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豪門頂級盛婚 > 章節目錄 079你有理?

章節目錄 079你有理?

    ( )何安聞言立即起身,穿上外套慌忙出來,見她在廚房門口冷著臉發脾氣。

    “燒水會不會!暖壺里連點熱水都沒有!你天天在家干嘛!睡覺嗎!”夏渺渺把空空如也暖水瓶放的小小的餐桌上弄的當當響!

    何安皺著眉:“你心情不好。”

    “你哪只眼看見我心情不好!我跟你說多少次了!不做飯你煮個雞蛋,白水煮雞蛋會不會!不會是不是!不會不知道學!就會待在那個屋里,待著發霉!忙了一天回來連個熱乎的也吃不上!餓死我算了!”說著打開客廳的燈,照進廚房里,咕咚嗆嗆的拿出鍋準備自己下點面條。

    結果打了半天火,氣沒了!

    夏渺渺一腳踢在廚扇上,又心疼踢壞了中途沒敢用力,打不到預想力道的無奈頓時化成了脾氣積壓在胸口:“看什么看!等著我喂你!”

    何安穿好了另一只袖子,安安靜靜的看著他,不自覺的放低聲音提醒:“王峰龍他們來過帶了些東西過來,你可以熱熱吃。”

    “熱也要有火!我拿什么熱,拿你嘛!”夏渺渺咬咬牙去開一旁的天然氣,竟然發現也打不開,頓時把抹布一甩:“這個也沒有那個也沒有!你是白吃飯的!沒有了不知道買!”夏渺渺乒乒乓乓的摔著勺子砸著鍋,因為這兩樣東西聲音大不容易壞。

    何安站在門口,神色變的肅冷:“你有什么話可以說,我從不進廚房你清楚,我不知道很正常,王峰龍他們過來過,但沒有動你的廚房,你沒必要跟我發這個脾氣。”他只是實事求是。

    什么叫她的廚房!憑什么是她的廚房!你還有理了!夏渺渺頓時覺得一股無名火往上冒:“你不進來你很榮幸是不是!這里有什么沒什么都跟你沒無關!廚房就活該是我一個人的!你天天都不吃不喝!那你還在這里干什么!你走呀!別讓這里的油煙污了你大少爺的身子。”

    “渺渺,你如果心情不好我們可以——”

    “我心情不好!我心情好著呢!看到你就更好了!死人都能憋活了!”

    何安深吸口氣:陳啟宵的事她知道了?

    “看什么看!我說錯了!”

    何安不想這時候跟她爭論:“我出去給你買一份熱的!”

    “買!買!買!干脆再買個你回來一起氣死我!”

    “夏渺渺,我并沒有惹到你。”

    “是,我自己給自己找氣受行了吧!”夏渺渺說著惱怒的甩下勺子,推開他,砰地一聲甩上房門。

    竟然說沒有惹她,是!他多高尚,都是她不對,她無理取鬧,她沒事找事!還從不進廚房,有本事你永遠別進!她天天就活該廚房客廳兩頭跑,伺候你大爺!

    夏渺渺突然就覺得何安很過分,她都發脾氣了,還跟她較真,就不能說點軟話,還說的那么理直氣壯,什么態度!簡直讓她抓狂!

    何安能不解釋,這些問題如果落實了,渺渺是要生氣的,他對惹渺渺生氣心有余悸,上次的事更是讓他不敢背鍋,剛才渺渺的情緒變化明顯比上次掛他電話更嚴重,他怎么能不小心應付。

    不是他的錯,他自然要解釋清楚。

    下一刻,夏渺渺又覺得他說的沒錯,人家進什么廚房,人家可不是從來沒有進去過,進去了都怕臟了他的腳!扔垃圾的時候也別進去,平時都是誰倒垃圾的!扔的時候怎么不清高!

    王峰龍他們來了就該好好招待,她就活該沒有熱水喝!

    夏渺渺才想到,從住到這里開始何安一次垃圾都沒有扔過!就他媽天天一逞獸欲了!

    夏渺渺趴在床上,想想都是淚!

    何安推推門,發現她從里面鎖上了,使勁推了兩下沒有開:“渺渺,渺渺——”

    夏渺渺蒙上被子,不開,吃你的頂級料理去!

    何安冷靜的敲著門。

    煮個飯會死!這個也買那個也買,一天到晚吃外賣,錢都拿光你的也擋不住你吃吃吃的熱情!怎么就沒有撐死你!

    “開門。”

    不開。

    何安耐著性子敲了好一會,收了手,看著緊閉的房門,聲音幽冷,這次他肯定他沒有得罪她:“開門。”

    不開。

    “有什么話你可以直接開口說,是我的錯我肯定道歉,你不覺得你今天很莫名其妙!”陳啟宵的事絕對不可能!夏渺渺想都不要想:“你開門,有話說話,你不能自顧自的發脾氣。”

    教育我!天殺的你這時候教育我!你有理呀!你對呀!你擺著那張高高在上的臉讓我去跪舔嗎!

    夏渺渺惱恨的聲音從被子里傳來:“我就莫名其妙了!我就是發脾氣!你不愿意看!不別看!又沒有人壓著你!”在你的客廳睡吧!別想進來!

    何安深吸一口氣,冷著臉敲門。

    夏渺渺生氣的熄滅了房間的燈。

    何安見狀臉上的神色說不上有什么變化,只是沉默的站著,如一尊雕像就那么站著:“渺渺,渺渺——”

    夏渺渺鉆在棉被里,豎著耳朵聽外面的動靜,哼——喊吧,除非你道歉,說以后廚房客廳的活都是你的,以后忌了你的外賣。

    咦?怎么不敲了。

    半個小時后,夏渺渺努力豎著耳朵,有些擔心他著涼,客廳好像沒有被子?毯子也沒有?

    夏渺渺又覺得自己沒骨氣,脾氣都發出去,就這么收手她以后還有什么威嚴可言,鎮不住他以后這些倒霉事還是自己的。

    夏渺渺想,如果他說幾米米好話,服點軟,她就讓他進來好了。

    夏渺渺等呀等呀,等呀等呀,等的從床上起來,耳朵湊在門上聽。

    何安看看時間,冷靜道:“既然如此,你自己想想,我今天出去住就不打擾你了。”說完轉身去玄關換了衣服,套上羽絨服,打開門,關上,出去。

    夏渺渺見鬼了!聽到聲音甚至沒有穿鞋,趕緊打開臥室門,去外面看,哪里還有何安的身影,玄關處他掛衣服的地方空了,留著他平時穿的睡衣,睡衣上她最喜歡的小熊只留了一個眼睛看著她。

    夏渺渺頓時火冒三丈:“有本事滾出去了永遠別回來!”碰!夏渺渺甩上門!越想越氣,她不就是發會兒脾氣,他竟然就離家出走,還說什么讓她冷靜冷靜!她需要冷靜!她為什么要冷靜!

    他都不在了,她怎么冷靜!

    夏渺渺忍了半天,越想越委屈,在何安竟然就因為自己發點脾氣離家出走后達到頂峰,趴在床上哭出聲來:她怎么了,不就抱怨他幾句,就算她說錯了,她是女的,吼兩聲怎么了!

    可他丟下她一個人走了!他竟然丟下她一個人走了!就算她不讓他進來,他不會睡客廳嗎!客廳也有地暖!他怎么可以就為了這點事走了!吵架怎么可以離開家!

    夏渺渺趴在被子里不斷掉淚,因為房間里沒有人,哭聲漸漸放開,回蕩在沒有人的房間里分外凄涼。

    夏渺渺哭了足足半個小時,待心里的委屈終于被理智的自己說服后,倔強的起身擦擦眼淚,走人誰不會!

    夏渺渺拿出行李箱準備裝東西回寢室!誰再回來誰就不是人!

    夏渺渺抽出行李袋,裝自己的東西,裝了幾件后,手法越來越慢,最后又冷靜的拿出來,吸吸通紅的鼻子,眼里一片清明,她可是交了供暖費的,怎么能不住!

    夏渺渺把行李袋推回去,坐在散發著熱氣的地上,雙手抱住膝蓋,一個人發呆,何安這么晚了能去哪里?去住賓館嗎?路上會不會冷。

    其實今天是她不好,工作不如意就對他發脾氣,還沒事找事的尋理由,他又不是第一次這么不像話,不是已經想好心平氣和的跟他商量著讓他改,溫和點的手段總比吵架來的好看些。

    夏渺渺縮卷著自己,想到他出去住賓館,既想諷刺他別回來!有本事死外面!又心疼那點錢,這樣矛盾的感覺讓夏渺渺忍不住想罵娘,一腳把行禮袋往床底踢了三個瓷磚的距離,又愣愣的抱著膝蓋發呆。

    何安不是夏渺渺,他雖然一開始就在外面住,但宿舍里依舊保持著原來的樣子。

    何安本意是去酒店,一摸口袋什么都沒帶,便回了寢室。

    半夜十一點多,男寢依舊燈火通明,錢鈞正點著煙,使勁砸著鍵盤:“孫子!快上!加血!加血呀!”

    王峰龍拿著一本顏色不少的雜志,隨意翻看著。

    李興華吃口泡面,眼睛沒有離開正打的激烈的城戰:“靠!又被撬了——我去——吸溜——”好吃!“老大!老大,幫我剝個鹵蛋。”

    王峰龍躺在床上翻過一頁:“自己剝!也不看看我在哪。”

    “好大哥,快點!兄弟感謝你八輩祖宗,要死了——要死了——靠——”李興華摘下耳機扔在鍵盤上,不用王峰龍幫忙了,他現在可以自己剝。

    李興華卷著半截睡衣,一只腳踩在凳子上,嘴里罵罵咧咧,像尋仇一樣剝了一個鹵蛋,剛放在嘴邊。

    門咔嚓一聲打開。

    李興華看到來人,整顆鹵蛋險些交代進嗓子眼里!腳急忙從凳子上拿開,沾了醬油的手在褲縫里摩擦,立正站好:“何……何先生……”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