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豪門頂級盛婚 > 章節目錄 562秋門情懷(四)

章節目錄 562秋門情懷(四)

    看來韓青抓住了少有的機會豪嫁了。

    “夏班——”韓青拖著軟軟的尾音輕輕的晃動夏渺的手臂,眼睛討好、可憐又帶著幾分明媚皎潔的看著她,讓人生不出討厭的情緒。

    畢竟都是成年人,韓青雖然動作軟綿,但也有著成年人點到即止的小智慧,為自己萬一被拒絕留有臺階。

    夏渺渺給面子的傻笑,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還是老同學,老同學在校慶這樣的場相遇,總有任性不被記仇的天然優勢:“哪會,哪會,多大的事,耽誤你們親自過來,怪不好意思的,你們剛來吧?”

    韓青松口氣,她真怕夏渺犟脾氣上來,這時候讓大家沒臉,不過還好,夏渺還一樣喜歡廣結善緣,有這點就好說話了,

    拿著精致手包的女人目光隨意的一瞟,不屑于落在夏渺的身上,卻不緊不慢清晰無比的開口道:“剛來,一來就碰到你了。”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不比夏班,夏班才真是早,不愧是咱們學校培養出的高材生,時刻惦記著學校,我們呀,就是湊個數。”

    “那可不,夏班對學校的感情能和咱們一樣嗎,我記得夏班當初不單是咱們的班長還是系學生會副會長,校學生會副會長吧,這么一說,學校恐怕也是想咱們夏班的,畢竟夏班當初在學校可是沒少給學校做貢獻。”

    說完鼻子里不屑的哼一聲:狗腿、打小報告,奉承主任,什么陋習沒有,屬她能跳,最煩這種人。但這多人多數走向社會后沒什么大成就。站在她們面前,莫名的令人舒坦!

    夏渺渺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她們兩人,仿佛沒聽說兩人的暗諷,謙虛道:“哪里,力所能及的事而已,學習上也用不了多少時間,隨便一考都能第一,學生會每天給我打電話讓我過去,我也是被他們煩的不行了,無奈去幫忙,會長當事要給我做,我都沒時間呢,所以說到對學校的貢獻,我不行的不行的,不及方甚。”

    說到方甚,那是她們那屆多少人心中的男神,其耀眼程度,比現在的當紅顏值明星讓令當事的她們垂憐,卻不是誰都能跟他搭上話。也因為他擔任校學生會會長,多少女人卯足心力想進學生會,都沒有成功。

    當時的夏渺是唯一能近距離接觸他的人。

    夏渺渺這句話無疑是攻向在場所有對方甚有過意思的女人內心深處,切,老娘當初就是優秀!

    拿手包的女人臉立即青了,雖然早已結婚有了孩子,她當初有沒有暗戀過方甚別人都不見得知道,但她就是覺得夏渺在說她,嘲笑她!頓時氣白了臉。

    夏渺渺立即關切道:“你怎么了?看起來神色不太好,是不是趕的太急,沒有吃早飯?正好,一號樓后面的廣場上有賣早餐的,咱們食堂的原裝特色,去試試吧。”好走不送。

    拿著手包的女人惱怒的張嘴想說什么。

    身邊穿了一身紫色束腰連衣裙的女人攔住她:“確實沒有吃飯,一大早過來,本以為會非常順利,結果很多路口限行不說還堵車,就是開著奔馳也休想跑的快,好不容易到了門口,這一片竟然一個停車位都沒有,愁的我們呀……最后沒有辦法只要讓青姐叫來了她的司機,讓司機把車開走了,可不就晚了,早知道還不如直接打出租車呢,要不是青姐配了司機,我們還在外面轉呢。”

    孔彤彤聞言沒忍住,噗嗤笑出聲。

    韓青、夏渺渺、左位甲、右位乙頓時看向孔彤彤。

    “你笑什么?!”

    孔彤彤冤枉呀!當然是笑你們在渺渺面前吹噓有司機:“剛……剛才遇到老同學,她們講的笑話,現在才想起她們講的笑話什么意思,忍不住笑了……”

    “你也夠笨的。”右位乙不高興的斜她一眼,總覺得她在笑自己,但又找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好笑的!真討厭!

    高檔手包左位甲好像還不滿足,笑個屁,智商低,當初上學時就傻乎乎的,一宿舍窮鬼,想不到現在還傻乎乎的:“你們呢怎么過來的?”

    夏渺渺笑笑,很能理解對方的心態,因為某些東西奉承了別人,就要無限放大自己的擁有,讓別人像她膜拜別人一樣膜拜她,誰都有這種心態,很正常:“走過來的。”

    孔彤彤趕緊懵懂的點頭,很是裝的一手好‘無知’少女態。

    “走過來的?!”

    “嗯,我覺得這樣大的盛會,學校肯定會聯合交通局,施行道路管制,所以幾天前在附近買了一套房子,就怕出現你剛才來時說的那種狀況,看來我的未雨綢繆很有用的,呵呵。”夏渺渺神色不咸不淡。

    手包左臉立即黑了。

    紫裙乙也沒有好到哪里去:為了不堵車買一套房是什么概念,秋門校址可不是偏僻地區,校區房價更不是說買就買的起的!

    手包左氣的看向韓青,目光哀怨:你看她什么人嘛!咱們好心下來看她,她都說的什么!大話!瞎編!她自己幾斤幾兩不知道嗎!穿的破t恤!肯定是裝的!就是為了讓我們難堪!肯定是那樣的!太不識好歹了!我們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可不來受這份氣!

    韓青有點懵,這……這……“班長啊……”你不能跟她們攀比,咱們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要實事求是,沒有必要為了面子強撐。

    但韓青說不出口,夏班就那么隨口一說。她就上前教育人,嫌的更沒臉,沒有那層意思,也有那層意思了。

    韓青丟不起那人!

    紫裙乙見韓青不說話,急道:“哦——在哪買的呀,回頭我們去你家看看!”紫裙乙說著故意看著夏渺渺,目光首次落在她身上,非讓她說出個所以然來!

    夏渺渺聞言,不甚在意的從運動褲口袋里掏出三張磁卡,兩把鑰匙:“給,水居洋房兩棟、旁邊的秋門街道小區一棟,剩下的兩套有些遠,算了。”說完把剩下的兩套鑰匙收起來,其他的隨便扔給她們:“看完了直接聯系我家秘書部,這是名片,會有人上門取的,我和彤彤還有地方要去,就不和四位聊了,再見。”說完帶著彤彤轉身就走,根本不在意隨便人扔出去的鑰匙和名片。

    手包左女士一臉呆滯。

    紫裙乙看著唯一掉在地上的磁卡,剛才夏渺一點想撿起來的意思都沒有,好像它丟了就丟了無所謂。紫裙乙不自覺的蹲下身撿起來,看著上面的標志,突然有些緊張還有后知的害怕的看向韓青。

    她們剛才……剛才……好像丟打臉了!

    韓青這時候不用任何人提醒,早已抬步,追上前面的夏渺:“您看,您看,她們是挺煩人的,就想著跟你多說說話,到時耽誤你事了。”決口不提看房子的事。

    夏渺渺神色淡淡,別人的話說的不再難聽時,她也不是非要趕盡殺絕,沒有必要,而且她不在意這幾個人怎么想她,不再她心里構成漣漪。

    韓青趕緊示意后面傻愣的伙伴跟上,搶過三人傻抱著的鑰匙、門卡,趕緊收走交到夏渺渺手上:“她們也就是一輩子跟在別人身后跑腿的命,沒眼色,就知道闖禍,班長你別跟她們一般見識呀。”韓青不習慣這樣的道歉,說的有些磕巴,但態度很好。

    夏渺渺搖搖頭:“沒什么,小事而已,如果你們沒事,我和彤彤還要去看子玉,就不跟你們同行了,不介意吧。”

    韓青和她身后三位女士趕緊擺手:“不介意,不介意,你請,你請。”語氣謙虛,態度良好,非常識時務。

    夏渺渺嘴角淡淡扯了一下算告辭,帶著彤彤走了。

    四個人看著兩人離開后,不自覺的松口氣:丟死人了!

    韓青驟然轉過頭,不高興的看著三個人:“這下滿意了!”

    三個人垂著頭,這個歲數丟這種臉,都沒臉出門。

    “跟你們說過多少遍了!不要以貌取人!以貌取人!再說夏班長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氣色紅潤、說話干脆,你們那只眼看她落魄了!”

    手包左鼓起勇氣道:“小青,別生氣了,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我們道歉,我們下次再遇到了班長一定像小兵一樣聽話。”年長更能伸縮自己的自尊,沒有那么多倔強的顧慮,也很會檢討自己。

    聽的人也不要求知道對方真心與否,能拿出一個表面良好的認錯態度來就好!

    另一邊,孔彤彤笑的不行,轉過明月湖區一屁股坐在小樹林的椅子上:“真是太有意思了,你說她們怎么就不臉紅呢?那么在乎‘司機’的人,這會,估計正哭呢……”哈哈哈!不行了她要笑一會!

    夏渺渺見她笑,嘴角也勾起一抹笑,但奇怪的事,心里其實不太想笑,甚至不知道笑點在哪。,現在如果剛才叫不出名字,對她言辭也很不客氣的紫衣同學溫柔小意的跟她過來談生意,她能幫甚至還是會幫的。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