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超級相師在都市 > 章節目錄 第1129章:單刀赴會

章節目錄 第1129章:單刀赴會

    第1129章:單刀赴會

    女人的心思還真是難以猜透,葉楓看著許靚靚把房門砰的一聲給關個嚴實,只得無奈地晃晃腦袋。

    午飯葉楓是在外面一家小面館吃的,在吃牛肉面的時候,他聽到隔壁的餐桌上有人在談論著紅太陽的事情,說是昨天晚上,紅太陽被警方給查封了,并且把里面那些人全都給逮到局子里去審訊了。

    “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說紅太陽的老板光頭跟轄區派出所的那個海哥是鐵哥們嗎?”一個中年男子頗為詫異地問道。

    “老天爺長眼啊,讓他們得罪了不得的人了,別說是光頭那伙人被抓了,就連那個叫海哥的小組長也被開除警職了呢!”他的同伴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舉起杯子,笑道:“這伙害人蟲總算是有人收拾他們了,來來,我們來干一杯,好好慶祝下!”

    “是啊,這些年他們可沒少禍害人呢。”中年男子無比感嘆地道了聲,然后仰頭就把一杯啤酒給喝個底朝天。

    稍后,兩人又在談論著光頭那伙人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對方來頭怎么這么大,竟然能夠一夜之前就他們的老窩殾給端了。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里得到的消息,從他們嘴里竟然聽到是得罪了京城公安局謝遠山的兒子,人家可是京城公安局的一把門,謝遠山親自給李所長打的電話抓人。

    葉楓眉頭立即皺成川字,什么謝遠山的兒子啊,這市井傳言可真是有夠離譜的,不過話說回來,以他跟謝遠山的年齡差距,被人誤傳為父子也是情有可愿。

    看到那伙人被迅速處理,葉楓心里也是爽到不行,這幫害蟲精,早就應該被處理了,只怪他沒有早點來甘單市而已。

    用過午飯后,葉楓又在甘單市幾座比較著名的古建筑轉了幾圈,還到旁邊的古玩市場逛了逛,只是那古玩市場上并沒有什么有價值的東西,都是一些奸商以次充好來坑騙那些不懂行的人。葉楓就看到幾個穿著西裝的買家被奸商給說得暈頭轉向,就在倔們準備付錢要買奸商的假冒偽劣商品時,葉楓暗中示意他們下,他們這才意識到上當,立時就跟那奸商給吵了起來。

    葉楓聽得腦袋疼,不再原地停留,從圍觀的人群是擠出來,在路邊的小超市里買了瓶可樂,然后邊喝著邊回到風氏大酒店。

    看著鑲金的風氏兩字,葉楓眉頭一皺,他記得許教授竟然提起過,伏羲族的后人姓氏就是風姓,估計這風心霖的家族也應該是風族的后人吧。有時間一定要跟風心霖坐下來好好聊聊,看看她的家族里是否有關于伏羲族的故事。

    時至今日,葉楓覺得爺爺的離奇死亡跟伏羲族都扯上關系,說不定那個神秘組織也跟伏羲族有關。

    難道說那個神秘組織就是風族?!

    越想越覺得有這種可能性,再加上許教授被鬼臉人威脅不準再調查伏羲遺址,葉楓就覺得這種可能性越來越大,一種即將接近真相的感覺在腦海里涌動著,令葉楓激動不已。

    眼下還不是跟風心霖談論這件事的時機,他們還要共同對付一個頗為棘手的角色,說到棘手,其實跟葉楓沒多大關系,以葉楓現在的能量,一個區區副市長的兒子根本無足輕重。

    見到風心霖后,風心霖告訴葉楓一個消息,說是陳曉冬臨時把酒宴的地點改到龍鳳酒樓,為表示歉意,他會全力負責今晚的酒宴。

    “這就是陳曉冬,從來不會輕易犯險,他害怕我們在酒店給他設局,所以就臨時將地點給換了!”風心霖坐在真皮沙發上,身著粉紅色連衣裙,一只玉手端著高腳酒杯,輕輕地晃動著里面的酒水。

    其實葉楓對陳曉冬會臨時改變地點并不意外,只是他對那個龍鳳酒樓并不是很熟悉,擔心那里會不會是陳曉冬的地盤,到時候他再給風心霖布個局設個套,那就麻煩了。

    風心霖告訴葉楓,龍鳳酒樓并不是陳曉冬的地盤,只不過那里的廚師做的菜肴遠近馳名,陳曉冬經常去哪里吃飯而已。

    也不知道傳聞是真還是假,聽說那龍鳳酒樓的后臺老板是甘單市市長,酒店老板是個風姿猶存的半老徐娘,其中傳著不少她和市長之間那些風流韻事。

    “那今天晚上我們要不要多帶些人手過去?”風心霖雖然不怕死,但她擔心陳曉冬使壞,再聯想到她之前差點被綁架的事情,心有余悸。

    “不用,帶多了人去,他還以為我們是怕了他呢,有我一個人就足夠了。”葉楓微笑著說道。

    “你一個人,這太也冒險了吧?!”風心霖雖然知道葉楓的厲害,但是就她們兩個去赴約,怎么看都有些單刀赴會的感覺,“那陳曉冬絕對不是什么言而有信之人,如果他看到我們只有兩人,肯定會動歪腦筋的啊!”

    “我覺得不會,你想啊,既然他生性多疑,看到我們就兩個人赴宴,你覺得他會怎么想,還敢輕易向我們動手嗎?”葉楓嘴角露出得意笑容道。

    風心霖細細一想,覺得葉楓的話挺有道理,陳曉冬看到他們只有兩人過去,肯定會猜測他們玩手段,絕對不敢亂來。

    夜色漸漸的暗下來,風心霖開車載著葉楓前往龍鳳酒樓。

    要說這甘單市不愧是千年古城,處處都殘留著古建筑的遺跡,即使是在夜色中,這些古建筑還是顯得極為耀眼,在現代化的霓虹燈下顯得別有一番韻味。

    風心霖開車的技術非常好,葉楓坐上去就沒感覺到丁點顛簸,反而有種如履平地的感覺。

    看著風心霖動作自如地駕駛著車輛,再聯想到先前報紙上曾經提到的一起女司機穿高跟鞋誤把油門當剎車踩而撞死人的新聞,這個世界對女性一如既往地充滿著偏見,要知道這每年出車禍的交通事故中,男司機出事的概率要遠遠超出女司機呢。

    “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有些擔心了?”見葉楓視線一直都盯著前方沒有移動,風心霖柔聲詢問道。

    “沒有,我只是想,風小姐的開車技術真是好,你是我見到的開車第三好的女人!”葉楓微笑著回答道。

    “第三好,那排在我前面的兩人是誰呢?”風心霖邊注視著前方邊好奇地問道。

    在葉楓的心目中,最完美的人當然是穆紫心,即便她的車技并不怎么突出,但這并不妨礙他把穆紫心排在第一位。至于第二好的女司機,那非于凡濛莫屬,她是穆紫心的專職司機,而且還能夠玩得一手帥氣的漂移,就連男國手也未必有她玩的那么溜。

    見葉楓沒有回答,風心霖立即會意地淺笑起來,然后她告訴葉楓,前方那座燈火輝煌的酒店就是龍鳳酒樓,也就是他們今晚的目的地。

    葉楓抬頭看向那座龍鳳酒樓,但見它是一座三層樓高的建筑,建筑兩側鑲著龍鳳兩個巨型圖案,圖案上面懸掛著彩燈,金光閃閃,令人不敢直視。正前方懸掛著龍鳳酒樓的牌子,在夜色中顯得極為引人注目。龍鳳酒店前面的停車場停滿各種車輛,其中不乏像法拉力和保時捷那樣名貴的跑車。

    由于風氏集團的特殊性,龍鳳酒樓的停車場有他們的專屬停車位,風心霖在門口處下手,她把車鑰匙交給車童,然后帶著葉楓走進龍鳳酒樓。

    當風心霖走進酒樓的那一瞬間,整個酒樓里的目光唰的一下全部投到她的身上,就連站在風心霖身后的葉楓都感覺到那一道道灼熱興奮的目光。這些目光如同五味瓶似的,有欣賞、有驚艷、也有羨慕,甚至還有貪婪,那種恨不得把風心霖整個人都給吞掉的目光。

    風心霖的穿著并不怎么名貴,一襲粉色連衣裙,烏黑的秀發披散在身后,明亮的眸子如寶石般閃爍,酥胸突起,盈盈一握的纖腰,身材苗條纖細,給人一種健康而青春的氣息。

    “風小姐,這邊請!”剛剛走進酒店不久,一個男侍應快步走過來,他指著左側的樓梯,神色謙和有禮地說道:“陳公子已經在二樓的雅座久候,請跟我來!”

    葉楓抬頭看了看二樓雅座的位置,登時看到一個青年男子正探著半個身子出來,朝著風心霖揮揮手,算是跟她打著招呼吧。

    看著那張熟悉的年輕面孔,葉楓立即意識到那個青年男子就是陳曉冬,也就是那個無惡不作的官二代。

    風心霖抬頭跟陳曉冬微笑著點下頭,然后她跟著男侍應走上二樓臺階,葉楓緊隨其后,生怕風心霖會被他們設計給陷害。

    “葉大哥,記住你之前說過的話,到時候千萬不要隨便開口,一切都要看我的眼色行事!”風心霖一邊拾著臺階上二樓,一邊跟身后的葉楓悄然示警。

    葉楓立即朝著風心霖拍拍胸口,示意他絕對不會做出那般愚蠢的事情,只是他感覺不安的是,陳曉冬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再加上風心霖又是這般清純美貌,恐怕他是絕對不會錯失良機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