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豪門頂級盛婚 > 章節目錄 149 舉報

章節目錄 149 舉報

    ( )她不針對高層消費,也不主張奢華,只是平淡的城市小調,一步步積累著成長。

    宏大這方面的時尚總編是位男士,雖然都說男士更懂女人。

    夏渺渺不以為然,他們只是更懂如何讓女人穿成他們心目中的樣子,更喜歡拉高女生的曲線和魅力。

    夏渺渺是女性,除了獲得美的效果,她還喜歡美的視覺享受,有時候這件衣服不見得適合你,但不影響你欣賞它,然后改動它,說白了,有時候她的篇幅就是在修正設計師的手藝,把不適合矮個女性的服飾,怎么修的更適合。

    這樣的時候并不多,夏渺渺幾個月也不見得碰到一次這樣的案例,畢竟遇到一款心儀的設計十分不易。

    非常幸運的夏渺渺調職后第三周的雜志刊登的是——古堡中的東方美,便以改動為題材,這套衣服本身是一款適合西方人的高挑設計,不符合大多數亞洲人的風格,但她高腰的版型、口袋的設計,帽子的古堡美,讓人愛不釋手。

    夏渺渺便為它做了這期雜志,特意走訪了多家服裝公司,問過了很多設計師,把袖口改成直錐,建議喜歡穿著這款衣服的朋友買回去后,讓裁縫再磨平左肩的傾斜面,這樣更顯出東方女性的纖細美。

    這是夏渺渺的建議,她也只是建議,她又不賣衣服,結果真有小廠家做了幾套在網上兜售,這也沒什么,因為面料針對的群體不一樣,而且高仿這種事,誰說誰有理。

    大廠家有大廠家的驕傲,有他們賴以生存的一套管理體系,跟小作坊出來的東西根本不屑碰撞。

    所以,雜志印刷一個星期后,沒有什么異常,這一期過了,另一個題材連載一段時間后也沒有什么異常,在距離那期古堡中的東方美發出一個月后,夏渺渺收到了投訴,說她主張高仿,為高仿打廣告,是一位不合格的時尚編輯!連說魅力雜志整體品格低下,不懂時尚。

    夏渺渺被副理叫過去的時候,覺得這封信莫名其妙:“這套設計是我提出來的,他要告不是該告那些偷竊之人,或者盜版制造商,什么叫我宣揚高仿,我為高仿打廣告,我只是提出個人意見好不好,再說了,他也不看是誰先提出來的好不好!”

    “我知道,這件事你沒有錯,但現在是特殊時期,明顯有人看不慣你的成績,想打壓你,如果他們抓住這一點不放,咱們有理也說不清,而且你主張的改良款,確實有廠家在賣,他們根本不會深究是你們誰先提出的,只會覺得你給別家做了廣告,這對我們雜志沒有好處。”

    “這樣,你先休息一段時間,避避風頭,等這件事過去了,你繼續開你版。”

    夏渺渺覺得好笑:“誰在投訴?宏大那邊的人?是不是如果我不回避,他們就決定通過他們的這種渠道把這件事鬧大,直到我們關閉我的版面!我想這已經不是他們第一次針對我們讀者反響好的版面搞事情了吧!”

    副理嘆口氣,人看起來十分和藹可親:“你也別生氣,從你調過來,你的表現我們看在眼里,但這件事,你還是回避一下,又不是真的關你的版面,只是讓你停兩期,等風頭過了我們換個名字再來。”

    “這個版面我做了兩年多,好不容易有現在的成就,為什么要換!如果下次,再有這樣的投訴我們是不是還要換!我承認他們宏大這些年做的很好!但還沒有好到讓我們這樣謹小慎微吧。”

    “你是副理,我是副理?整個魅力是我們整個團隊打造的心血,打造的是品格路線,現在被人說品質底下,你知道這影響多惡劣嗎!”

    “我知道,但別人說魅力低下就是低下,總部魅力為什么這些年越做越低下,而嘉市分公司的分版卻沒有這種情況!我記得我剛到的時候,上面就說過,我們不懼任何挑戰,不懼任何謠言,可我來的這兩個月里,我們雜志關了多少熱版!這就是我們的迎難而上!甚至賣不過分版的銷量!”

    “夏渺渺你什么意思!”

    夏渺渺看著他毫無退縮,她不是剛出社會的夏渺渺,現在的她對自己的作品應有的權利有能力據理力爭,且不會妥協:“我沒有什么意思,實事求是的問一句而已。”

    “夏渺渺你要知道,我們不能為了你一個人,承擔可能出現的風險!”

    “可你極有可能讓這本雜志以后再沒有競爭力!”

    “總之這是上面的意思!上面的意思你懂嗎!”

    夏渺渺諷刺的一笑:“你確定不是你自己的意思!”

    “夏渺——”

    夏渺渺轉身,該說的已經說完了,這件事她不會向對方妥協!

    ……

    高湛云接夏渺渺過去他那里吃飯,見飯菜擺上桌了,女朋友還在抱著電腦生悶氣,不禁解了圍裙坐過去,攬住渺渺的肩:“怎么了,還生氣呢,投訴信不是都準備好了扔上去出出氣。”

    夏渺渺盤坐在沙發上,臉色非常臭:“你以為我不想!我這不是正在考慮這件事的得失!這件事上面肯定有人說話了,萬一給錯了人,我就直接歇菜滾蛋了。”

    高湛云認同的點點頭:“我記得我有位學姐在敏行工作,要不要幫你問問。”

    夏渺渺瞇著眼看向他:“學姐?”

    “大六屆的學姐,以前校活動的時候認識的,后來她兒子幾次住院找過我,你要不要再這種表情。”高湛云忍不住捏捏她的臉。

    夏渺渺嗔他一眼:“大六屆怎么了!六屆就不能談戀愛了。”

    “她老公不同意。”

    夏渺渺笑笑:“你也不能同意。”

    高湛云抱抱她,看著電腦:“跟誰說話呢?”

    “范姐,我問問她對總部這邊的人事熟悉嗎,看看她有什么建議,雖然我不覺得這件事對方能抓住什么把柄,而且也沒有什么可傳播性,不會造成什么影響,但畢竟是我一個人的想法,我想聽聽范姐的意見。”

    高湛云點點頭,起身:“你先問著,我去準備飯。”

    夏渺渺捧場的給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謝謝高哥。”

    “少給我來這套。”

    ……

    “怎么樣,我說行吧,敏行現在就是驚弓之鳥,一年前我們那次出手就讓他們元氣大傷了,現在誰還敢在風口浪尖跟我們對上,不趁這個機會做掉幾個競爭對手,對我們損失很大的。”本市豪華的酒店套房內,一位妖嬈不失性感的女子慵懶的趴在一名男子胸口,鮮紅的指甲有一下沒一下的撫過男子的胸口。

    “就是太沒挑戰性,我準備的后續還沒有動作,他們自己內部就不行了,唉,敏行這些年是越來越不行了。”

    男子吐口煙圈,左手攬著女人的肩膀:“你是敏行的老人,就沒有一點感情。”

    女人的嘴角有些不屑:“我對敏行有感?他們當初怎么對我的!”

    “行了,你也別太過分,做的太出格在業界也不好看。”

    “我你還不放心嗎。”女子的頭靠在男子胸口:“再說我做什么了,我不過是質疑了一下是他們自己亂了分寸,我可什么都沒說。”

    男子推開女子的頭,掀開被子下床,光luo著身體向洗手間走去:“是,你什么都沒說,如果你能把你動歪心思的精力用在你的作品上,肯定能成為業界首屈一指的金牌編輯。”

    女子立即不依不饒的嘟了嘴:“你怎么個意思呀,人家還不夠努力伺候你啊。”女子看著男人進了衛生間,臉色立即陰沉下來,哼!不就是一個剛上來的主編,還帶著一個來歷不明的孩子,竟然肖想高湛云,簡直不知所謂!

    女子拿起床頭的煙,冷笑著給自己點了一支:走著瞧!

    ……

    “看出來沒,夏家的大女兒這些年沒回來,是躲外面生孩子去了!”三姑六婆聚在一起,幾句閑話出去的輕而易舉。

    “我也見了好幾次了,夏老頭開始還不承認,現在怎么著,不是他外孫女他能帶那么長時間。”

    “也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誰,這幾個月夏老癱都沒出門,我看也是沒臉。”

    老陶家的聞言趕緊點頭,當初這些人是怎么說她女兒的,好在她女兒只是懷了沒有生,現在也嫁了出去,現在終于輪到她揚眉吐氣說別人了:“我見過那小姑娘好幾次,估計是夏家老大不愿意養扔給了兩位老人。”

    “誰愿意養,現在的年輕人,一說都是跑事業,我看也沒見他們事業怎么好,到是出一堆問題!”

    “可不是,夏家老大以前多乖的孩子,懂事、聽話,誰見了不夸兩句,想不到她能出這種事,我一直覺得……”那人壓低聲音:“夏家老么像是出那種事的人……”

    所有聽客聞言集體默認的點頭:“想不到會是夏老大……”

    “你說男方為什么不要她了?”

    “強勢唄,學習又好,人又霸道,你看她平時在家的樣子,說話噎死人的勁兒,哪個男人受得了她。”

    “不應該吧……”

    “別說了,夏老頭接他外孫女回來了。”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