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超級相師在都市 > 章節目錄 第1258章:陰眼之危

章節目錄 第1258章:陰眼之危

    第1258章:陰眼之危

    天地陰眼的被堵使得春暉小區的溫度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其小區的平均溫度要比周圍的溫度高上足足二十多度,更神奇的是,這種極高溫現象僅僅只存于春暉小區,一旦離開春暉小區的大門,那種宛如置身赤煉地獄的感覺頓時蕩然無存。

    更令人感到不解的是,春暉小區竟然在一天之內接連發生四起火災,其頻率之高令人駭然。

    “在座的諸位都是大東瀛國鼎鼎大名的甲級陰陽師,難道連你們也調查不出春暉小區到底被人做了什么手腳嗎?”

    春暉小區現在的狀況已經嚴重影響接下來計劃的進行,東瀛大使對此其是惱怒和不安,生怕因為這件事而耽誤了他們真正的計劃,否則他們這么多陰陽眼費盡周折來到華夏國都將成為黃粱一夢。

    “大使先生據我們幾個觀察分析,種種怪象皆是春暉小區的幾個陰眼被人為給堵塞了,這才導致小區里的陰陽失衡,陽氣過旺!”

    猶豫片刻之后,坐在黑色真皮沙發上的六個陰陽師,其中有個年紀稍大些的老者,神色謙遜地向東瀛大使春暉小區的情況,言語間頗為謹慎。

    “陰眼被睹,這是那個葉楓一個人做到的嗎?”

    聽聞陰陽師的匯報之后,東瀛大使頓時露出極為驚詫的表情,他對風水陰陽學頗有研究,其實東瀛陰陽論跟華夏風水主數都是一脈相承,只是在古時唐朝傳入東瀛,東瀛又根本他們本國的國情而稍加變化,這才形成了獨具特色的陰陽論,但是兩者之間的區別并不是很大,所以東瀛大使也知道想要從天地元氣中找到陰眼是多么的困難,就算是東瀛國的頂級陰陽師也得耗費相當長的時間才能辦到。

    “這個目前尚不得知,只是那個叫葉楓的風水術師確實闖進過春暉小區,只是不知道他究竟在黑夜中找到陰眼的。”

    年長的陰陽師繼續闡述著自己的觀點,要知道尋找風水陰眼可是相當困難的事情,那需要極豐富的經驗,以及對考察之地長久的勘測,這才有可能找到風水陰眼。這件事一般是在白天進行的,并不是說夜晚不能進行,而是夜晚的陰氣較強,會導致一些假的風水陰眼出現,令人產生錯覺,而白天陽氣較盛,只有真正的風水陰眼才會不斷地吐出陰氣。

    東瀛陰陽們對春暉小區進行詳盡的觀察,一個令人難以相信的事實擺在他們面前春暉小區的幾個風水陰眼被人用法術給堵塞,而且那些風水陰眼所處的位置都是極其隱秘的,他們這些陰陽師也僅僅是尋找到一處。僅是一處就已經消耗掉他們相當多的法力,由此可見葉楓實力之強。

    “這么說,你們是無法把其他被封的陰眼給打開嘍?”

    東瀛大使顯然有些不滿眼前這些陰陽師的話,在他聽來,這些話無疑是對葉楓的變相夸贊,他們這么多杰出的陰陽師竟然還無法對付一個年輕的華夏風水術師,這對他來說簡直是莫名的恥辱,所以說話的腔調也有些怪怪的。

    “回大使先生,這些被封的陰眼位置實在是詭秘,想要把它們全部解除,我想除了安倍先生外,實在是不可能有人能辦得到。”

    年長的陰陽師顯然聽得出東瀛大使話中的埋怨之意,但他不動聲色地繼續說著,因為他知道,葉楓的實力遠遠超出他們的想像。他之前也有見過葉楓的zhào piàn,簡直年輕的可怕,同樣也懷疑如此年輕的葉楓究竟是如何在風水術數方面達到那么高的成就。

    “切!就憑他區區一個毛頭小子,難道還要安倍先生親自出嗎?!”

    對老陰陽眼的建議,東瀛大使顯然是嗤之以鼻,想也沒想,開口就把對方的話給嗆了回去。

    “大使先生,您對我的能力應該是有些了解的,你覺得我會說謊話來敷衍您嗎?”

    面對東瀛大使的出言諷刺,年長陰陽師顯然并沒有生氣,因為他只是把他心里的想法直說出來而已,他并不是沒有親自對春暉小區的陰眼調查過,但結果卻是令他大吃一驚,即便他是竭盡全力,也只是發現兩處陰眼被堵而已,要知道春暉小區變成現在這般模樣,恐怕至少也有四個陰眼被堵,甚至更多。

    此話一出,東瀛大使頓時露出不安之色,眼前這位年近花甲的陰陽師名叫池本真央,在東瀛陰陽界頗有些名氣,就連他口中所提到的那位安倍先生見到他要盡禮數之周到。顯然這并不是池本真央的陰陽之術有多么強大,而是他的品德頗有高尚,那位安倍先生敬重的是池本真央的為人品德而已。

    “那現在怎么辦,難道我們必須得邀請安倍先生過來嗎?”

    東瀛大使的語氣變得有些不再那么犀利,但語氣中充滿著擔憂和不安,距離他們執行計劃的日期也不到數天功夫,如果現在要請那位安倍先生過來,原本制定好的秘密計劃很有可能會發生變數。

    眾位陰陽師頓時變得沉默起來,顯然他們已然認識到,春暉小區的情況相當的棘手,他們竭盡全力也無法找到所有的被封陰眼,也只能寄希望于那位安倍先生的陰陽眼。

    “如果是我的話,我倒想試試。”

    就在大廳的氛圍變得有些嚴肅時,一陣嬌滴滴的嫵媚聲音自大廳角落里響起,引得眾人視線立即投向那里。

    一道曼妙玲瓏的身影正背靠在墻壁旁,一襲黑色紗裙,臉上戴著半角黑巾,手腕處、脖頸處所露出的皮膚如同雪脂一肌。她擁有一頭烏黑的長頭,散披在身后,一雙明媚的大眼睛閃爍著智慧而妖嬈的目光,似笑非笑,顯露出嬌媚而調皮的氣息。

    “雪鳳xiǎo jiě,不知道您有何良策?”

    東瀛大使聽聞女子剛才那聲話語,不由得心神一凜,他連忙將視線轉到這位一襲黑裙的女子身上,竟然用恭敬的語氣向她詢問意見。

    黑裙女子松開雙臂,她邁著優雅的步子走到大廳正中央,在明亮的光線之下,她那曼妙玲瓏的身體顯得更加凹凸有致,吸引著整個大廳所有男性目光,就連在座的那些頗有年歲的老陰陽師也不由得偷看她幾眼。

    不由分說,黑裙女子斜坐在一個單人座的真皮沙發上,然而在場的眾人卻沒有一人表示出絲毫的反感,這不僅僅是因為眼前這個黑裙女子那無人可及的美貌,更重要的是因為她的陰陽法術,更是在在座的眾陰陽師之上。

    “據我觀察,那個叫葉楓的風水術師很不簡單,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調查到他身邊那個人呢?”

    黑裙女子明媚的大眼睛波光流轉,掃視眾人一遍,最終將視線停留在東瀛大使的身上,她面前的那角黑紗并不厚重,隱隱可以看到她的臉頰輪廓,當真是絕美如仙,眉眼間的笑意更是令人神魂顛倒。

    “你說的是那位西洋法師吧,我打聽過,他曾經是沙他王國的首席法師,頗有些手段,只是不知道葉楓是如何把他請來幫忙的。”

    東瀛大使對葉楓身邊的人也有過調查,但是相較于葉氏兄妹那變態的情報系統,他的調查顯得有些皮毛之嫌。

    “不,西洋法師跟我們風水陰陽術還是有些差別的,我不認識他會幫忙葉楓封堵那些陰眼。”黑裙女子微微地搖下頭,微笑著否絕東瀛大使的猜測。

    被一位měi nu否決自己的猜測,這甚至要比被安倍先生給打擊更加難堪,東瀛大使老臉一紅,但他卻不敢生氣,依舊神色謙恭地問道:“那依雪鳳xiǎo jiě來看,那個葉楓到底有些什么手段呢,我們又要如何對付他呢?”

    “他的手段也不過如此而已,更多的是倚仗那位叫馮默風的人。”

    黑裙女子話鋒一轉,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從赫德法師身上轉移到馮默風身上,并且暗中提示他們封堵春暉小區陰眼的人并不是葉楓,而是那位叫馮默風的人。

    “馮默風我知道這個人,他就是葉楓身邊的那個老乞丐吧!”

    東瀛大使顯然對葉楓身邊的所有人都調查的仔細,只是他著重觀察赫德法師的資料而已,對其他人的資料只是不經意地掃了眼,對于那個拖帶孫子孫女投靠葉楓燒烤店的那乞丐更加沒有放在眼中。

    “沒錯,就是他,不知道大使先生對他有沒有仔細的調查呢?”

    黑裙女子明媚眼睛注視著東瀛大使,眉目間流露出的笑意令人難以移目,就連東瀛大使也被她的嫵媚笑容給吸引住,久久才反應過來。

    “這個我倒是沒有把精力放在他的身上,不過那個老乞丐有什么不同嗎?”

    東瀛大使趕緊抑制住內心那股莫名的騷動,一臉迷惑不解地看向黑裙女子,想知道那個拖家帶口去葉楓燒烤店蹭飯吃的老乞丐能有什么名堂。

    “他可不是普通的老乞丐喲,大使先生,不知道您有沒有聽說過天宗門呢?”

    黑裙女子并沒有直接道出老乞丐的身份,反而話鋒一轉,一臉微笑地向東瀛大使詢問起天宗門的事情。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