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豪門頂級盛婚 > 章節目錄 309同桌吃飯

章節目錄 309同桌吃飯

    夏渺渺哄著眼一個人待在黑漆漆的宿舍里,緊繃的情緒還沒有完全開始醞釀,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夏渺渺趕緊擦擦眼淚,接起來。

    開心的聲音通過手機分毫不差的傳進來:“媽媽!爸爸送給我一個大大的游樂場哦!小羊沖沖沖真好玩。”

    夏渺渺情緒低落,隱隱為高湛云不值,這么一會功夫尚尚就把她忘了,真沒良心,夏渺渺不禁為他慶幸,幸虧沒有把一輩子搭在她們娘兩身上否則多么不值:“嗯,你玩吧……”

    夏渺渺掛了手機,無精打采的趴在床上,想著湛云這些年……

    刺耳的手機鈴聲驟然響起打斷了夏渺渺腦海中還沒有凝實的男人畫像,吸吸鼻子,整理好情緒,拿起手機。

    “媽媽,媽媽!全世界都是星星光哦!可漂亮了!太漂亮了,媽媽你一定沒有見過——”

    夏渺渺心情不好,沒有精力應付女兒,聲音透著濃濃的鼻音:“媽媽知道了,你好好玩,記得睡覺。”掛了手機。

    夏渺渺想到了高湛云帶尚尚去游樂場的畫面,那時候尚尚還小根本不懂什么,就知道看個顏色新鮮,他一個人抱著孩子帶她去所有……

    叮鈴鈴叮鈴鈴——

    夏渺渺煩躁的撐起身,看眼來電顯示,直接扔在床上不理會,想把剛剛聚集的畫面重新拼湊起來,結果手機鈴聲一遍接著一遍的響,仿佛兩個手機不停的打,根本不給喘息時間。

    夏渺渺到底怕女兒玩的時候真出什么事,不情不愿的接起來。

    尚尚歡快的再次響起,氣的夏渺渺扣了電池,把手機扔在一旁,爬在床上生悶氣,沒良心的尚尚,湛云白疼你了!白疼你了!

    何木安不死心,一遍一遍的撥,機械的回復讓他心里不痛快,不就是人走了,至于連女兒都看護不了還給他送過來,她想用這一晚上做什么,緬懷那段感情還是用整完的傷心祭奠她沒有什么可謳歌價值的愛情!

    何木安繼續撥,也不知道跟機械的回復較什么勁,不停的重復。

    夏渺渺獨自躺在床上,呆愣愣的看著影影綽綽的窗外,他……不知道是不是連續幾次被打算思緒,夏渺渺再也拼湊不出開始的痛不欲生。

    夏渺渺突然非常煩躁,驟然起身,打開床頭燈,拿了換洗的衣服進了洗手間。

    何木安撥不通,不甘心的放下手機,又不死心的撥了七八次還是關機狀態,看著在摩天輪上的女兒,臉色發冷,神色陰沉,竟然關機,人已經走了還想給他哭座墳嗎!

    不遠處的垂直高度上,夏尚尚在私人摩天輪上興奮的展開雙臂,望著璀璨的星空,腳下萬家燈火的城市開心不已,這是她一個人的,爸爸送給她的耶,啊啊啊!想想都開心。

    雖然親爸一直讓她跟媽媽說話很煩人,但新的大型玩具完全能壓制那點小麻煩,她非常喜歡這份禮物,更佩服自己聰明的小腦瓜,幸好她跑的快,爬上來了,要是被親爸追上,說不定還要給媽媽打電話——

    何木安看了女兒片刻,重新低下頭,冷寒如冰的繼續打電話。

    關機、關機、還是關機——

    陳秘書見狀,下意識的離開他幾步,低著頭不說話,不知道是不是經歷過妻子背叛的沉淀,從開始看女人是豬,現在覺得也就那么回事,也不再覺得愛情需要天長地久,不覺得是一霎那的心動,而是一方有所圖,或者雙方覺得能過下去的肯定。

    所以再看何先生這件事,陳秘書仿佛撥開了一層理科的霧沼,看到了男女之間的那點事,甚至從先生此刻的舉止里隱隱覺得先生是在給夏女士找麻煩,最終的目的或許只是想跟夏女士說兩句話?

    陳秘書不敢太肯定,但婚姻里感情中摸爬滾打了一圈,總覺的先生的舉動不是剛開始他想的那么簡單,如果不是別有目的?他找不出任何理由解釋先生現在的行為。

    先生喜歡夏女士?!

    陳秘書震驚于這個可能性!卻怎么想都覺得違和。夏渺渺是在大街上隨處能抓到的女人,十個里面沒有九個也有五個,那些好不容易得以過安定日子的女人都能做到安分守己本本分分這也是夏女士唯一的優點——沒有知道何先生的身份后含蓄的占便宜。

    可這點不單她一個人能做到,拂衣和樓小姐更能做到,何先生怎么會看上她!

    ……

    霞光山莊的傭人都沉默的縮起尾巴,先生心情不好,全山莊的人都知道先生心情不好的時候不要去挑戰自己的臉面,否則可能丟臉的只是自己。

    木秀箏最受不了兒子鬧情緒時東山的氣氛,沉悶、壓抑、原本古色古香的建筑群會透著股死氣沉沉般猶如墓葬古群的雄偉壓抑。

    木秀箏簡直一秒也待不下去,如果不是里面住著她的兒子,她以為進了幾世界的帝王葬宮,就是這樣她也只在門口不進去,其實說白了她也怕兒子發脾氣是因為她和何盛國在酒店門口碰到那件事被兒子知道了,不敢去觸兒子逆鱗。

    木秀箏不敢置信的看著出來回話的圓臉小姑娘,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滿是受傷:“為什么不準我接我孫女放學,怎可能?是不是你們故意為難我,是不是看我回來了你們高興,就欺負我。”

    可信膽怯的看著老夫人,就怕夫人瞬間水漫金山,那樣誰吃得消:“不是,不是,真的是先生與小小姐說好了,小小姐今天跟她母親回家。”

    “那我這位奶奶呢,我想孫女怎辦?我怎么辦——”木秀箏嬌弱不堪柔弱可憐的看著可信。

    可信瞬間心疼了,可,她不能做主,垂下頭低聲懺悔:“先生這樣交代的。”先生心情不好,她想為老夫人說情也沒有那個膽子,只能委屈如此美麗柔弱的老夫人了。

    木秀箏也不敢挑戰兒子的決定,可這么走了也很沒臉面,只能從傭人身上找回點顏面。

    何木安心情非常不好,陰沉著臉,從健身房出來,直接去了浴室,事情完全沒有按照他的所料發展。高湛云走了,夏渺渺有沒有什么事,傷心一兩天,何木安想想這一天都是多的。

    現在半個月過去了也沒見渺渺有因為孩子試著兩人接觸的意思,他難道給按時還不夠明顯,接她的電話,沒有反對偶然接孩子遇到一起三人吃個飯,他表現的這么明顯,她還想怎么樣!竟然在沒有主動請過他和尚尚吃飯!

    何木安最不滿意的是她對他曾經女人的態度,他是不在意拂衣去哪里,那是因為他和那個女人之間沒有任何關系,但渺渺憑什么不在意,甚至連旁敲側擊也沒有。不對她可能旁敲側擊過一次,那次在車上,說起敏老婆子請了拂衣做嘉賓。

    這么一想,何木安難看的臉色微微舒緩一點,還知道含蓄的問問。

    整個人也舒緩一些,開啟自動控溫,任水打在皮膚上……

    ……

    夏渺渺怎么可能多想,繼參觀幼兒園那次之后,再見面是學校舉辦的親子運動會。

    何木安是活動結束后來的,夏渺渺見遇到了,自然而然的客氣了一句,誰知道就真一起吃了一頓飯。

    吃飯期間,期間何木安一句話沒說,夏渺渺也不怎么說話,她瘋了去貼他的冷臉。照顧著女兒吃完,自己隨便吃了一點,就散場了。

    她不喜歡跟何木安吃飯,以前的時候就吃不到一家子,現在更不可能。她喜歡吃的他都不喜歡,就挺沒意思。他們不單對食物的外在形態愛好不同,味道也不同。

    她喜歡吃重口的,酸辣魚、鴨血粉絲湯、麻辣小龍蝦、川味火鍋都能來點,何木安統統不吃,他還挑青菜挑肉類挑裝盤的樣子,不是她故意找事,是不講究的人跟講究的人真處不到移開。

    在非必要的情況下,夏渺渺一點也不希望跟他同桌吃飯。

    ------題外話------

    我其實不喜歡在題外話說話,總覺得出戲。但評論不能一一回復的時候,大家難免相我(自戀片刻),讓我統一說點什么。

    哎,題外話真不是我的愛好呀。

    評論我都有看滴,何木安不是情商低,他是不認為這個能要命,不值得費心,更不相信愛情必不可少,所以想在自己能掌控的情況中隨意的享受那種感覺。在他眼里,夏渺渺現在又等于成了他手里的猴子,跑不出去,也沒有競爭對手,他想怎么作這段感情就怎么作,作著作著發現不喜歡了,說不定就那么扔著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