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豪門頂級盛婚 > 章節目錄 470認識的人

章節目錄 470認識的人

    別人跟小魚說話時的隨意,他更不在意,女人嘛,他前任前任的前任還跟這里的兄弟睡了呢!隨便追!女兒而已。

    邢小行人不大,這種事上卻‘哥們義氣’。

    這里的人似乎也都知道這位冤大頭的‘土財主’樣,所以也不客氣,圍著漂亮拘謹卻又隱隱放光的夏小魚不放,就像蒼蠅見了吃了,使勁渾身解數像吸引對方注意,因為夏小魚的氣質待在這樣的環境中實在太有殺傷力了。

    而跟著邢少無非是為了錢,錢他們也有!雖然不多,但夠談一場男女關系了。

    周圍的氣氛因為夏小魚的到來,在煙霧翻滾的旖旎中注入了一針狂犬病毒,洶涌著翻滾著荷爾蒙的浪潮。包圍住夏小魚的空氣渾濁的透著另一種濃重的味道。

    邢小行自顧自的回暖,誰牽走這個女人他才不管。

    夏小魚笑著,仿若不覺,包圍住她的恭維讓她十分受用,但卻不讓人近身,她沒膽子亂搞男女關系,還有就是她是小行的女朋友,小行那么喜歡她,她怎么會讓別的男人有可趁。

    圍著她的男人卻不那樣想,見她笑已經把她劃在了可以隨意交易,只要價碼合適的貪慕虛榮的女人行列,一個個猶如見了獵物的野狗更加狂躁。

    在這種幾乎燃爆的荷爾蒙堆積的氣氛中,一陣尖銳的女音帶著金屬的質感沖了過來:“邢小行!你愛她還是愛我!”女孩的穿著就像夏小魚羨慕中的一樣,低腰露臍裝,濃的妖異的妝容,盛放的華美沒有遮掩。

    邢小行最煩女人來這一套,分了就是分了。

    夏小魚急忙看過去,目光謹慎、防備!

    女孩甩動上百條辮細長的小辮瞪向主位沙發上的夏小魚:“就憑你!你也不照照自己酸菜湯的樣子!”

    夏小魚頓時惱怒,酸菜湯!?她夏小魚自從有大姐結婚后第一次聽到還有人敢這樣罵她!本就聽不得不好的夏小魚諷刺的揚唇:“總比你碗連酸菜湯都比不上的家伙強!上趕著追男人,犯賤!”

    女孩火冒三丈,沖過去要撕夏小魚的臉:“你罵誰——”

    周圍的人趕緊攔住她:“別沖動,別沖動,都是自己人,自己人——”

    “誰跟她是自己人!她是什么東西!”女孩憤怒的臉上帶上淚珠,她和邢少才是真愛,邢少說過最喜歡她了,她不過是氣他跟別的女生搭訕,故意和王少喝了一杯,他就生氣了!小氣的樣子!

    她已經知道錯了,她們兩個人當然又可以在一起,邢少那么喜歡她,她服了軟,邢少當然不會再理會這個女人!

    “你是什么東西!”夏小魚就奇怪了!她是邢小行的女朋友,這個八爪魚從哪里冒出來的!而且對付小三她就沒有軟過!

    “你——你敢說我!你——”

    “吵死了!”邢小行煩躁的用外套蓋住臉!都滾出去!小爺他愿意理她們的時候是逗趣,吵到他就是找死!

    “聽到沒有!說你呢!吵死了!”

    “明明是在說你!還不快出去!”

    “不要臉,貼別人的男朋友!邢少是我的男人!”

    “笑話!小行是我的男朋友!”

    周圍一片勸架聲:“姑奶奶別吵了!”

    “姑奶奶邢少要休息,咱小點聲行不行。”

    亂糟糟的聲響中,房門突然被人踢開。

    說踢開太夸張,沒有正常人有那樣的力道。

    拿著鑰匙開門的服務生撞在墻上,肌肉突出如拳大的幾個男人踢開房門,厚重的房門瞬間撞在墻上彈回,被后面虎背熊腰的男人再一腳踢上,整個門框撞爛,再反彈不起來。

    屋內頓時一靜,洶涌的荷爾蒙氣息混雜著熱鬧瞬間被驚恐取代,看向門口。

    門外一位西裝革履,留著清爽的發型,踩著皮鞋的男人慢慢的走進來,絲毫沒有前面保鏢的粗野狂放,他長相斯文,帶著眼鏡,白凈瘦弱,沒有一點浮躁氣息,他皺著眉,嫌惡的忽閃著肉眼可見的煙霧,咳嗽著。

    距離他的近的人,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下意識的往以邢小行為主的幾個小年輕背后躲:怎么會是他!

    邢小行沒看到人,但也顧不得貪暖,瞬間坐起來:誰敢在他底盤撒野!

    沙發后一直站的人見狀,趕緊像邢少打勢:別找死!少爺別找死呀!

    邢小行沒看見,已經憤怒的站起來!他一定讓對方知道邢小爺是誰!讓他大哥和老媽收拾這幫沒眼色敢往他地盤走的癟三。

    癟三?!

    曾經的雜毛,如今管理一域,擁有總經理頭銜的田總可不這樣認為,隨著馬哥的水漲船高,他們可再不是這些小崽子能憑借家里幾句話撼動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