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今夜有戲 > 章節目錄 1068 洗刷冤屈!

章節目錄 1068 洗刷冤屈!

    我媽知道我還活著的事兒了?

    我看向我舅,他郁悶的說:“你以為你外公和你媽都是吃素的?蘇仕浩這個事兒雖然被壓了下來,但是該知道的都知道了,知道了他的事,大家自然也就開始探究是誰把他挖出來的,所以……”

    想來也是,畢竟我媽和我外公兩人在華夏的身份不低,想要了解到這其中的詳情還真沒那么難。

    我心里一陣忐忑,說:“那我就回去一趟……”

    老實說我真的很想念我媽,很想見她,喊她一聲“媽媽”,但是一想到我和鐘情的恩怨糾葛,又怕我媽知道我要對自己的親兄弟下死手,鬧得不愉快,所以我心里很糾結,只盼著她現在還不知道這些。

    這時,我舅拉著我,猶豫不決地說:“那什么……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你爺爺也在我家呢。”

    聽到陳江河也在別墅里,我皺起眉頭,我舅拍拍我的肩膀說:“我知道你擔心老爺子把你和鐘情的事兒說出來,你放心吧,我和他已經打好招呼了,我們都說好了,只字不提關于鐘情的任何事情,就算事情暴露了,也絕對不說鐘情就是你大哥。”

    我這才放下心來,我舅繼續說道:“不過……你也不要對你爺爺太冷漠,不然你媽會起疑心的。”

    想到陳江河那張蒼老的臉,我心里堵得慌,若非心里過不了之前那道坎,我也就不會這么冷漠的對他了,我點了點頭說我知道了。

    我舅于是留了人在重癥監護室外,還請了個很厲害的護工,我又讓鄧跑和楊慶余在這邊守著,這才跟著我舅前往他家。

    上車以后,我舅問我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我像泄了氣的皮球,縮在座椅里,頹敗的撥了一把頭發,說:“我也不知道,我已經讓人聯系上了守佛叔,希望能靠著守佛叔的勢力,將逃跑的蘇仕浩給抓住。”

    我舅一邊開車,一邊抽出手拍拍我的肩膀,說:“你也別太著急了,俗話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相信那家伙絕對逃不掉的,只不過苦了他的兒子了。”

    蘇仕浩的罪孽滔天,蘇廣廈即便再怎么軍功赫赫,也一定會受他影響的。這么說吧,以前的我無論怎么做,上頭都不信任,這是因為我父親在他們眼中就是一個叛國賊,而從此以后,蘇廣廈也會和以前的我一樣。

    我知道這對蘇廣廈是很不公平的,但是,攤上這樣的父親,他就注定了一輩子要受影響,他的大好前途,估計也在此時劃上句號了。好一點的,上頭還會讓他繼續做特種兵,為國效力,差一點的,上頭可能會勸退他,而且他這一輩子估計都得活在監視中。

    想到蘇廣廈那張寫滿了剛毅正直的臉龐,我真的替他感到遺憾,前途那么光明,對人民那么盡心盡力的一個人,最后卻因為自己的父親,而落得個這樣的下場,蘇仕浩啊蘇仕浩,你在做那些喪心病狂的事情時,有沒有一丁點為你的兒子考慮?

    見我不說話,我舅問道:“是不是在擔心蘇廣廈?”

    我點了點頭,嘆了口氣說:“歸根究底,是蘇仕浩造的孽,卻讓蘇大哥這么好的人來承受他的罪孽,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沒辦法,誰讓他命不好呢。”我舅舅頗為無奈的說道,頓了頓,他繼續說道,“不過我真的沒想到,蘇仕浩竟然會是那幕后黑手,一想到以前你就在京城做臥底,即便過去很久了,我還是替你捏了一把冷汗,萬幸,真是萬幸,他當時并不知道你的身份,否則,你恐怕早就被他給處理掉了。”

    我皺了皺眉,想到之前我做臥底的事情,也不由慶幸起來,如果當時蘇仕浩參與了這場任務,或者說蘇廣廈泄露了關于我的秘密,那么我就完蛋了,好在蘇廣廈他是個性格剛正不阿的人,即便是他的父親,他也將任務保密,一點都沒有透露出來。

    越這么想,我越是替蘇廣廈不值。

    這時,我舅說道:“你說蘇仕浩怎么這么狠,臨走了還不忘坑一把自己的兒子?如果今天蘇廣廈沒有出現在春天賓館,情況會好上許多,而他一旦出現在賓館,那么就會染上他和蘇仕浩串通一氣的嫌疑,即便他證明了自己是被蘇仕浩給利用的,上頭也依然會追究他的責任。”

    “蘇仕浩那家伙……估計心理變態了吧。”我皺了皺眉說,“對了,舅舅,你聽沒聽過關于蘇夫人的什么事?”我想到蘇仕浩說蘇若水不是他的女兒的事情,忍不住問道。

    我舅有些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說道:“你怎么對她感興趣了?”

    我于是將蘇仕浩的話告訴了他,他一聽,“嚯”了一聲,說道:“真的假的?這也太勁爆了吧?”

    我苦笑著說:“舅舅,你能不能有點同情心?”

    我舅“嘖”了一聲,說道:“我啊,不是沒有同情心,就是這個消息給我帶來的沖擊力太大了,不過如果他沒有說謊,就能說通他當初為啥要把蘇若水‘偷走’,悄悄撫養,并將蘇若水培養成他的一枚忠心耿耿的棋子了,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報復吧?”

    “我也是這么想的,但是我總覺得蘇夫人不是那種人,如果她是那種人的話,蘇仕浩又怎么會一直對她不離不棄呢?”

    “你別忘了,蘇夫人的娘家也是小有一番勢力的。”

    我沉默,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只是,蘇夫人怎么看怎么不像那種人,只是這種事,要問她也問出口。

    “對了!”我一拍腦門,說道,“事情發生了這么久,我還沒看到蘇夫人呢。”

    我舅嘆息一聲,說:“事情發生以后,蘇夫人就已經被上頭的人帶走了,作為蘇仕浩的枕邊人,她自然也是重點調查對象,他現在應該和蘇廣廈一樣,正在接受上級的問話吧。”

    我了然的點了點頭,沉聲道:“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這場變故。”

    我舅說:“你啊,別惦記別人了,還是想想待會兒怎么止住你媽的眼淚吧。”

    一聽這話,我頭都大了,我舅這時說道:“不過啊,好在你以后再也不用整容,然后做臥底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臉,笑了笑說:“我也沒法再動刀子了。”

    “怎么說?”我舅關心的問道。

    我說:“我這臉被火燒過,頭一回整容的時候,陳江河就跟我說過,我的臉如果再動刀子,會很麻煩,后來宋叔找來人給我臉上動刀子,那個人說如果我以后還要動的話,整張臉就得崩了,而且,為了這張臉我可是吃了很久的藥的。”

    我舅心疼的說:“小名,你受苦了。”

    我淡淡道:“這點苦算什么?總比死了強,就是……每次一想到自己現在這么平平無奇的,又想到佳音艷麗四射,就覺得自己配不上她。”

    “切,佳音可不是這么膚淺的人。”我舅笑瞇瞇的說道,“我早就看出來了,那丫頭啊,在什么事情上都精明不吃虧,獨獨有一點,那就是在你的事情,在對你的感情上認死理,哎,你說她看上你什么了?”

    我聳了聳肩,一臉認真地說:“大概是始于顏值,忠于才華,陷于人品吧。”

    我舅:“……”

    ……

    一路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直到到了我舅家的別墅外,我才突然又緊張起來。我舅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說:“陳名,你也別太擔心,你媽看到你肯定會很高興的,不會怪你隱瞞這些事情的。”

    我點了點頭,跟著我舅下了車,這時,我看到我媽從別墅大廳風風火火的走出來,當看到我的時候,她愣了愣,又看向我身邊的我舅,我舅沖她點了點頭,她這才快步朝我走來,激動的抓著我的手說:“小名,真的是你嗎?”

    我松開我媽的手,退后一步,然后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說:“媽,兒子不孝,兩年來在外闖蕩,不曾在您跟前盡孝,兒子對不起您。”

    我媽瞬間哭了,一邊哭一邊扶我起來,嘴上說道:“媽不怪你,活著就好,活著就好。”

    “哈哈哈,是啊,活著就好,活著就好,我的好外孫,快讓外公和你爺爺看看你。”一道蒼老卻有力的聲音在我媽背后響起。

    我抬起頭來,只見我外公和陳江河兩人并肩站在那里,兩人都精神飽滿,只是,陳江河的眼神里透著幾分晦暗不明,看上去倒是比我外公少了幾分鮮活氣。

    我和陳江河對視一眼,他滿懷希冀的沖我笑了笑,我斂下眼簾,說道:“不孝子陳名見過外公,見過爺爺。”

    外公忙說:“快起來吧,好孩子,過來讓外公看看。”

    我這才緩緩起身,我媽立刻拉著我來到我外公和陳江河的跟前,他們好一番寒暄,中間又是哭又是笑的,我的心也像是被春風拂過一般,在家人的包圍下,感到特別的安心。

    我舅說:“你們現在也看到了,小名好好的,他一夜沒睡了,你們就別拉著他說話了,讓他洗個澡,吃個早飯,趕緊休息休息吧。”

    我媽擦了一把眼淚,說道:“是,清風說的是,瞧我,都高興壞了,小名,你快去收拾收拾,媽給你做飯。”

    “媽,您別忙了,我來這里就是來看看你們,讓你們好放心,現在人也見了,我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我皺眉說道。

    聽說我有事,我舅頓時急了,說:“臭小子,不是說好了要回來休息的嗎?”

    我說:“我可沒這么說,我只是想回來看看媽媽。”

    說到這里,我看向我媽,她溫柔的看著我,心疼的說:“你受苦了。”

    我搖搖頭說:“不辛苦,倒是媽,您總是因為我而傷心流淚,我覺得我都對不起我爸了。”

    聽到我提起我爸,我媽的眼睛紅了紅,說道:“你爸如果知道你現在已經變得這么優秀了,一定會很開心很開心的。”

    我笑著說:“媽,以后爸也是咱們的驕傲。我現在就去找上頭的人,把蘇仕浩和我的電話錄音放給他們聽,蘇仕浩承認了當初是他害死我爸的,我爸不是叛國賊,他是個英雄!”

    我激動起來,盼了這么久,我總算要為我爸洗刷冤屈了。

    我媽跟我一樣激動,她頓時老淚縱橫,望著我說:“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媽,我不會騙你的,你等著,等著我為我爸洗刷冤屈,到時候,我可以正大光明的將我爸下葬……”

    說到這里,我的眼神暗了暗,低聲道:“雖然只能為我爸做一個衣冠冢……”

    我媽神情凄然,說道:“他一定會很開心的,哪怕他的遺體永遠被丟棄在異地他鄉,但是,他的靈魂一定可以安息,這就夠了。”

    我重重點了點頭。

    知道我要去做正經事,我舅舅他們也就不再攔著我,我又安慰了我媽幾句,然后要走,結果陳江河突然出來說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我心頭一震,本能的想要拒絕,可是我媽卻點了點頭說:“是啊,小名,讓你爺爺陪你一起去,你也知道,你這次犯了錯,你爺爺在上面那些人面前還算能說得上話,有他在,媽至少不用擔心他們會太過刁難你。”

    我媽都這么說了,如果我再拒絕,她肯定會懷疑的,所以我只好說:“那好吧,那我們就一起去吧。”

    陳江河聽到這話,高興的露出一抹笑容,感覺他整個人瞬間都有了精神和光彩,幾步就追上我,同我一起上了車。

    一路無話,我專注的開著車,只當車里只有我一個人,陳江河坐在里頭,幾次想開口,大概是我表現的太冷漠了吧,以至于他欲言又止,最后還是什么都沒有說。

    就這么沉默著到了目的地,有陳江河的帶領,我一路走到那個人的辦公室,倒也順利。

    進去之后,我看到宋江山和宋佳音,蘇廣廈都在,見我們進來,宋佳音沖我微微一笑,我卻因為蘇若水的事情,而心虛不已,內疚的看著她。

    那個人淡淡道:“陳家小子,我還以為你不準備來了呢。”

    我忙行了個軍禮,鏗鏘有力,不卑不亢的說道:“報告首長,因為一些私事而沒有及時來見您,我承認錯誤,接受批評!”

    他笑了笑,看山去很和藹,周身上下卻是不怒自威,他說:“行了,你也別跟我來這一套,你錯了就是錯了,認錯態度再好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按照規定,你得受罰,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說:“我接受懲罰。”

    似乎沒想到我突然變得這么乖,他挑眉上下打量我一眼,說:“說吧,主動過來,是來做什么的?”

    我看了站立的好像標桿一樣的蘇廣廈一眼,垂下眼簾,說道:“我今天是來給我爸洗刷冤屈的,我這里有和蘇仕浩的對話錄音,他承認當年是他害死的我爸,所以說,我爸是被迫害致死的,他是應公殉職的,理應被追封為烈士,而不是被你們釘在恥辱碑上!”js3v3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 000247股票行情 1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澳客足球彩票比分 最新最靠谱的棋牌游戏 湖南快乐十分下载 好运快3诈骗 宝石奥德赛 刘伯温精选一码期期准 追光棋牌游戏 3分pk10是全网统一的吗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中原风釆22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