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九章 齊王

章節目錄 第二十九章 齊王

    楊陵聽了之后,有些無語。

    那些人為什么會這樣認為?

    在他看來,憑什么對被迫失身的人,指手畫腳?

    讓她的遭遇雪上加霜。

    聯想到自己的女兒,楊陵對受害者報以同情,明明是一個勤快老實的小娘子。

    遇到這種事,簡直是生不如死的下場。

    家里人埋怨她,打她。

    四周的人看著熱鬧。

    還有人還落井下石,說這個小娘子就是不正經。

    這令他側目。

    有人就開始叭叭叭說起來。

    其他人一臉的興奮。

    在楊陵看來,簡直是胡說。

    他也是認識這個小娘子一段時間。

    正好挨著他們借助的人家。

    見得好多次。

    小娘子她長得不錯,是村姑里的小美人。

    長得有幾分像云雙。

    令楊陵有些愛屋及烏。

    從楊陵的記憶中看來,她并沒有和別的男人打打鬧鬧的習慣。

    難道遇到異性,連說句話都不可以?

    說上一句話,就算是有關系。

    這腦洞太大。

    在他眼里,小娘子可比那些亂說的人干凈。

    有的人看上去衣服穿著很整齊。

    其實思想已經是污穢不堪。

    他甚至不能替她講話。

    那些人已經在開始編造,這個可憐的小娘子的風流史。

    他要是一冒頭,只怕是又有不少八卦編出來。

    最終,那個小娘子就嫁給了搶走她的男人。

    憋屈,而又不得不嫁。

    而那個男人根本就是一個無賴。

    楊陵很懷疑是那個男人自導自演,就是想要省了聘禮。

    也沒有女人會愿意嫁他。

    可他這么一搞,一個媳婦就送上門來。

    楊陵在這個過程中,只能是看著,無力阻止。

    小娘子已經任命。

    這么一想的楊陵,仰頭灌了一口酒。

    一雙溫和而帶著幾分希望的眼睛,就在那件事后變得黯然。

    也不敢看人。

    整個人變得是畏畏縮縮的。

    那個小娘子毀了。

    看到了她,楊陵想到了自己女兒。

    在后來看烈女傳時,他會想起那個還沒有開花就枯萎的小娘子,更加看不慣這種書。

    另外,他也發現對于女性的貞操要求是越來越嚴。

    “謹守貞操,讓我想想是什么時候開始提倡的?”楊陵說。

    “我記得有人說過,是因為那些被劫掠到北方的妃嬪、帝姬一個個都茍延殘喘,不肯自盡保清白,南方朝廷感覺不好受,才開始大力提倡的。”林子恒瞇著眼睛說。

    說到這里時,他有些喝醉,在語氣上多了幾分嘲弄。

    “切!為什么光說女人?”

    “那兩位高高在上的,被劫掠而去,不也是青衣小帽給蠻夷們佐酒?他們為什么還活著?”

    “是啊!怎么沒有提倡讓男人自殺?”

    “既然女人為了清白,是需要以死明志。”

    “那么男人們的氣節,就等同于女人的貞操,他們也應該死。”楊陵說。

    男人們沒有死。

    還想著有人把他們贖出來。

    子恒搖搖頭,說:“真的愿意跟著朝廷而亡的人,是少數,更多的官員會進入新朝當官。”

    如果說早年時的他,是聽從書本和曾經的教育。

    覺得那些說法很正確。

    而今跳出來,在回過頭去看,感覺很雙標。

    反正他現在不可能,讓女兒去學那種傻乎乎的做法。

    就如同是被強暴,明明是施暴者的錯誤,卻一直強調如果不是受害者的錯,施暴者不會找到機會。

    這話說的是,相當放屁。

    喝到這里的他,已經開始放飛自我。

    “子恒,我也就是給你說一下,我希望云雙能夠像她姑奶奶。”

    “雖然小姑說過,希望我頂起楊家,但我知道。”

    說到這里,楊陵打了一個酒嗝。

    過后他接著說:“如果沒有我,她也會把楊家頂起來,把我的一雙兒女照顧好。”

    “所以我想,如果云雙有這樣的本事,我就徹底放心。”

    “就是在她遭遇風浪時,我知道她會勇敢面對風雨,找到機會能活下去,甚至是好好活著。”

    此刻的他有些微醺,話就開始多了。

    “楊家姑奶奶?”

    林子恒想了一下,終于扒拉出來一小點記憶。

    想起來楊家再一次回到京城后,曾經派人送過禮物。

    這些年來,楊陵也是多在外面忙著。

    但楊家的節禮每一次都是送得很貼心,而且還很實用及時。

    應該就是這位的手筆。

    另外今天聽楊陵這么推崇,一定有過人之處。

    林子恒想了一下,要是自己活著,女兒還有撐腰的。

    只是他這個做父親的,總是比女兒大一些,不可能一輩子做她的后盾。

    要是自己死了。

    那么女兒有可能要靠兒子、兒媳。

    兒媳無法保證。

    反正一個不好,兒媳拿捏大姑子也是有的。

    所以,還是自己有本事的好!

    他決定等著女兒病好后,就讓她去楊家接受新的教育。

    希望女兒在這之后,有了新的開始。

    能夠自己立起來。

    她的性子被妻子教得太多溫和。

    氣性太弱。

    想要過好將來得日子,有必要改改她的性子。

    好在女兒的婚姻,要先緩緩。

    因為現在的她,是暫時不會想著嫁人。

    在遇到這么一家不著調的人家后,她應該是有些畏懼得。

    是不怎么可能馬上再一次嫁人。

    林子恒看得很明白。

    他不傻,之所以傻傻蹲在翰林院,是因為那里很清凈,沒有太多的是是非非。

    他不求榮華富貴。

    只求一家人安安穩穩地活著。

    他看上去就是一個庸俗無用之人,主要在故紙堆埋頭苦干。

    那是他的一面。

    其實真實的他,是相當有想法的。

    他心里明白現在很多部門,都處于站隊情況。

    更加是老實蹲著好。

    站隊站不好,就是別人的炮灰。

    這段時間里,他和楊陵的感情更好。

    因為兩個人,都是不打算卷進皇位爭奪戰里。

    所以才會在一起吃吃喝喝的,加上探討女兒們的將來。

    大概別人怎么也沒有想到,兩個大男人會討論這個問題,還站在女人的立場上。

    但兩個人,卻真的是這樣認為。

    因為他們都有一顆熱愛兒女的心,想要女兒將來過好。

    林子恒問了一句話,“如山,你讓女兒這么能干,就不怕女兒嫁不出去?”

    “呵!你錯了。”楊陵搖著手。

    “真正有見識的人家,絕對不會娶那種只會唯唯諾諾的女人。”

    “也是,一個只會唯唯諾諾的妻子,根本連家都管不好。”林子恒點頭道。

    他很有發言權。

    他的妻子王氏,倒是脾氣好。

    長得也很不錯。

    但他對于妻子竟然沒有太多的情感。

    因為他們夫妻兩個人,根本就沒有共同語言。

    王氏就是大字不識幾個。

    不過女紅不錯。

    脾氣不錯。

    但僅此而已。

    要是把她放進那種大家族里去,只怕骨頭都被人啃光。

    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而且林子恒也在琢磨,自家女兒就是嫁,也算是二婚。

    就是彪悍點。

    才放心。

    就算是遇到張長盛那樣的男人,也不會過差。

    在心里打好算盤后,林子恒笑瞇瞇地看向了自己的好朋友,打算找機會好好談談。

    喝嗨了的楊陵,張口又開始新的倫敦:“另外,男人的教育也有問題。”

    他這些年在外面遭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見識了更多的事情。

    從書本上看,和真實面對時并不相同。

    在真的面對時,更加具有震撼力。

    人和人之間,有時候真的是讓人不知道說什么好。

    有時看一個人,感覺人不錯。

    但下一秒,又會發現這人很操蛋。

    而這個原因,就是雙方的理念根本不相同。

    “有句話說的好: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男人是要干大事,但也不能不關注一下后宅。

    “子恒兄,你要是早點注意,就不會讓女兒吃了那么長時間的苦。”楊陵斜著眼睛說。

    這一點上,自己這個朋友做的很不稱職,沒有盡父親的責任。

    “是啊!也怪我,太相信別人的話。”林子恒說。

    這時的他,感覺臉紅。

    這些年來,他對女婿頗多照顧,以為女婿承情,會回報到自己女兒身上。

    想不到張家白眼狼,一方面享受著他的照顧。

    一方面還眼睜睜地看著別人,糟蹋著自己的女兒。

    沒有良心!

    當然這一方面,他的確是不合格。

    這些年來他這個做父親的,因為男女有別問題,不怎么接近女兒。

    林子恒承認自己做錯。

    那么妻子當娘的,就一點沒有察覺?

    是她心太粗?

    還是她認為女兒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這一刻的他,有些覺得妻子是第二種想法。

    她應該是覺得女兒嫁進夫家,是苦、是甜都應該自己扛著。

    在她眼里,就是夫家人,給和娘一記耳光,和娘都應該笑著讓人打。

    甚至就應該把另一邊臉湊上去,給別人打。

    這大大影響了他對妻子的觀感。

    這一刻的林子恒,覺得應該讓妻子在娘家多呆一段時間。

    妻子不是覺得女人出嫁后,就要事事聽從夫君的話.

    那么一定不會抱怨。

    乖乖吃苦才對。

    就這樣吧!

    王氏就這樣再一次被丈夫留在娘家。

    直到另外一個親家說起來,才想起來去接。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年有余。

    而王氏的兄長,在接到妹夫的書信后,就沒有再去找林子恒。

    反正妹夫沒有打算讓妹妹大歸,那么就讓她在王家待著。

    他們夫妻兩個人,帶著老母上任。

    留下王氏在老家被人遺忘。

    王氏嚇得夠嗆。

    并不知道丈夫為什么不來接?

    只是在心里下定決心,以后不要和丈夫對著干。

    以后讓她往東,她絕對不敢往北。

    林子恒并不知道她的想法。

    后來也沒有再說什么。

    因為王氏年紀在那里,他也就沒有再強求。

    權當自己和楊陵一樣,沒有妻子就是。

    兩個人喝醉,才分開。

    過后和娘被送到楊府學習.

    聽余穎講課的小娘子。還不少.

    和娘算是最大的一個,而且底子最淺薄.

    因為她娘是那種女子無才就是的忠實擁躉者。

    自然也不怎么愿意和娘多念書,好在林子恒還是讓女兒念了一些。

    但和其他小娘子比,要差很多。

    而且多年沒有讀書,已經忘記了不少。

    可以說,和娘是重新開蒙.

    好在她比較愿意學習。

    而且這些小娘子一個個都愿意為人師,都愿意教和娘。

    和娘有過基礎,進步很快。

    后來楊府的閨學頗為有名。

    出來的小娘子,一個個都是大有進步。

    在為人處世上,既有圓滑的一面,也有自己所堅持的一面。

    所以想要進楊府讀書的人,真心不少。

    當然,余穎并沒有教太多的課程。

    她的主要精力放在朝政上。

    這些年來,老皇帝應該是體力上有所減退。

    他應該是在考察,這些兒子里那一個適合當繼承人。

    這段時間里,齊王一直是小心翼翼的。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余穎出手,一點點砍掉他的不少臂膀。

    讓齊王氣得不行。

    這段時間,余穎還發現一個秘密。

    齊王說起來手里的勢力,并不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

    是有人傳到他手里的。

    在傳承的過程中,自然是少掉一部分。

    畢竟交接時,是很倉促的。

    余穎已經查出來,齊王上面一代,竟然是進了后宮。

    也就是齊王的親娘。

    余穎接著追查下去,查出來齊王親娘,來自一個秀才之家.

    這個世界的后宮組成,基本是來自民間。

    就是為了預防后戚做大。

    那么這位看上去只是秀才之女的人,絕對不是一個真正的秀才之女。

    不然手里怎么會有這么大勢力?

    余穎就派阿一出馬去查,結果發現這位秀才家,已經是絕戶。

    原來在齊王親娘進宮后,秀才家在幾年后遭到了滅頂之災,全家人都死掉.

    這情形很熟悉.

    余穎發現這個組織的人,很喜歡殺人滅口。

    這就像是殺人滅口。

    就是不知道,這是外人偶爾做出來的。

    還是有人指示的?

    謎團應該在那個死在宮里的女子手里。

    可惜的是,這一位是在生孩子的過程中死掉。

    所以只怕是,沒有來得及搞什么交接。

    那么她手里掌控的人員,只怕是有很大一部分人就此脫離她的掌控。

    這一點可以理解。

    也許一個人的忠心是真心實意的。

    但不等于那些人的后代們,一個個都像是前輩一樣愿意聽從.

    有更多人在掌握一定權勢后,就不愿意俯首聽命。

    憑啥?

    大家都是人。

    為什么非要聽從某些不知所謂的指令?

    而且那些人也會成家,自然會為自己家人著想,

    余穎確定的是,只怕是這個曾經掌控一切的人,也沒有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

    齊王野心勃勃的原因很明白。

    只怕在他眼里,覺得老子天下第一。

    當然對于他的父皇,他還是有幾分畏懼的。

    畢竟皇帝的權勢更重。

    本身就是皇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身份,手下再有一股龐大的勢力。

    自然會很膨脹。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 联通发短信赚钱 现在做啥能赚钱 用网络赚钱靠谱额方法 微信赚钱是什么原理是什么意思 听歌可以赚钱 做无极限能赚钱吗 大话经典版能赚钱吗 包刮大白能赚钱吗 虽然现在赚钱的 棉麻服饰到底有多赚钱 怎么利用淘必中赚钱 神武2什么门派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