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撿漏 > 0023 前塵往事,不堪回首! 感謝空總玉佩打賞!仲秋快樂!

0023 前塵往事,不堪回首! 感謝空總玉佩打賞!仲秋快樂!

    周淼的話如流水般流淌,靜靜的,無聲的!

    聽到周淼的話,金鋒深深呼吸,坐在地上點上了煙。

    傲哥同樣坐了下來,背對金鋒,自己又點上煙。

    空氣有些沉重,讓人壓抑得不得了。

    周淼拿著桌上的錢走到傲哥身邊遞過去,輕聲說道:“傲哥,錢你拿著。做海報做廣告,找婭婭。”

    傲哥沒好氣的叫道:“現在都在網上找人,我加了幾百個失蹤人口群,群主都是義務建的,打廣告不花錢”

    頓了頓,傲哥語氣放緩,但話語依舊冰冷。

    “錢給你拿著。你不是說廢品站要辦手續嗎?這些錢拿去添補。”

    一邊的金鋒冷冷說道:“廢品站跟你沒關系,你的錢拿起滾。”

    傲哥手捏著煙指著金鋒,大刺刺冷笑說道:“還是那句話,金老三,你特么沒資格叫老子走。”

    “別忘了當初賣了所有來錦城,用出去的每一分錢都有老子的四分之一。”

    金鋒冷冷說道:“我還你。”

    “還你媽逼。”

    傲哥火氣又上來了,咬著牙,冷厲的說道:“三水說辦個手續要十萬,你特么壓了那么多貨,手里還有一萬不?”

    “還!?”

    “說得你媽逼好聽。鴨子死了嘴巴硬,少逞能。”

    “十萬塊錢,你特么把你自己拆了賣零件都賣不夠,還還老子的錢!?”

    “你給我滾!”

    金鋒站起來怒懟傲哥。

    傲哥完全沒把金鋒放在眼里,冷蔑輕笑,嘶聲叫道:“還要老子說幾次,你特么”

    這時候,院子門口出現了一個女孩。

    慘淡的菊燈下,女孩的影子被拉得有些變形,九分清純的臉上帶著一分天然的魅惑,讓人禁不住的生起憐愛。

    冰肌玉骨,暗香浮動!

    一身校服的女孩出現在院子里,暗淡的孤燈開始放出明亮的光芒。

    “傲哥,你來啦。好久沒見著你了。”

    柔柔的話語似最清冽的山泉,涓涓的流淌在每個人心間,那聲音似有一種魔力一般,院子里劍拔弩張的氣氛悄然間消散無形。

    傲哥瞥了女孩一眼,眼睛里迸出一抹厭惡和怨恨,卻在兩秒后黯然退卻。

    冰冷冷的應了一聲,傲哥手指指著金鋒鼻子點了好幾下:“廢品站你要是能開得下去,老子鉆你褲襠。”

    金鋒一把狠拍下去,冷冷說道:“那你就給我看好。”

    傲哥也不搭話,一腳將板凳踢到旁邊,抄起短袖搭在肩上,大步走人。

    女孩側身讓路,低著頭,咬著唇,輕聲說道:“傲哥有空多回家看看。”

    傲哥鼻子里輕輕的嗯了下,算是回了話,出了院子門跳上一輛二手的五菱宏光面包車原地調頭,烏拉拉的開走。

    金鋒蹲在地上,木然的抽著煙。

    女孩小碎步的上來,看看院子里的滿地狼藉,乖巧的撿起掃把打掃起來。

    “李旖雪,這里不需要你。”

    “你走。”

    周淼一把奪過女孩的掃把,一張黑黑酷酷的臉冷得刺骨。

    女孩李旖雪被搶了掃把,卻是絲毫不介意,輕輕蹲下身子,伸出雪一樣白的素手,一塊一塊的撿起地上的碎玻璃。

    周淼唰的下掃把過來,一下將玻璃渣掃開,冷冷的說道:“這里不歡迎你。走。”

    李旖雪呆了呆,輕輕咬著唇,白得炫目的素手伸進包里,取出幾個創可貼,蹲在地上一步一步到了金鋒跟前。

    “鋒哥,你流血了,我給你貼膠帶。”

    聲音輕柔曼曼,仿佛那三月最炫暖的春風,一句句打在金鋒心口,宛如溫柔的柳條輕輕的拍著自己的臉龐。

    金鋒一張臉冷得可怕,看看李旖雪,伸手拿過創可貼來撕開貼在自己的傷口上。

    輕聲說道:“有事不?”

    李旖雪腦袋低低的垂在兩腿間,烏黑油亮的馬尾輕輕的晃動,說不出的柔弱。

    “沒事。”

    “沒事你就回去。”

    “看好拐子爺。”

    李旖雪低低的嗯了一聲,兩只最美的小手輕輕的用紙巾擦拭金鋒還在冒血的傷口。

    一把黑黑硬硬的掃把無情的硬戳過來,油漬污泥重重掃在李旖雪的手上。

    周淼冷冷的叫道:“鋒哥叫你走。耳朵聾了是吧?”

    李旖雪不敢說話,低低應了一句,默默起來,從包里掏出一個塑料袋。

    塑料袋里大大小小各種面值的鈔票,舊的新的,卻是一張一張整整齊齊。

    李旖雪低著頭輕輕的說道:“鋒哥,爺爺叫我把這些錢給你。拿去辦廢品站的手續。”

    這話出來,金鋒臉更冷了。

    周淼一把把塑料袋塞回李旖雪懷里,冷厲叫道:“你的錢,我們嫌臟。”

    李旖雪低著頭,咬著最美弧線的唇,清純至極的臉上看不到一絲埋怨和憤怒。

    輕抬臻首,斜著望向周淼,瑞鳳雙眸水霧茫茫,清純楚楚中帶著絲絲憤怒,卻在下一秒黯然無光。

    “三水,我沒做公主了。這些天我拉爺爺去要飯,誰給了錢,我就給誰磕頭。”

    “這錢,干凈。”

    周淼面一滯,嘴里卻冷冷說道:“我們自己有錢,大不了廢品站不開,我跟鋒哥回老家。”

    李旖雪纖弱的嬌軀輕輕一顫,轉向金鋒,水汪汪的眼眸里閃過一抹慌亂。

    最溫柔的聲音里夾著一絲急切。

    “鋒哥,廢品站你接著開啊,錢不夠,我想辦法。”

    “爺爺、白叔、刁太婆、三娃子他們都希望你開下去。”

    金鋒揮揮手:“你的錢不容易,拿走。”

    李旖雪身子僵硬,頭垂得更低。

    “廢品站,我要開。錢的事,我自己能行。”

    李旖雪驀然抬起頭來望向金鋒,瑞鳳雙眸內一抹異彩閃爍。

    微微一笑,滿院生輝,傾國傾城。

    雪白的貝齒咬著下唇,嗯嗯點頭,嬌柔的聲音宛如天籟。

    “好。”

    雙手輕輕的捧著塑料袋,李旖雪輕曼曼的離去,慘淡的菊燈變得柔亮,似月光灑在她的肩頭,光是背影就令人無限遐想。

    桌上地上一片狼藉被清理干凈,還沒動一下的好些菜被周淼倒在一個面盆里放進二手冰柜。

    周淼拿出一張表來,輕聲說道:“王大媽給的,叫你填好。她說她以土地廟居委會的名義給你申請了個廢品站指標,手續下來,以后廢品站就合法了。”

    “她說bàn zhèng得要十萬塊錢。”

    “但廢品站的范圍只能限定在土地廟居委。”

    金鋒嗯了聲,拿過申請表來一看,嗬了一聲,輕輕吁了一口氣。

    雖然這個手續只限定在土地廟居委范圍,但總算是合法的。

    申請廢品站的手續需要十萬塊錢,聽起來挺貴,但能辦下來,以后自己的廢品站就是合法公司,不用再擔驚受怕哪一天又給關了。

    王大媽雖然坑過自己很多次,但這一次卻是幫了自己大忙。

    “老五老六的學費生活費我留了一萬五。”

    “壓貨兩萬一千一百六,全賣了估計能有三萬一。”

    “不過要拉到溫北,還得晚上走貨。”

    “我卡里還有六千九,自己存的。”

    “家里所有的就這么多。”

    “三娃子答應借三千,老白答應借三千五”

    “刁太婆中午讓點點送了五百過來,我沒要”

    “剛傲哥給了八千,把所有廢品賣了的話,還差六萬四。”

    “王大媽下午來找你,說是沒錢她可以借你不過得算兩分的利息。”

    金鋒鼻子里哼了一聲,點著煙冷冷說道:“借誰的錢也不借她的。”

    從挎包里拿了一疊錢出來丟給周淼,那是自己買藥剩下的,一萬出頭。

    周淼有些吃驚:“哪來這么多錢?”

    “昨晚清理出來的銅錢,是古董。賣草堂古玩店賺的。”

    “對了,老袁頭今天來過沒?”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 大连棋牌娱乐网 江苏11选5开奖图 吉林十一选五开走势 浙江省6 1走势图 怎么破解微信手机微信捕鱼 富贵乐园斗地主下载 贵阳麻将技巧 安徽十一选五定牛遗漏 球探棒球比分直播 捷报比分app 湖北11选5历史 金牌二尾中特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