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超級相師在都市 > 章節目錄 第146章:煞龍玉牌

章節目錄 第146章:煞龍玉牌

    <h1>第146章煞龍玉牌</h1></p>

    劉青檸這句讓所有人都愣住了,只聽她繼續念了下去,“死者徐聞超是因為失戀而自殺,卻將責任歸咎到我們水月國際集團頭上,這是污蔑行為,事后,還有死者的親友組織了游行示威活動,此活動嚴重損害了本公司的公眾形象,在這里我們要求死者家屬賠償本公司名譽損失費一百萬元。(天才小毒妃 /_24834/ )”</p>

    劉青檸念到這里臉都有點白了,滿是不安的瞄了徐剛一眼。然而包括葉楓在內所有人都沒有從驚詫中回過神來,當然不會給她什么回復。劉青檸在三番五次的驚嚇中已經沒了膽氣,既然沒聽到葉楓制止,她就繼續念了下去。</p>

    “因為本公司人事部經理武全被暴怒的學生打傷,造成了公司內部管理層的秩序混亂,并在本公司內部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本公司要求死者家屬賠償本公司經濟損失五十萬,以及人事部經理武全住院期間的醫療費十萬元,總共一百六十萬元整。如果死者家屬不同意私下協商,本公司將向法院提出訴訟請求。屆時??”</p>

    “夠了!”葉楓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制止了還要繼續念下去的劉青檸。</p>

    “你們,你們不要欺人太甚了,我們兒子都死了,你們一個和我兒子沒有任何關系的公司,竟然還要我們來賠償你們的經濟損失,這他嗎還有說理的地方么!”一直沒有說話的徐剛終于暴怒了,也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整個人都站了起來。就好像一頭蠻牛一樣死死盯著劉青檸。</p>

    “啪啪啪”會議室的門口突然傳來了三聲拍手聲,緊接著,一個短發女人從那里踱了進來,正是江鈺婷。“說的好!”</p>

    “江總,你搞什么鬼!”看到江鈺婷,葉楓立刻怒目而視,這個女人做的有點太過分了。</p>

    “這位先生,想必是就是那個死去學生的父親吧。”江鈺婷完全沒有理會葉楓的問話,自顧自的拉了一張椅子在葉楓旁邊坐下,“您剛剛說我們是一個和你兒子沒有任何關系的公司,這句話我在門口用手機錄下來了。那么我想請問徐先生,既然我們公司和你兒子沒有任何關系,那么我們為什么非要和你們簽下一張賠償協議呢?”</p>

    “你,你!”徐剛你了半天,硬是沒你出一句話來。他自己剛剛說的自己兒子和人家公司沒關系,難道讓他咽回去不成?可是他要是把那些話給咽回去,是不是就就等于承認了自己兒子的死損害到人家公司名譽了?這兩頭堵弄得徐剛難受非常。</p>

    “江鈺婷,我們不是說好了,這件事由我來全權處理么?你為什么又跑來這里橫插一杠子?”先是被算計,然后是被無視,葉楓就算脾氣再好心里也已經憋了一肚子火了。</p>

    “沒錯,我之前說過把這事兒交給你全權處理,不過葉顧問啊,容我說句實話,你真沒這個本事。談判什么的不是你們這些小孩子應該來玩兒的東西。你最重要的責任應該是跟在穆總身邊像只猴子一樣上竄下跳著,讓穆總保持一個心情愉悅的狀態,這才是你應該做的。不過說起來,葉顧問你的演技還真不錯,耍的他們團團轉。”江鈺婷輕蔑的說著,自顧自的從隨身的小包里抽出了一根女士煙給自己點上。</p>

    “你們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演的一出好戲啊!”徐剛原本對葉楓的印象很不錯的,畢竟葉楓是唯一一個出手去救他們兒子的人,現在經江鈺婷這么一挑撥,他也覺得葉楓之前的作態更像是在演戲。</p>

    “你這個臭女人!”葉楓真的怒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這個江鈺婷看不起自己就算了,他也沒打算和她一般計較,可是這臭娘們兒一次又一次的挑撥葉楓和其他人之間的關系,這簡直讓人不能忍!</p>

    “喲喲喲,不就是讓人看穿了么,用得著那么惱羞成怒么,再說了咱們這么做也是為了公司利益著想,這位徐先生要是想打官司,那咱們就打,名譽損失費什么的,等拿到手之后,算三成給你做辛苦費,怎么樣,我對你其實不錯吧。”江鈺婷根本就沒在乎葉楓的怒火,依舊用那種輕蔑的口氣說著。</p>

    “你再污蔑我我保證你會后悔的。”葉楓這一次沒有再打江鈺婷的臉,而是整個人都陰沉了下來,伸手進自己的公文包里摸出一個很低檔的鐵皮煙盒。</p>

    “哎呦,我的大顧問,你看看你抽的那破煙,也不怕丟人啊你,現在還有人抽這個?你還是來我這個吧。”江鈺婷一邊笑著,一邊從包里摸出盒煙丟到葉楓面前。</p>

    “不用了,我這盒里的東西不是用來自己抽的,而是用來抽別人的。”葉楓打開盒子,里面躺著一塊四壁非常輕薄的中空玉牌,玉質中隱隱的泛著點黑色。</p>

    葉楓一句廢話都沒說,從盒子里捏出那塊玉牌對著江鈺婷就彈了過去。江鈺婷有些不明所以,下意識的伸手去擋,只聽“啪嚓”一聲,小玉牌在她的手上撞了個粉碎。</p>

    女人愣了半晌,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地上的那些玉石碎片,頗有點莫名其妙的感覺。“你這是干嘛?拿東西丟我一下以表現你的憤怒給觀眾看?我看你應該回去好好重修一下演員的自我修養了。”</p>

    中空玉牌本身就沒有什么物理攻擊力,江鈺婷在最初的錯愕之后,繼續嘲笑起葉楓來。</p>

    “希望你一會兒還笑得出來。”這塊中空玉牌是葉楓用龍珠的煞氣溫養出來的,誰碰誰倒霉。本來他是打算用來對付那些不知道底細的敵人的,可是眼前這個女人實在是太讓葉楓憤怒了,索性就讓她來檢驗一下煞龍玉牌的功效到底如何。</p>

    徐剛那邊沒說話,他們根本就是被這邊的情況給弄糊涂了,這兩個人不應該是一家的么?怎么談判桌上沒有跟對面的人吵起來,反而是自家人先內訌了?</p>

    也許徐剛夫婦看不出來,但是人老成精的李彥瑞卻看的非常清楚,葉楓并不是在演戲,是那個女人在一而再再而三的給他頭上潑臟水,只是他想不明白這樣做對那個女人有什么好處。</p>

    葉楓突然轉過頭來看向了劉青檸,“剛才你打電話就是叫她來,是不是?你們早就設計好了?”之前雖然女孩兒的人品讓葉楓有些失望,但是葉楓依舊覺得她挺可憐的。不過要是她是在配合江鈺婷演這么一出戲,那就不是可憐而是可恨了。</p>

    “我只是按照江總的吩咐給她打個電話,但是我,我真的不知道那份文件的內容,真的,葉顧問你要相信我,我這次真的沒說謊。”劉青檸快急哭了,這里除了江鈺婷以外,所有人都在用頗為不善的目光看著她。</p>

    而她在水月國際混了幾天,大概也聽到了一些消息,眼前這個葉顧問是總公司穆總裁眼前的頭號紅人,得罪葉楓的麻煩甚至要比得罪江鈺婷還要來得大。至少善良的葉楓會為了別人出頭,而江鈺婷那個女人,分明是把她當成了一件攻擊葉楓的武器。</p>

    “你這次沒說謊么?”葉楓死死盯著這女孩兒的眼睛,想要從中尋找答案。</p>

    “沒有,我這次真的沒說謊。”劉青檸都快急哭了,她知道自己是有前科的人,沒那么容易被人信任,可是這次她真的沒說謊。</p>

    “好吧,我相信你,那么今天只要有一個人倒霉就夠了。”葉楓收回視線重新看向了江鈺婷,“我說,妞兒,你最好現在趕緊打電話去醫院訂一個床位,不然我怕你打的太晚了的話,就連個床位都訂不到了。”</p>

    “你這是在威脅我么?”原本一副悠哉姿態的江鈺婷突然感覺心里非常的煩躁,她發現葉楓就算坐著也比自己高,而她非常討厭被男人俯視,說話的功夫就要站起來以俯視的姿態和葉楓說話。</p>

    然而在她起身的時候,上身西裝制服的扣子竟然不可思議的被會議桌的邊角給卡了一下,“繃”的一聲,口子被硬生生拽掉了,原本很合身的西裝上衣變成了微微敞開的模樣,短發女被白色襯衫包裹的胸部整個突出了西裝之外。</p>

    江鈺婷一聲尖叫,下意識的去捂自己的胸部,誰知道就是這么一晃身子,腳下立刻一個不穩,穿著高跟鞋的右腳莫名其妙的崴了一下,身子一歪在旁邊的椅子上狠狠撞了一下腦袋然后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上。</p>

    “江總,您沒事吧!”看到江鈺婷摔倒,李校長立刻就站了起來,畢竟這江鈺婷在石嘉市也是數得上號的人物,學校以后還想和水月國際合作。劉青檸則表現的更加急切,快步走到江鈺婷身前就想去把她扶起來。</p>

    “如果我是你,我就會離她越遠越好。”葉楓抱著肩膀冷冷的對劉青檸說了一句。現在江鈺婷的身上已經被玉牌中的煞龍之氣沖上了,只要煞龍氣沒有被驅散,江鈺婷就會一直倒霉下去,而那些離她太近的人也會因此而沾上霉氣。</p>

    楓哥只能說,姓江的,你攤上事兒了,你攤上大事兒了!</p>

    </p></p>

    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p>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