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豪門頂級盛婚 > 章節目錄 095

章節目錄 095

    ( )何安拿上外套,晝夜溫差不小,怕她著涼:“謝謝。”

    “客氣。”夏渺渺任何安擺弄著,通體就兩個字。

    累啊!

    為什么她一開始會覺得工作是件值得高興的事,這比她平時工作累多了,而且不能說換就換,看人臉色是家常便飯,周遭都是森森的惡意。

    夏渺渺攬著何安的脖子平衡自己。

    最恐怖的是,以后她就要踏入這樣的生活中,周而復始,不斷循環,老天啊!這日子怎么過啊!未來三十年她就要這樣重復重復再重復嗎!

    夏渺渺像個幽靈,還沒有踏出社會,已經感受到來自社會的‘力量’。

    “嗯……”

    ……

    夏渺渺今天加班回來的不算太晚,才晚上十點半,涼風初始,街上到處是乘涼的人。

    “感謝老天救贖。”夏渺渺躺回家的時候,依舊想要散架,什么也不想做,拍著床吼叫:“安安,安安,你累不累啊……”

    “……”

    “吹著小空調,抱著小女朋友,你怎么會累。”

    “你確定?”

    夏渺渺嘿嘿一笑,撒嬌的拉拉何安的衣角:“親愛的,幫我煮個面吧,我餓了,煮好了叫我,謝謝。”說完,夏渺渺把嘴臉對準散發著小風的空調,癱著要死。

    咦?怎么還不走。

    夏渺渺剛要開口,何安起身離開。

    煮面并不難,應該是真的不難。

    何安自認他看也看會了,這不可能難得到他,何安帶著幾分慣有的自信去了廚房,高大、嚴肅的身形站在狹窄的廚房里,很有范的系上夏渺渺的圍裙,冷靜肅穆的添了水,放上鍋,打開火、蓋上蓋……

    然后,又打開,把面條放進去……

    接下來?

    接下來還需要做什么嗎?

    何安猛然想起,等水開了,再加點鹽、醬油就好,如果家里有西紅柿還可以切一個西紅柿。

    何安轉身,非常冷靜的翻了翻了櫥柜,果真被他發現了三個西紅柿,切了切,雖然切的不好看,但煮到水里也看不出好壞。

    放進去。

    不一會,何安端著一碗熱騰騰的面條,放到房間里的桌子上,平靜的目光透著幾分不易察覺的自我認可:“吃吧。”看吧,他不做,不代表他不會,這么簡單的沒有挑戰性的事,根本不用他出手。

    這是他第一次給渺渺下廚,感覺……不錯。

    “好香啊。”夏渺渺瞇著眼從床上爬起來,看著紅白相間飄著油,聞著香噴噴的面條,感激的親親自家男朋友:“你真好,我太幸福了……”

    先吃一口嘗嘗,夏渺渺趕緊拿起筷子,咬了一口,然后不動了。

    何安緊張看著她,但面上一片平靜。

    夏渺渺臉色僵硬的呸出來,然后對著何安期許的目光嘿嘿一笑、再嘿嘿一笑。

    “不好吃。”說著拿過筷子想嘗。

    夏渺渺趕緊讓他停手,端著碗出去:“沒有,挺好的,就是好像沒熟,我去再煮一下就好。”說完,人已經離開,重新把面倒進鍋里,開火。

    何安神色異樣的跟出來,站在廚房門口沉默的不說話。

    夏渺渺寬慰道:“沒事,第一次煮,能弄的這么好看已經不錯了,來,我告訴你怎么算熟了。”

    “要像這樣……再這樣……”何止沒有熟,味道簡直不敢恭維:“你看哦,不是水開了就好,面條要在里面小火滾三分鐘,才能算熟。”

    何安看著她加了冷水止沸。

    夏渺渺打個哈欠,捶捶肩:“做飯很簡單的,弄熟就能吃,第一次會失手很正常,我第一次煮飯還不知道米飯怎么煮呢,好了,笑一個。”夏渺渺拍拍他胳膊。

    何安鄭重的看著她:“我下次會盡量做好。”

    有心就行。

    ……

    “你真不回去啊!”夏渺渺穿著睡衣,腳才在椅子上,用著何安的電腦,寫完一份報告,歪著頭看玩手機的何安。

    她今天周休,雖然說是每周休息一次,但基本形同虛設,現在工作半個多月了,難得遇到沒事的周末讓她在家辦公。

    何安聲音沒什么起伏:“家里沒事。”

    “你不想爸爸媽媽嗎?”、

    何安低著頭,回答的心不在焉:“還行。”

    夏渺渺撓撓頭,本來就沒梳洗的頭發更歪了,也不知道該說什么,見電腦右下角又彈出類似太陽文的東西,果斷點擊拒絕,現在的某些文件傳播越來越猖獗,還敢發第二次:“你以后少上不正經的網站。”

    何安莫名其妙的抬起頭。

    片刻手機里接到一條信息:何先生您要的文件我們發了兩次,都顯示拒絕,不知您是不是有什么不滿意?

    何安看眼夏渺渺,神色淡淡的低下頭回復:半個小時后再發。

    夏渺渺仰著頭看著天花板,想,這這個詞用在這里對不對,正想著,手邊的手機響了,果斷拿起來“喂——”

    孔彤彤無精打采的聲音從手機另一端傳來:“寶貝,出來逛街啊。”

    夏渺渺看看外面的太陽,再看看自家有空調的小房間:“拜托,今天三十九度,你想我出去烤成火貓。”

    何安看著她,神色慢慢偏冷,今天她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說好了在家待著的。

    “哪有那么嚴重,請你吃冰奶昔啦,拜托,我們要寫一篇關于秋季流行的報到,我現在要去市場調研呀,你不陪我我會死的。”

    “在夏裝的季節找秋季的元素?再說秋天了你都不做了好不好。”

    “我有什么辦法,上面的命令,只要我還吃人家一天飯,就不能反駁人家的決定,反正我們這種小人物寫了也只是湊數不會發的,出來啦,渺渺,我的好渺——”

    “行了,別喊了,十五分鐘后到。”

    何安盯著她,盯著她,陰森森的盯著她。

    “乖,回來給你買好吃的。”

    結果,夏渺渺剛到商場還沒有陪彤彤逛兩分鐘,工作室來電話,緊急跟一起高溫過勞致死案,盯著烈日扛著攝像機去高溫四十五度的場地采訪。

    在火辣辣的太陽跑了三小時還不算,工作室又要求他們這一組到過世的員工老家,挖掘他的生活,揭開他的悲苦。

    夏渺渺走的非常匆忙,甚至沒工夫享受何安舍不得她走的冷臉,人已經在路上了。

    過世員工的老家比想象中更遠,交通十分不便,大山小路,很多地方根本不通車,都要靠步行,一走就是六七個小時。

    前三天,夏渺渺的消息屈指可數,有信號的時候盡量給何安報平安,沒有信號她也沒有辦法,這里就是能達到沒有信號的貧困度,她能怎么樣。

    何安慢慢有些焦躁,看不到夏渺渺,讓他吹著空調也無法降溫,三天只有一條短信更讓他無法忍受,直接打給秘書,讓給那該死的工作室施壓!

    施秘書找呀找呀,一層層撥開才知道那小小的工作室是哪根蔥,然后才一級一級的安排下去,勉強找了個算是可風工作室上司的人去可風工作室坐著釋放壓力:讓跟去的工作組馬上回來,立即回來!

    第四天,夏渺渺的手機依舊沒有信號。

    何安果斷派了一個小隊跟過去。

    對于吃苦什么的,夏渺渺不介意,大太陽下曬著當補鈣,就是給她跟的小組長打洗腳水,白天在烈日下抗攝像機,傍晚打蚊子,也不會出聲抱怨,這都是正常新人被奴役的待遇,沒處說話的。

    另一天,何安看著派去的人發回的山地地貌相片,臉色十分難看。

    八天?對夏渺渺來說是一次跟去的體驗。

    對別人來說就是一傻乎乎的免費勞動力,這種事只有菜鳥看來才是體驗,有門路的從來不用做這種吃力不討好沒有成果的事。

    八天?

    何安皺著眉,臉色一天比一天難看,手機那邊的人不管是誰只要沒有影像就罵:“沒有信號不是理由,我讓你們跟著!跟著!你們就是那么跟的!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接那個波段,每天至少發三個小時她的動態,是動態!”

    “為什么是斷開的!”

    “為什么沒有一個正臉。”

    “你們確定紀錄的對象沒錯。”曬的變了色,黑乎乎的人不是男的。

    幾天下來,何安語氣越發平靜,臉色越加難看,以前不是沒有這么長時間沒見過她,只是如今她不在身邊心情起伏有些不受控制,他必須要確定睡前看到她,醒了后她還在,不必做什么,甚至不必說話。

    存在。

    她一定要存在他的視野范圍之內,在他能掌控的范圍。

    在夏渺渺快受不了的時候,終于接到了緊急回程的通知,高興的夏渺渺想脫了衣服跳進清澈的小溪里游一圈,不過她不會游泳。

    抵達曲市的具體時間,他比夏渺渺知道的更早。

    夏渺渺跟著工作組一回工作室遠遠的看到他時,激動的不得了,任誰這么長時間沒有看到熟悉的人,猛然見到也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安安!安安!

    夏渺渺奮力的揮著手。

    何安站在對面不冷不熱的看著她,除了牙齒,其她位置幾乎認不出來。

    夏渺渺全然無所覺,恨不得撲過去。

    “夏渺!快點,就等你了!”

    “夏渺!機子!扛上機子!”

    周圍都是等著拿資料的人,平日傳回來的已經用完,這個新聞的熱度猶如這個夏天詭異的天氣,竟還沒有降下去,他們工作室打算做一起連貫的追究,他們帶回的母帶,更顯珍貴。

    “哦,來了!”夏渺渺沒有擁抱男朋友的時間,沖遠處的何安沒心沒肺的笑笑,就被要求扛著攝像機趕緊回去讓后期拷貝制作。

    何安站在那里沒動,看著她的身影慢慢消失,心才緩緩落定,沉穩的戴上墨鏡,轉身打給施秘書:“讓可風工作室所有上層主管到華偉機場清理跑道二十天!”想了想又補充句:“每天作業必須超過十八小時。”

    施秘書看看外面的太陽:何先生這樣的季節,那是違規的……

    ……

    夏渺渺黑了,吃不好睡不好的幾天后,回到仿佛天堂般的家,洗了澡,吹著空調,舒服的抱著自家男友躺在床上,讓她死了都行:“好想你呀……”

    何安平靜的抱著她,把玩著她的手臂。

    夏渺渺往他懷里蹭著,覺得怎么喜歡也不夠:“安安……”

    何安安撫的揉揉她的發絲,也順便安撫自己此刻不寧靜的心跳。

    “突然覺得這樣的生活好美,就這樣賴在你身邊也好幸福,我門一直這樣下去好不好?”

    “好。”

    夏渺渺握住何安的手,一點點的十指相扣:“我愛你,永永遠遠看著你也看不膩。”

    “你向來會說來騙人。”

    “哪有?”

    這八天你去哪了?

    夏渺渺抬起頭,親親他的臉頰。

    何安緊緊的抱著她:“我也愛你。”

    ……

    什么叫實習,它讓你滿懷期待開始,然后原來如此的落寞結束,甚至有些擊碎往日所有想法的破壞力,讓你不得不重新調整理想和現實間的距離。

    學習成績優秀如夏渺渺也感受到了來自現實沉重的打擊,這并不是你做的多、做的好、任勞任怨就能多得的時候,甚至你學不了別人手里掌握的技術。

    夏渺渺的勤奮,任勞任怨不過是從街邊話一百塊就能秘來的體力勞動者,扛著攝像機跑,拿著過氣的資料修,復印復印東西,幫所有人跑腿。

    然后呢?

    然后就沒有了,怎么寫一篇精彩的新聞稿,怎么措辭能被讀者接受,一篇稿件從初步規劃到成型需要經歷什么,沒有人會告訴你,全憑看,憑資歷熬,根本不存在一上來就能嶄露頭角的機會。

    這還是上面沒有人把你當回事,不打壓的情況,如果哪點行為得罪了上級,怎么被雪藏的都不知道。

    這就是夏渺渺全部實習的結果,累——攝像機好重——她以后的路還有很長,夾起尾巴做人就對了。

    還有,還有,這是一個看臉,看外表的時代,一定不能不注意著裝,往日在校園里任性的穿著,出了社會會形成一種阻礙——叫做外表沒有信服力。

    這么一想,夏渺渺覺得暑期兩個月拿的四千塊也挺直,至少不是找個理由給三千不是嗎?

    ……

    八月底,夏日的燥熱剛剛退去一米米,夏渺渺的暑期打工‘圓滿’結束。

    “何安啊!何安,我竟然還活著,快點給我鼓掌。”

    ------題外話------

    親愛的,中秋節快樂!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