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權臣閑妻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云麾軍統領(二更)

第三百三十六章 云麾軍統領(二更)

    看著柳浮云走了出去,謝安瀾輕嘆了口氣側首看陸離,“百里修那里,你有計劃了么?”

    陸離沉吟了片刻道:“要先看看西戎皇能給出什么東西來。西戎皇當了這么多年皇帝,總會留下幾張暗牌的。這次不能讓百里修再跑了。”謝安瀾點了點頭,道:“確實,這位百里國師,還真是很能折騰。”不知不覺間控制了西戎的兵權和朝中大臣。甚至連暗狼軍都能夠染指,這是多么可怕的能力?相當于宇文策被人給端了蒼龍營,睿王府被人搶了親衛營。

    陸離倒是覺得還好,“西戎皇不是宇文策,也不是舅舅。”如果百里修遇到的是宇文策和睿王,未必有這個機會。

    西戎皇如今大約是恨極了百里修,柳浮云沒有花費多少工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其實西戎皇未必不知道陸離的承諾很可能是謊言,只是他并沒有什么可以選擇的余地。如今他的身體惡化的厲害,別說他們現在在西北軍大營里,就算陸離把他給放了,他也未必有命活著回西戎皇城。所以他只能原諒蘭陽郡主,因為蘭陽郡主手里有能讓他暫時吊著命的東西。所以他也只能跟陸離合作,至少他們的敵人是一致的。

    “所以,這些就是西戎皇認為絕對可以信任心腹名單。”柳浮云將一張紙箋遞給陸離道:“不過看眼下的情況,西戎皇的識人之明只怕要打個折扣。而且百里修必然會第一時間清除忠于西戎皇的人。最后我篩選了一下,這里面最多有三成的人能夠有用。眼下我們能夠接觸的只有一個。西戎云麾軍統領——溫嶼。”

    聞言,謝安瀾微微蹙眉道:“浮云公子,當初在肅州我們跟溫嶼交過手。這人似乎與百里修的關系十分不錯。”

    柳浮云道:“溫嶼這人,用兵之能雖然稍遜色于睿王和宇文策,但是在西戎也是首屈一指的名將。溫家也是世代將門,西戎歷代帝王都對其十分優渥。背叛西戎皇室大概約等于背棄溫氏一族歷代以來的信念。而且…在西戎的時候我也查過這個人,他跟百里修私底下應該沒有什么交往。不過…西戎皇連暗狼軍都被人蠶食了,也未必就不會發生意外,所以我們不妨小心一些,先看看再說。”

    陸離點了點頭,繼續掃過名單上被柳浮云畫了圈的幾個人,計劃慢慢在腦海中開始形成。

    此時的西戎邊境的城池中,百里修正坐在主位上神色淡漠地看著底下的眾人。在座的大多是縱橫沙場多年的將領,但是被百里修這樣的眼神盯著看久了也還是忍不住頭皮發麻。

    “這么說,溫嶼還是不肯聽命?”終于,百里修的聲音冷冷地響起。

    坐在百里修下手的一個中年將領起身道:“國師,溫嶼說除非有陛下的圣旨,不管是…陛下的還是新皇的,否則他不會聽從任何人的命令。陛下當初下令他住手邊關,他就不會讓胤安人逾越一步,除非…他死。”

    “那就讓他去死!”百里修冷聲道。

    中年將領嚇了一跳,有些為難地道:“國師,云麾軍是我西戎的精銳之師。溫嶼本身也非庸才,想要他…只怕是不太容易啊。”一軍主帥,本就在千軍萬馬的保護之中,若是那么容易遇刺,誰還在戰場上費心思啊。

    百里修垂眸,淡淡道:“派回京城的人,什么時候能回來?”

    站在百里修身邊的黑衣男子沉聲道:“回公子,最快也要五六天后。”

    “五六天?”百里修思索了良久,沉聲道:“既然如此,你們給我盯著云麾軍,讓溫嶼在他的防區安安分分地待著,他若是敢帶兵越過該他駐守的地方,就別怪我不客氣。”所幸之前他就覺得溫嶼不會那么聽話,早在去年就設法讓西戎皇將他調到了遠離東陵邊境的地方。若不是西戎皇太過信任溫家,他早就設法削了溫嶼的兵權。

    “是,國師。”

    “退下吧,盯緊了上陽關的西北軍。”

    “末將遵命。”眾將領起身告辭,百里修也漸漸的平靜了下來,只是神色依然陰沉。

    站在他身邊的侍衛低聲道:“公子,夏侯磬和夏侯齊謀害西戎皇的消息我們已經放出去了,京城有四皇子控制局面,想必不會有問題。”就算陸離放了西戎皇,等到他們逃回京城,京城的局勢也該定下來了。更何況,能不能活著回去還不一定呢。

    百里修沉聲道:“眼下是我們先發制人,陸離那邊…也在故意拖延。倒不是不必擔心軍心民心,但是…陸離跟咱們可不是一路人,不得不防。”

    黑衣侍衛皺眉道:“陸離為何要幫著咱們?”

    百里修冷笑了一聲,道:“幫咱們?他只是希望西戎越亂越好罷了。若是咱們剛放出消息,西戎皇就跑出來了,這謠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已經投靠我們的人固然不能反復,但軍中朝中的人我們也不能盡數掌握。如果再過一段時間,陸離再放出西戎皇…那時候自然就熱鬧了。”

    黑衣侍衛道:“咱們要盡快殺了西戎皇?”

    百里修微微點頭,“想要殺了那老不死…只怕還要從宇文策入手。陸離現在一定會全力保護西戎皇的。”若是西戎皇死在了西北軍中,那這顆棋子陸離不僅得不到任何好處,反倒是要惹一身的麻煩。

    百里修站起身來往外走去,“去胤安軍中找宇文策聊聊吧。”

    胤安邊境以西的一處大營中,溫嶼正有些煩躁地在自己的大帳中來回踱步。下午剛剛送走了百里修派來的使者,眼下的情形讓溫嶼有些不安。想起那使者說的話,溫嶼在心中冷笑一聲。

    陛下和六殿下被九殿下害了,九殿下投靠了東陵?要調動兵馬出兵東陵為陛下報仇?百里修以為他是個武夫就是個傻子么?陛下身邊有暗狼軍保護,九殿下就算有些實力,也不可能有機會謀害陛下和六殿下。就算真的是這樣…身為國師,陛下遇害了不立刻回京扶持新皇登基,卻留在邊關調集兵馬準備為陛下報仇?他以為他是誰?而且,還是聯合胤安的宇文策?

    陛下剛遇害,百里修就能與宇文策在邊關會師。那他又是什么時候與宇文策聯合的?還是說他一開始就知道陛下會遇害?從昨天晚上起,更是連續派了三次人來要求他立刻拔營率兵前往上陽關。多年來戰場上磨礪出來的直覺告訴溫嶼,一旦他真的帶兵去了,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但是,現在該怎么辦呢?如果陛下真的遇害了…如果登基的新皇是百里修扶持的人。那么溫家……

    帳篷外傳來一聲輕響,溫嶼警惕地按住了自己身邊的劍目光凌厲的射向賬外。

    難道是百里修不甘被他拒絕,派人來刺殺他?

    “溫將軍,打擾了。”門外,傳來一個低低的聲音。

    溫嶼沉默了一下,“何方朋友,既然來了不如進來一敘?”

    大帳被人掀開,三個人走了進來。

    為首的男子雖然穿著黑衣,但是拉下臉上的黑巾之后的面容卻讓溫嶼一怔。

    “九殿下?”

    夏侯磬無奈地一笑,“溫將軍,打擾了。”

    溫嶼目光凌厲地盯著夏侯磬,仿佛下一刻就要發難。夏侯磬連忙道:“溫將軍,父皇還活著!”

    溫嶼一愣,緊繃的身體雖然沒有放松的意思,不過目光總算緩和了兩份。夏侯磬取出一張紙箋遞過去,“父皇的親筆信。”

    溫嶼猶豫地掃了一眼三人,站在夏侯磬身后的兩人立刻后退了兩步,退到了大帳門口并且背過了身去。這是一個很有誠意的動作,以溫嶼的武功這個時候若猝然發難的話,未必不能重傷其中一人。

    溫嶼接過信函一目十行的掃過,最后目光定定地落在了信尾那一個暗紅色的印記上。抬頭看向夏侯磬沉聲道:“陛下怎么樣了?”

    夏侯磬扭頭看向門口的兩人,溫嶼地目光也掃了過去,“這兩位是?”這兩個人顯然比夏侯磬要厲害一些。那兩人轉過身來,其中一人對溫嶼笑道:“溫將軍,久仰大名。”

    溫嶼一愣,“你是……睿王世子妃?!”

    溫嶼其實并沒有見過謝安瀾,但是這個時候能夠跟夏侯磬一起出現在這里的女人,除了謝安瀾溫嶼也想出來別人了。

    謝安瀾嫣然一笑,“正是。”

    溫嶼目光落到另一個人身上,微微瞇眼,這人他竟然完全看不出來深淺。對方顯然也沒有自我介紹的意思,只是沉默的守在門口連看都沒有多看他一眼。

    溫嶼定了定神,沉聲道:“陛下現在怎么樣了?”

    夏侯磬道:“父皇…受了重傷,而且身體也不太好。只能暫時留在西北軍中養病。”溫嶼自然知道不會只是這么簡單,但是當著謝安瀾的面也不方便討論這個。只得問道:“既然如此,兩位深夜到此,所為何事?陛下信中要我配合九殿下和睿王世子行動,所以兩位有什么需要,可以盡管提。”

    謝安瀾道:“確實有事情需要溫將軍幫忙。”

    “世子妃盡管開口便是。”溫嶼道。

    從袖中抽出一封信函遞了過去,溫嶼接過來拆開,飛快地將信看完便放在了旁邊的火盆中付之一炬。等到做完了這一切,溫嶼方才道:“九殿下,世子妃請放心,這件事我一定辦妥。只是陛下那里……”

    謝安瀾笑道:“溫將軍盡管放心,如今百里修和宇文策聯手,對我東陵也十分不利。我等自然希望西戎皇能盡快奪回權力,想必以后貴我兩國也會長久的和平相處的。”

    溫嶼對謝安瀾后面的話不置可否,不過對她前半句倒也贊同。百里修和宇文策都不是省油的燈,這兩個人要是真的走到了一起對誰都是個麻煩。

    點頭道:“如此,請兩位等我消息便是。”

    “多謝。”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 爱流量是通过什么方法赚钱的 做豆腐 赚钱吗 不一定城市才赚钱 学校超市有多赚钱 摆摊卖水果汁赚钱不 投入10元赚钱信吗 yy宝贝大乱斗怎么赚钱 医院什么最赚钱 qq红包埋雷赚钱软件 什么软件用微信赚钱 演讲赚钱最快的方法搞笑演讲 gta5赚钱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