,一手將陳鐘兒推開,示意她不要跟過來,他想安靜一些。

    剛才那一瞬間的反應令葉楓心下駭然,他竟然會被陳鐘兒的笑容所吸引,難道說他真的移情別戀愛上陳鐘兒了嗎?!

    葉楓想不通這件事,他的身邊有穆紫心和白雅沁兩位天仙般的女人,陳鐘兒無論從哪一方面跟她們都不是一個級別,葉楓又怎么會移情別戀上她呢?!

    本來葉楓還打算去把頂陽沖天丹送給白秦葉三家老爺子,然而現在他的大腦一片空白,哪里還有心思理會他們。

    漫無目的地走在街道上,此時的天色已經有些晦暗,葉楓沿著人行道向前走著,腦海里想著他最近究竟是怎么了,眼前腦海里總是不經意地浮現出陳鐘兒的樣子。

    “啪!”

    就在葉楓繼續向前行進時,不料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下,他立即提高警惕,回頭一看,卻見身后站著一個青年男子。男子的臉色極是慘白,就跟死人一樣,一股黑氣從他的體內涌冒出來,顯然他的身體里寄宿著其他不干凈的東西。

    正好葉楓現在心情很亂,冷不丁的出現這么一個怪東西,他就像找到發泄口一樣。右手一翻,康熙御寶立即落進掌心,他猛握拳頭朝著身后青年男子的胸口砸過去。

    “喂,你小子是怎么搞的,怎么連我都感覺不出來?!”就在拳頭即將砸中男青年的胸口時,一陣冷漠滄桑的男子聲音從他的體內響起。

    為何是從他的體內響起,因為葉楓根本沒有看到他的嘴巴張開,必然是從體內發出來的。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葉楓眉頭立時一皺,目光緊盯著眼前男青年,道:“怎么是你,你不是去石嘉市幫我調查那件事了嗎?!”

    正如葉楓所察覺到的一樣,站在他面前的男青年只是一具尸體而已,而寄宿在他體內的邪念氣正是吳邪風,即先前跟葉楓暫時結成聯盟的那人。

    吳邪風陰惻惻地笑了笑,伸手將葉楓的胳膊拉住,道:“本來我是在石嘉市的,后來我通過一條線索又回到了京城,然后我就從報紙上看到葛家新當家人上位的消息,我就料想肯定是你小子把事給辦成了。”

    葉楓心里冷笑一聲,心道這老家伙的鼻子還挺靈的,之前他們定下過約定,吳邪風幫他去調查爺爺生前在石嘉市所辦的事情,而他需要把葛存宇的天眼交給他,估計這老小子現在是過來討要天眼的。

    “還好,我只不過是出了些力而已。”葉楓當然不會把實情告訴他,只是含糊不清地敷衍下。

    “既然葛家的新當家人換成那對丫頭片子,我想你也一定把那樣東西拿到手了,現在交給我吧。”吳邪風的眼睛透露著興奮激動的光澤,伸手到葉楓的面前。

    葉楓看著那只布滿傷口的手,眉頭一皺,笑道:“沒錯,東西是在我手里,但是之前我們有過約定,前輩需要幫我調查到爺爺生前所辦的事情,他到底跟誰接觸過,前輩應該沒有忘記吧?”

    吳邪風神色一征,繼而流露出冷酷的笑意,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不容易對付,我也不騙你,我現在也只是查到一個線索,線索的目標直指京城某個權貴,你要再給我一段時間,我鐵定幫你調查清楚。”

    “既然這樣,那就等前輩有確定消息再來找我吧,那東西我先替你留著。”想從他這里空手套白狼,門都沒有,葉楓冷笑一聲,不再理會吳邪風,轉身便要離開。

    豈料吳邪風快步追上來,伸手將葉楓的胳膊給拉住,笑道:“我說你小子別這么冷酷嘛,好歹我也是你的長輩,怎么著你也得請我吃些東西吧?”

    “前輩?我說你別逗我了,你這個前輩之前在石嘉市可是差一點就要殺死我呢!”葉楓朝著吳邪風瞟了個白眼,要不是當時有馮默風在場,他鐵定玩完。

    “那你小子出手也夠狠的啊,不僅壞了我的計劃,還把我打成重傷,我費了好大的氣力才恢復過來的。”吳邪風露出促狹的笑容,特別是那些跟死尸般蒼白的臉龐,令葉楓怎么看都覺得不順眼。

    在吳邪風的糾纏下,葉楓只得帶他到對面的一家較為高檔的酒店,單獨開了一間包廂,讓服務員盡量把酒店上好的菜肴端上來。吳邪風也不客氣,抄起盤子就直接把美味的菜肴往嘴里倒,直把葉楓看得眼睛發直。

    后來一問,葉楓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吳邪風所附身的這個青年男子是在樹木里餓死的,這也導致他不得不吃大量的食物來滿足它的胃口。其實吳邪風本人吃不吃東西都無所謂,關鍵是他現在所寄宿的這個身體比較貪吃。之前他手里還是有些錢的,然而自從附到這個尸體上,他的錢立即就像流水般消逝,莫名的悲劇。

    “哈哈,這話怎么說來著,簡直是報應!”聽著吳邪風向他訴苦,葉楓立即忍不住地大笑起來,笑的肚子都有些疼,就連進屋送菜的女服務員都朝著葉楓投來好奇的目光。

    不消一小時的功夫,吳邪風就把面前這一大桌子菜給吃個凈光,他的肚子也鼓得跟個皮球似的,伸手拍著肚子,很是滿足地打個飽嗝。

    看到吳邪風現在混的這么慘,葉楓對他也頗為同情,于是從公文包里摸出一張銀行卡推到他的面前,道:“這里面有二十萬,你就先將就著用吧,密碼是銀行卡的后六位數字。”

    看著那張銀行卡,吳邪風簡直感動的不知道該說什么,因為他不停地打著飽嗝,說的話也是斷斷續續。

    葉楓索性讓他不要開口說話,先把肚子里的食物往下壓壓,免得一時喘不過氣,那可就麻煩了。

    “小子,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下。”喝了幾口稀飯后,吳邪風終于不再打嗝,他抬頭盯著葉楓,心有顧慮地說了一句。

    “當然可以,有啥話盡管說。”葉楓手里拿著一罐可樂,喝了一口,覺得味道有點差,不由得皺起眉頭。

    吳邪風估起泛著青光的手指戳著葉楓的臉龐,沉聲說道:“你的正宮明顯有些晦暗,鼻翼暗生赤筋,你最近沒惹上什么不干凈的東西吧,按常理說,你的身體變化應該有所察覺才對?”

    聽著吳邪風的描述,葉楓心下驚詫,正宮晦暗鼻生赤筋,這是不祥之兆啊!

    想葉楓天天跟別人相面堪輿,豈料他自己身上出現問題都未有察覺,還得讓吳邪風看得出來,簡直是荒謬!

    葉楓連忙從口袋里翻出手機,他把手機相機調到前拍模式,立即發出他的額頭晦暗,鼻翼下側果然浮出一道若隱若現的紅線。

    想來之前沒有發現,或許是因為這些征兆還處在初期,再加上他又有那么多事情要處理,也不是那種愛自拍的類型,哪里會注意到他的臉部變化,更重要的是,即便是其他人發現了,他們也并不知道鼻生赤筋意味著什么。

    “怎么會這樣?!”葉楓有些不敢相信地盯著手機中的自己,心里想著究竟是在哪里沾染到不干凈的東西。

    吳邪風伸手將桌面上那張銀行卡收起來,陰沉地笑了笑,道:“看來你小子也有大意的時候啊,我勸你最好還是小心點,京城這地方魚龍混雜,明槍暗箭,稍不留神就有可能中了別人的陷阱呢。”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 温室大棚种什么能赚钱 现在伊宁市做什么生意赚钱 苹果网app能赚钱吗 2015年做什么生意赚钱最快 开一家种子商店赚钱吗 怎样进货 雨花庭怎么赚钱 老公说你不赚钱 2019在海南什么行业最赚钱 拳赛赚钱吗 做点可以赚钱的事情 室内装修行业赚钱吗 带领别人赚钱的经典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