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豪門頂級盛婚 > 章節目錄 553更不滿意誰

章節目錄 553更不滿意誰

    小張仿佛這一刻才回過神來,真正聽清主編說的是什么!但腦子轟隆轟隆的響!遙遠的摸不到邊,覺得說的是他,又不是他……他怎么可能認識什么何夫人?!

    “怎么可能……我……我——”小張猛然想起來他今早發的zhào piàn!他覺得這樣幾率的事怎么可能發生在他身上!

    老主編氣的臉色鐵青,更讓老主編生氣的是:“你把shi pin看完了嗎?!你看完了嗎!”主編文弱的手拍在桌子上,硬是拍出了武將的力道,險些把桌子拍散!

    小張幾乎是下意識的回道:“我當時我……”但他要說什么?老板馬上就回來了,他沒有來得及看完?他想拿到的就是那個女人的正面照,做實真的有那么一個人和莫墨在咖啡店,根本不在乎他們是不是在咖啡?還是人家給他行個方便,不愿意背上事,沒有給他那么多時間?

    那一條能說的出口?那一條能成為理由?

    主編見他這樣險些沒有氣出一口老血:“你——你——你簡直——我告訴你!上面看完了!從頭到尾看完了!禾木律師有足夠的gong guān證明人家不是亂用職權!甚至何夫人和莫ying di全程根本沒有任何交流!何夫人是為了避雨獨自一人去喝咖啡!莫ying di那天在隔壁拍戲,正好下雨了也進來喝咖啡!就怎么簡單,簡單的可以讓你死一萬次!

    還有莫墨之所以在何夫人身邊停一下,是因為莫墨給何夫人的工作室走過一場秀,兩人認識,所以打個招呼!就只是打個招呼!你聽懂了沒有!你沒有忍著立場!站不住腳!你隨意挖別人的**!還造謠生事!對!禾木的律師函里就有這句話!

    現在你滿意了!你說說你做的什么事!就你行!就你聰明!就你能干!連相片都給人挖出來,還不打碼!你既然那么本事,怎么不看完了再走!我告訴你,你祈禱沒有人復制黏貼吧,否則禾木就不止是脫你層皮!而是讓你架著骨頭活一輩子!”

    小張下意識的打個冷戰!業內對何先生不可能不了解,他的新聞甚至屬于機密文件,是上面交代絕對不能隨意寫的!

    小張有點不真實的害怕了!怎么會這樣了!他就是——

    最讓主編覺得翻供無望的,是小張獲得相片的途徑,細追究起來,那也是違法的,不用那邊給小張羅列假罪名,就有一堆真罪名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他們媒體人就他媽這么苦逼,尤其還是娛樂媒體人,冒著生命危險游走在法律邊緣跟出來的新聞,也沒有任何好果子吃!

    小張還回不過神來:“我——”怎么辦!

    老主編怎么知道!他只想罵娘!覺得倒了八輩子血霉,惹上誰不好,惹上你那么個能捏死他們的!而且還是他娘的他們的錯!連站起來勇斗強權,最后舍身取義留下一段chuán qi都不行,還他媽不夠丟人的嗎!

    “回去吧!看我干嗎!我現在都自身難保!你以為我能救你!”

    小張現在只能指望他!除了害怕,物質所措,就是本能的依賴別人,在本人沒有任何能力解決問題時,就想抓緊人手一根稻草,即便知道那于事無補!

    ……

    何木安集團數據部也在快速忙碌著,解析著所有網絡上的tu piàn,不準任何一張夫人的zhào piàn流出去,招惹一堆亂七八糟的腥氣,就算是善意的議論也不行。

    她們夫人不是娛樂人物,不需要任何人的評論!

    這件事因為涉及夫人,mi shu部整理里這些天的報紙,把這件事寫了一份詳細的報告放在何木安的辦公桌上。

    何木安本不想掃,養這么多人不就是現在用,事事都過問即便是他也沒有那多精力,只知道事情的結果就行。

    但放在嘴上的最新一期雜志上,特意截取的兩個人看似登對的身影讓他微微蹙眉,放下鋼,隨手拿了過來!

    一些不負責任的,什么求這個男人跟畫面上的女人在一起的言論;還有兩人就算有孩子也粉的廢話;甚至有求爆照兩人的孩子,一定是俊男měi nu的結論;滿屏洋溢著兩人相親相愛,一定是美好眷侶的幸福感。

    何木安冷哼一聲,順手仍在垃圾堆里,看一眼都污了他眼睛、浪費他的時間,一群沒有獨立思維意識的男男女女,自我為是的揣測,還愛情?都懶得跟活在夢中交流!

    另一本就看著順眼多了,寫著什么莫帝萬歲永遠單身!那是誤會,只是一組相片說不明不了什么!

    一組?!何木安凝眉,把雜志合上,俯身在一摞文本中翻看,果然翻到了所以一組的含義,就是還有一張,那一張兩人同在美輪美奐的樹蔭上,男人不同意先前那一張遮著口鼻。

    這一張男人更加清晰,畫著戲裝,尾部托著嘗嘗的耀藍色的尾巴,耳朵漸漸豎起,眉眼精致近乎妖孽,他微微抬頭,男性荷爾蒙氣息足以沖刷女人的認知。

    他旁邊半蹲著一位女性,臉上洋溢著溫柔的笑,腹部微微隆起,正俯下頭聽男人說著什么,整幅畫面溫馨、有光,兩人明明做什么,卻放人不由自主的想,女人下一刻一定會笑的更美,男人的目光更柔。

    何木安啪的一聲把攤開的一頁摔在桌子上,震落了隨意放著的鋼。

    何木安神色嚴肅,冷著臉,靠在座椅上,目光陰冷!

    他懷疑什么!夏渺渺那樣的有什么可懷疑的!懷著孕、不化妝、一米不到七的身高,仍在人堆里,瞎子才回頭看她!被偷了錢包小偷還是她才有人追她!

    有什么不放心的!有什么可在意的!在意、不放心都是他多心!那個男人一看就不是瞎子,更不會看向姓夏的!

    何木安想了一圈,腦子轉的無比清晰,夏渺渺想出墻也沒有人跟她!可心情在明知如此下卻沒有任何好轉!

    何木安很鄙視自己把這么一個不會出軌的看這么嚴干什么!以為所有人都像他一樣認識在先,又有了孩子,別無選擇!

    給夏渺渺十個膽!她也不敢!但一回頭,那張清晰無比的相片又刺了她的眼。當人清晰的是男方,女方臉上做了處理,但彎腰時討好人的神態可沒有任何處理。

    何木安記憶好,尤其在沒有必要的夏渺渺的小事上,幾乎一翻找,就想起是那次走秀,當初渺渺沒少在家里抱怨這個男人,聽話里的意思也沒少伏低做小!

    當時只當是渺渺夸張,畢竟如果她不愿意誰能讓她受委屈。想不到都是真的!

    何木安猛然一拍桌子,厚重的實木紫檀大桌微絲不動,放在上面的手掌慢慢泛紅,直至全紅!

    何木安收回手,拿出手機。

    夏渺渺正在后院翻菜地。

    為什么飯菜地,愿意聞泥土了香氣了唄。翻譯過來,就是閑著沒事,撐得。

    夏渺渺翻得正有順手,讓手機響了好一會,才拿出耳機帶上,哼著歌繼續翻:“干嘛?忙著呢——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何木安穩穩的靠在座椅上:“做什么呢?”

    “鍛煉身體。”鏟起小小的一塊土,一點重量都沒有的翻過來,裝模作樣的捶捶背,仰著頭吸收太陽的能量,又低下頭繼續翻土。

    “中午一起吃飯。”何木安聲音平穩,握著手機的手心,此時才傳來陣陣麻癢。

    夏渺渺覺得他傻了:“腦殘呀,這個時間我從山上下去,到你那里可以吃晚飯了。”

    “晚飯也行。”

    誰跟你吃:“不去,一回還要帶阿土游泳,我都燒好水了。”玻璃花房內采光最好的陽臺上,把天窗打開,曬了一池陽光味道足足的熱水,一會就帶他去玩,這個季節,最適合小孩子玩水。

    至于吃飯,在家也一樣吃,何必非出去:“回來的時候給我帶你們食堂的牛肉丸,想吃了。”

    “我下午忙。”不想搭理她了。

    “遲到你忙,我會能指望您老親自下去買,我有那么重要嗎,讓小陳給我買。”

    何木安一點沒有被恭維的感覺,哪次不是他下去買的,既然如此不把他的辛勞放在心上,他也不介意刺激刺激她:“這兩天你的新聞不少,都快成明星了。”

    “是嗎?沒注意看,你都知道了,可見很熱鬧,這些娛樂記者,就會捕風捉影,莫墨也是倒霉。”用毛巾擦擦額頭上的汗,踩踩腳下的土,絲毫不受這件事的影響。

    “莫墨。你認識?”

    “嗯,就是去年我師父特別看重的一個模特,別說,挺物有所值的,就是有個人魅力,他詮釋的真意棒極了,那肌肉、那穩健的臺步,那倒三角的身材,特別專業,比超模都專業,我告訴你別看人家從業多年,要上沒有一點贅——”肉,詮釋肌肉,所以人家臺步……走的一點也不一樣——嘟嘟——嘟嘟——嘟——

    夏渺渺納悶的拿出耳機,又戴上,又拿出耳機,怎么斷了?掏出手機看了一眼,的確斷了。

    夏渺渺自語道:“在忙吧。”把手機放回去繼續耗日頭,突然嘴角忍不住露出一點笑,繼而撲哧一聲笑的不行。

    對,她故意的,逗他玩。至于是不是收到的效果她也不確定,何木安這人對他自己盲目的自信,讓他覺得有危機感根本不可能,她就是說著玩,沒有效果就沒有,她自己想樂就樂。

    何木安低頭看了自己腹部一會,穩了穩性子,給她打過去:“剛才有點事,處理了一下,說到哪里了?”

    “哦,我師父欣賞那位ying di,是真欣賞還想追來著,不過對方很有脾氣,理都沒有理我師父,你還別說,這個人真難纏,不通情理、沒有情商,跟這種人打交道,愁死你,你都不知道他活在那個次元。

    那些報紙更是純碎瞎寫,什么喝咖啡,他那天看都沒有看我一眼!你知道為什么嗎!”

    夏渺渺停下手里的活,義憤填膺的開始說這件事:“他超級看不上我!你說他是不是閑的!還喝咖啡,估計他連跟我一起坐著都覺得掉了他的身價!他也不看看他自己的行事作風!還有工夫嫌棄我!”

    夏渺渺心里就是這樣想的,莫ying di是不錯,職業技能滿分,但人情世故上一點不經營!幾乎是脫離大眾社會自己活著,看著挺酷,但如果處在他酷場范圍之內,簡直是災難。

    而且跟他相交也沒用,他根本不會跟你談人情,很簡單的例子,你想讓他選班長時給你投張友情票都不可能,這這樣的人,有什么好聊的。

    何木安不知道為什么,好像跟不高興了?是,前一刻他覺得他家渺渺哪哪都不好,不吸引人,但那也只是他覺得,別人也這么覺得時,那種感覺……一言難盡……

    具體怎么說,好像比高湛云還可惡三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