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 > 章節目錄 第三十章 算計皇帝

章節目錄 第三十章 算計皇帝

    要知道余穎在和成芳鬧翻后,每一次上街時,都會感覺有人跟蹤。

    是那種明目張膽地跟著,但只是跟著,沒有其他動作。

    也不會說話。

    也就是她。

    一般人早就有些受不了。

    總是有人隔著一段距離跟著,實在是不舒服。

    尤其是好幾個男人。

    就是不做多余的動作,不說話,也不舒服。

    在余穎看來,就是一種錢多人傻的毛病,懶得管。

    就是不知道要是她遇到危險,他們該怎么辦?

    等到成芳懷孕后。

    齊王讓人接手了成芳手里的事情。

    一看,這絕對是有病的做法,楊家人算是好性子的人家。

    不和你計較而已,但說不定會記仇。

    這絕對影響齊王的大業。

    就趕緊撤回人馬。

    楊家也就很快知道成芳的喜訊。

    在知道成芳懷孕后,余穎微微一笑,原來是這樣。

    怨不得那些無賴不見了蹤跡。

    那么,野心勃勃的她想要做什么?

    思索了一會,余穎猜測有幾種可能性。

    她已經知道,成芳相當的得意。

    另外余穎猜她應該是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處境:在古代,男人極為看重子嗣。

    有句話不是說:母憑子貴。

    用不客氣的白話文說,就是:沒有兒子,就沒有前途。

    這可是有不少前例的。

    雖然正妻一般不會遭到休棄。

    但也有休掉的。

    早年的景帝還是太子,娶算是皇祖母薄太后的遠方孫女薄氏為妻。

    也就是薄后。

    可憐的薄后無寵。

    更悲催的是,她二十多年就沒有生下一兒半女。

    在薄太后去世后,最終沒有保住自己的皇后位置,被廢。

    那還是正妻。

    像成芳這樣的侍妾,更加是沒有兒子,就沒有未來。

    還有,齊王妃是有兒子的。

    齊王對王妃是怎么不太喜歡,嫌她性子太板正。

    但為了兒子,也是給王妃一定的尊重。

    成芳自然知道,這一點上她不行。

    這是一個短板。

    這個短板勢必補上。

    余穎早就猜到,她會懷孕。

    如今證明,成芳果然走上這一步。

    她猜測了一下,成芳是什么樣的打算?

    只怕她是打算讓自己的兒子,成為皇位繼承人。

    然后怎么做?

    余穎一時間無法判斷。

    因為她可以等著齊王死掉,再扶著兒子登基。

    也可以不等齊王死。

    而是早早動手送齊王下地獄,這樣她的兒子就可以早日登基。

    但不管怎么樣,她想要更進一步,首先就要生個兒子。

    還有就是孩子,要比成人的齊王好對付。

    這樣子說不定可以來個曲線救國。

    這一點,其他人并不知道。

    余穎之所以知道,是因為她派去的小小魚聽到,成芳在睡夢里說出‘朕’這個字。

    這個字只能是皇帝用。

    大概是覺得要是兒子不行或者是還小時。

    她自己就可以,搞一個垂簾聽政。

    甚至有可能自己當女帝。

    其心不小。

    然而,余穎感覺她做不到。

    皇帝不是一個容易做的職業。

    也不知道成芳這位穿越者,有沒有做好準備?

    那位歷史上有名的女帝,是有才能。

    但不等于沒有接受過系統教育的她,能夠處理好國事。

    她開始進宮時是皇帝的小老婆——才人身份,但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不受寵。

    于是她另外走了一條路。

    在太宗書房里,做了好多年的侍女。

    在這個過程中,她學習到了很多東西,尤其是太宗處理國事對她啟發很大。

    對她的將來,打下良好的基礎。

    所以,想要成為一個君王,不是光靠嘴巴說說看,就可以成功的。

    要懂得東西很多。

    政治、軍事、心理、律法、文學等等都要有所涉及。

    還有用人、御下之道。

    可以說,帝王之道是需要學習的。

    世界不會因為你是穿越人士,就可以給你放松資格審查。

    當年的她第一次準備當女帝時,也算是穿過好幾個世界,積累了一些經驗。

    在那個爭奪皇位的過程中,也是忙得不行。

    根本就顧不上孩子的教育。

    搞得那個孩子和她離心,一心以為皇室成員會歡迎他。

    沒有成長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這個教訓讓她明白。

    有時候理想很豐滿,但現實很骨感。

    越是想要得到。

    越是有可能什么都拿不到。

    所以,成芳。

    拭目以待。

    此外,這些年來齊王手下的勢力,引起不少注目。

    想要瞞過一部分人很可能,但想要瞞過所有人,那是做夢。

    齊王勢力為了掩飾,已經清洗了不少地方。

    可越是清洗,越是有可能被人發現。

    說句不客氣的話,那些勢力中的人做得太多。

    已經引來官府的注意。

    也就是齊王和成芳,還以為他們牛逼,沒有人發現。

    只不過一時間沒有爆發而已。

    甚至京城里很多行動,都被余穎給破壞掉。

    為了更好瓦解齊王的勢力,余穎毫不客氣地使用了什么反間計、金蟬脫殼、連環計等等計謀。

    讓原本就想要獨立出來的,就此脫離那個勢力。

    而出了主意后,余穎就只是吃瓜看戲,沒有暴露自己。

    看著齊王跳腳。

    余穎是心里高興的。

    前段時間里,一直有人盯著自己。

    那么這段時間,就可以讓他們嘗嘗焦頭爛額的滋味。

    齊王手下的人,不得不去收拾亂局。

    甚至不得不壯士斷腕,放棄了外面的一些勢力。

    現在皇帝正在考驗諸位王爺,還是老老實實的比較好。

    在成芳養胎時,余穎有了新發現。

    她發現關于裹腳的風氣,已經開始出現。

    歷史的軌道再一次重合。

    第一個開始裹腳的人,是花樓里的花娘。

    這位長得是還可以,十分清秀。

    但稱不上什么大美人。

    在擁有不少美人的花樓里,只能算是個中等水平的。

    在花娘里不怎么出名。

    只是自從她裹了這小腳后,立馬有了獨特的標識。

    有一大堆男人想要看。

    這個叫丹霞的花娘一下子爆紅。

    堪比花魁。

    有一個成功的,自然有n個跟風的。

    小腳開始在花娘里風行起來,甚至有儒生極為推崇。

    對于裹小腳,余穎是深惡痛絕的,這是再一次閹割女性的自立。

    另外,她怎么也沒有看出來。

    所謂的三寸金蓮美在何處?

    整個腳都是畸形的。

    一個連走路都走不了的女人,真的是讓人擔憂。

    事實上,這時候的裹腳更多是用布條裹緊,看上去腳變得小巧起來。

    還沒有到把腳趾掰斷的地步。

    也沒有喪心病狂為了讓腳顯得小,就把腳弄爛,讓腳變得更小。

    在發現這個苗頭后,余穎是有些想法。

    她覺得現在,還有機會扭轉一下這個風氣。

    要是以后大家都習慣了。

    甚至以此為美。

    那么,明明是畸形,而且奇臭無比的小腳,反而成為美女的標志。

    簡直就是,天下最滑稽的事情。

    為此,余穎打算是雙管齊下。

    凌晨時刻,那些裹住小腳的花娘在睡夢中醒來。

    就發現她們已經不知道到了那里。

    四處都是黑色的。

    讓她們看不清楚,四周卻隱隱傳來了狼嚎。

    嚇得她們哭起來。

    卻發現狼嚎聲靠近。

    于是她們朝著有些亮光的地方跑去。

    等著跑不動時,就聽到狼嚎聲。

    不得不又要跑。

    她們不停地走,不走就等死。

    還別說,經過這一次,那些花娘們一個個對什么裹腳,興致不怎么高。

    裹了小腳后,根本就沒法堅持走太久的路。

    和別人比,小腳更加累。

    到了后期,感覺腳板都要斷開。

    至于那種喜歡裹腳的男人,數量不少。

    那么余穎想了一下,特意讓楊陵給皇帝傳話,建議取消那種喜歡裹腳花娘的儒生資格。

    儒家一向是是奉行: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那么裹腳就是損壞身體。

    為什么儒生會去追捧?

    要是連這個都不知道,連最基本的儒家知識都沒有。

    還參加什么科考?

    皇帝聽后是不怎么在意的。

    在他看來,這都是小事,只要他們不背叛皇帝,有什么可值得制止的?

    甚至他還覺得那些裹了小腳的女性,在走路上,更加是搖曳。

    但說話的人是余穎,他還是不敢直接反對的。

    于是就想著敷衍一下。

    就點頭說:“楊愛卿,你回去說一下,朕會考慮的。”

    余穎一聽,就知道皇帝根本就沒有打算管,只是敷衍自己。

    她微微一笑。

    呵!

    以為她治不了皇帝?

    要不是裹腳的情況隨時可能復發,她想著從源頭上掐斷。

    她都想著另外想辦法。

    既然是這樣,那么自然是好好整治一下皇帝。

    搞定皇帝,就等于搞定天下的男人。

    這天下的男人,就沒有幾個敢和皇帝對著干的。

    關于幻陣,旦旦和小小魚完全可以做好。

    甚至,余穎為了讓皇帝印象深刻,就決定給他來一個幻劇。

    故事的素材,余穎就沒有自己編,決定選擇《鏡花緣》里女兒國那一段故事。

    可憐的女主舅舅林之洋,到了女兒國后,就讓國主看中,然后就毫不客氣地把他搶進王宮。

    不過,國主感覺他處處都好,就是腳太大。

    要知道女兒國的兒郎們,一個個小時候就是裹腳的。

    那么,林之洋就被送去裹腳。

    就讓這位皇帝代入林之洋的角色,讓他享受一下裹腳的過程。

    這一定是刻骨銘心,讓皇帝永生難忘。

    給旦旦和小小魚說了一下自己的打算后,它們兩個相當的興奮。

    搞事情,它們很愿意。

    兩個小家伙,很快就拿出初稿。

    余穎看了一下,指點了一下它們的缺點,讓它們在那種代入感上下下功夫。

    此外她提供了一下,后世裹成三寸金蓮的經過,什么把腳趾掰斷,只留一個大拇指。

    當然作為成年人,連大拇指也要掰斷。

    然后腳掌還是太肥,可以拿瓷片裹在里面,讓整個腳掌爛了之后變瘦。

    旦旦和小小魚聽后,簡直不知道說什么?

    人類竟然這么干?

    這是拿生命在搞畸形。

    余穎也是無語,這種畸形的審美觀一直延續了幾百年,禍害了千千萬萬的女性。

    更坑的是,等到后來人們覺醒后,裹小腳的女性又遭到了歧視。

    裹的時候是父母之命,是社會風俗的要求。

    不裹不成。

    說起來,她們是受害者。

    然而最終她們還要承受一個大帽子:殘留的封建殘余。

    ......

    那些女人根本就沒有做錯什么。

    卻一次次要遭受某些人的指指點點。

    所以,余穎自然是堅決反對這種為了討好男性,而搞得自殘的愚蠢行為。

    這絕對是傻子的行為。

    也許那位花娘只是為了博眼球(和某些網紅是異曲同工)。

    她的確是成功了。

    但她應該沒有想到,因為她的一念,讓后世千千萬萬的女性都去裹腳。

    反正,余穎是堅決反對這種情況。

    女性在感情上受騙上當。

    但她們還有再一次站起來的機會。

    但一旦裹上小腳,只怕一輩子都只能是依附于男人。

    所以,絕對不可以出現。

    這也是她干脆朝皇帝下手的原因,只有這位大boss出手,才能讓這種歪風止住。

    余穎已經發現那些貴婦人,對花娘裹腳是不屑一顧。

    覺得就是一些玩物。

    不要在意。

    在余穎看來,她們低估了男人的喜好。

    整個社會最時髦的東西,往往最先出現的地方是花樓。

    而后因為男人的喜歡,搞得后宅里的女人不得不跟上,比如說裹腳。

    那些貴婦人,忽視了一件事:不少儒生喜歡那種新奇,時間久了,就會傳到民間,進而連貴女也逃不掉。

    好在是儒生們,基本都是想要當官的。

    如果被皇帝禁止,有那種癖好的人就不能當官。

    那么自然是成不了大氣候。

    相信這一次幻陣,一定會讓皇帝記憶深刻的。

    最好讓受害者醒了之后,都會記著那種痛楚,越痛越好,讓他輕視她的提議。

    想到最后,余穎露出笑容。

    就這樣,余穎很不負責地下了決定。

    等幻劇弄好后,就讓旦旦、小小魚去執行命令。

    考慮到皇帝年紀大點,還是先給他補補身體,再讓他接觸幻劇。

    不然做噩夢把命賠掉。

    那就麻煩了。

    畢竟現在的齊王,還有很多枝枝蔓蔓沒有砍干凈。

    皇帝還是有作用的。

    就這樣,余穎帶著幾分惡趣味早早上床去睡覺。

    反正皇帝就是覺得和她有些關系,也沒轍。

    因為沒有證據。

    而且他一定是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是怎么一回事。

    “啊!”

    皇帝這一天正好是獨眠中。

    他已經是年紀大了,就算是小美人很鮮嫩,也要體力能夠支撐。

    再加上他還要處理朝務。

    所以現在的他不怎么招人侍寢。

    更多是養精蓄銳。

    結果這一天的深夜里,睡得很好的他做噩夢了。

    更可怕的是,他明明知道這是假的,竟然無法脫身。

    直到夢境到了一定階段,他才醒過來。

    一聲驚叫。

    貼身的內侍趕緊進來,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就見尊貴的皇帝陛下,渾身冒著冷汗,坐在床上,有些發愣。

    “陛下!”

    <

上一頁 加入書簽 目錄 投票推薦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