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豪門頂級盛婚 > 章節目錄 404

章節目錄 404

    戀上你看書網 630bookla ,最快更新豪門頂級盛婚最新章節!

    俞文博說起孩子,僵持著不知道怎么面對好友的的臉上難得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他家茉莉還是個孩子,真犯愁她會怎么當媽媽。以后她和孩子一起,家里有的亂了:“大哥,你也抓緊時間……”說完僵了一下。

    下一刻,兩人都笑了,很多情誼回不去,但初心都在心里只是不方便再拿出來。

    小勺的目光在兩步外始終沒有看他們一眼的男人身上停留了一下,又快速垂下。

    她看男人從來不看帥不帥,那都是虛的,她看的是氣勢,裝不出來的,卻可以看出來的高不高傲的氣度。

    “何安也在,打個招呼。”俞文博示意方會長上前,這已經是他能給出的最失禮的引薦,也就是對方甚,如果是別人他肯定把人拉倒另一邊訓斥幾個闖入者那里介紹給他岳父。

    方甚了然俞文博的好意,雖然他來的目的不是何先生,可也心領了。

    方甚跟著俞文博上前幾步,帶著笑容開口:“何先生好。”

    俞文博幫腔:“方甚,咱們大學時候學生會主席,夏渺以前當過副的。”渺渺他已經不再叫了,對方結婚后很多稱呼是避免就避免。

    何木安放下手機,轉過頭淡淡的掃了一眼,點點頭,然后繼續聽電話。

    方甚、俞文博都不覺得有什么不對,禮貌的向對方告辭,向幾步外哭哭啼啼的聲音方走去。

    小勺納悶的看來一眼還在講電話的男人,再看看身邊沒有被招待卻覺得正常不過的兩位老總,小勺突然有一種想抬目仰望對方的沖動,也有隱隱的把這些她得罪不起的人輕易踩到腳下的仰慕。

    仰慕之下伴隨著剎那的心動,無關愛情,只是壓在她頭上的山可以被輕易揮開的顫動。

    小勺又忍不住向后看了一眼,有些羨慕一直可以站在那個男人身后的球童了,想必做他的球童也不用看人臉色吧。

    再想想她們這些人想過來a區都要手段用盡,再看看對方坦然的看著她們鬧的包容,便覺得有些羞臊。

    站在何木安背后的球童敏感的察覺到被注視的目光,轉頭看了一眼,卻什么都沒有看到。每次聚會看何先生的人多了,這并沒有什么。就是把眼看出洞來也沒用。

    不遠處,哭哭啼啼的女聲被和藹的長者安撫下來,a區的總經理陪著笑保證不在苛怪小女生們。

    小姑娘們或感激或嬌嗔或當遇到爸媽般驕傲著自己的眼淚,尤其由這些身價不凡又多是創一代,氣勢不減的老一輩人說情后,似乎都覺得自己眼淚金貴了,長相更無敵了。

    小勺卻知道等這些人散了以后,這些無故闖進a區的人都會被辭退,經理現在只是給客人面子而已,而客人也只是遇到了不愿看這些女人當著他們的面哭哭啼啼,或者也可能是順手逗弄一下,至于以后的死活他們絕對想不到也不會管。

    小勺又偷偷用余光掃了眼不遠處已經算被人群‘拋棄’的男人,他似乎并不著急,還在原位慢悠悠的打電話?

    小勺不禁有些疑惑?他為什么不過來?不怕不合群嗎?

    “行了,都別在這里站著了,一會惹了何先生不快,散了吧,球也不用找了,你們也不缺那兩球。”

    立即又識相的表示立即離開:“不知道我們……方不方便跟何先生告辭……”

    溫老爺子立即威嚴的看過去。

    說話的人頓時氣餒,好似心思被揭穿,四五十歲的人了,也立即軟下來,不再說話。

    “走吧,何先生忙著,就不用跟何先生告辭了,你們的好意我會傳達到。”

    這次不但小勺就連剛才哭出自己‘魅力不凡’感悟的人都下意識的看向了一直沒有過來的看起來年齡并不大的人。

    a區總經理見狀,不等老家伙發怒,趕緊把這些人不失客氣的帶了出去。

    溫老爺子冷哼了一聲,也不知道針對誰,誰迫切的想搭上何先生的關系誰知道,看這一群鶯鶯燕燕的還想跑何先生面前哭怎么著!

    ……

    小勺換下工裝的時候不出意外的聽說闖進a區的三位球童被辭退的事。

    小勺沒有一絲同情心,人不能過高的看起自己的魅力,到頭來沒有一個自以為能幫自己的客人會替她們說情。

    這么好的工作,工資又高又輕松,就這樣沒了,只能說人心不足蛇吞象。

    小勺換好常服,又想起今天見到的何先生。原來那就是何先生,真正的讓人仰望的存在。甚至她見天招待的方總都不曾在他那里多得一個眼神。

    小勺心里不可能不動一點心思,何況又是他們這種人,哪怕不能有什么結果,手里流出一點權勢也夠她受用不盡。

    小勺又有些氣餒,今天在a區何先生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可見顏值不好用,怎么辦才好呢?

    小勺鼓著嘴,天生好樣貌的她做起這個動作來無比可愛。

    有了!

    小姑娘突然笑了,仿佛美麗突然展開,讓視線交錯不及的凝住。

    ……

    夏渺渺剛談完一項合約,心情不錯的請全辦公室里的弟弟妹妹們吃飯,當然,她是不回去的,只負責掏腰包。

    “夏總萬歲!夏總千秋萬代!夏總一統江湖!”

    “低調,低調,長命百歲就行了!”

    范笑就看不慣她那個德性,貴婦有這么當的嗎!貴婦分兩種,一種是看破婚姻,我自優雅的清流派;一種是怨天怨地,打牌消費自我放飛的瀟灑派。

    但夏渺渺目前來看哪種都不是,范笑不覺得是她修養到家,相反,是進入貴婦圈的時間不長,何先生對她的新鮮勁還沒有過去。

    但女人都是有長遠打算生物,夏渺渺不應該趁著新鮮勁多劃弄點東西嗎!比如不動產、比如現金賬戶什么的!未雨綢繆懂不懂!成天在工作上瞎轉悠能比得上何先生手里漏出點來嗎!蠢!

    “老夏過來我辦公室!”

    “來了。”

    范笑看眼她的肚子,眼睛瞟了一下,不怎么在意,又不是她懷,有什么值得天天贊美的:“四個月了?”

    “嗯。”夏渺渺也不怎么在意,直接坐下。

    “有過夫妻生活嗎?”

    夏渺渺呵呵一笑:“管的挺寬,沒有顧上,怎么了,想讓我找人幫你過過?”

    范笑看不上她真當自己嫁了個平民百姓的小市民樣:“我說你真是心大!堂堂何木安不跟你過夫妻生活你還滿想得開,你是不是覺得你懷孕了他不找你過,挺正常的!”

    夏渺渺立即懂了師父的意思,但他們以前沒有分手的時候也是每個星期一兩次的,有時候她不撩兩個星期一次。沒有不做就不愛的前提,剛同居那會他也不熱衷,所以不做很正常呀,誰天天能在床上哭過去,有病吧!

    范笑樂了:“那是何木安呀,每天都有新鮮的在眼前晃的何先生,你是不是忘了談語了,談語還只是冰山一角,再說就談語那樣的多少人急著給她開通快車道送到何先生面前!你信不信,因為你懷孕急著給何先生疏解的女人,或者說惦記著給他送的人多的事!”

    夏渺渺火了:“你就不能讓我高興點!我懷著孕呢跟我談這些我控制不了的事,想急死我嗎!”真是的,她還能把何木安栓腰帶山,主要是:“我覺得他不是那種人。”人家超脫五行,那么好勾的話就沒她什么事了。

    “你還挺信任他!你們夫妻兩是不是就是那種,我對你非常有信心,我一定相信你的傻白甜!”

    “我——”

    “哦!這不叫傻白甜,這叫信任!信任!”

    夏渺渺敏感的放下自己自定義的快樂婚姻生活,慎重的問:“師父……你……是不是……聽說什么了……”

    范笑一時語塞,渺渺懷著身孕呢,這要是因為她的話鬧起來傷了孩子,何先生會不會轉頭把她弄死:“呵呵……你想多了想多了……”

    “師父,我從來不多想!”夏渺渺神色嚴肅的看著她,不容她退縮。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