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撿漏 > 0029 還你 走了 求收藏 求金鉆。

0029 還你 走了 求收藏 求金鉆。

    葛俊軒趕緊說道:“小姨,他叫金鋒,金鋒臭混蛋嗯嗯”

    葛芷楠恨聲叫道:“金鋒臭混蛋,你一個收破爛的臭破爛,竟然敢敲詐老娘!?”

    葛俊軒虎著臉,冷冷叫道:“敲詐!”

    “你信不信,老娘今天就叫你進去唱鐵窗淚!”

    葛俊軒立馬接口:“鐵窗淚!”

    金鋒卻是不為所動,不動如山,清清冷冷說道:“收還是不收?”

    葛俊軒立刻接話,滿臉正,一本正經的叫道:“收。”

    “別說烏金針,我小姨連你一塊收。”

    “哎呦哎呀小姨輕點”

    “哎呀呀呀”

    葛芷楠擰著葛俊軒的耳朵,狠狠踢了葛俊軒屁股一腳,嬌斥怒罵:“閉嘴。”

    再指著金鋒,低吼出聲:“臭破爛,最后問你一句,你到底想干嘛?”

    金鋒深吸一口氣,平靜的望著葛芷楠。

    深邃如星海般幽邃的雙眸中透露出一股決絕。

    “賣,烏金,套針!”

    葛芷楠看著金鋒的雙眼,禁不住一愣,一顆心猛地一顫。

    被葛芷楠揪住耳朵的葛俊軒半蹲在地上,一只手抓住葛芷楠的手,不停的叫痛告饒。

    “小姨,小姨,這個混蛋不靠譜,你還說他是你的至尊寶,我看就是個牛魔王”

    “什么春風十里不如他,結果是個負心大王八”

    葛芷楠一聽這話,臉一下青紅交加,手里用力,將葛俊軒的耳朵狂擰了一圈。

    葛俊軒頓時瞪大眼,卻不敢叫出聲來,一口咬住自己的手臂,倒在地上痛不欲生的打滾。

    葛芷楠狠狠的將金鋒一推,咬牙切齒的叫道:“你有種。你特么是老娘見過最不要臉的臭男人!”

    “老娘眼睛瞎了!”

    “說。要多少?”

    金鋒閉上眼,一字一句說道:“九十四萬兩千七百七十五。”

    “噗!”

    倒在地上的葛俊軒忘記了耳朵鉆心的痛,噗的一口,吶吶問道:“多少?”

    金鋒平靜的再次報出價錢來。

    這個數字是自己需要解決目前最大的兩個困難所急需的錢。

    葛芷楠同樣錯愕當場。

    葛俊軒覺得這事很有古怪,趕緊起身,不停的揉著通紅的耳朵,好奇的問道。

    “我說金哥,你怎么會要這個數字”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你干嘛不要一百萬,九十四萬,九十五萬,非得要加點零頭?”

    “是圖個吉利嗎?”

    金鋒不卑不亢的說道:“我還差這些錢。”

    說到這里,金鋒眼睛里閃過一抹深深的痛。

    為了廢品站,為了膽昭日月,為了將來張丹出來不受苦,自己沒有選擇。

    拾金昧了就昧了。

    良心沒了就沒了!

    久久沒說話的葛芷楠一直盯著金鋒,突然間冷冷嬌斥。

    “不要碧蓮收破爛的臭混蛋,老娘”

    “不回收!”

    這話出來,金鋒渾身一震。

    葛俊軒張大嘴,整個人都懵了。

    葛芷楠指著金鋒冷笑迭迭:“老娘不要了,烏金針老娘不要了”

    “你盡管拿去賣。”

    “你要不賣你就是狗生的。”

    金鋒沉默幾秒,仰天輕輕吸了一口氣。

    從包里掏出烏金針盒往葛俊軒懷里一扔,漠然說道。

    “還你!”

    情況突變,畫風陡轉。

    這回,葛芷楠跟葛俊軒全都愣住了。

    烏金針盒扔出去的一瞬間,金鋒心頭一塊大石頭落地,渾身輕松了不少。

    目光從葛俊軒臉上掃過,落在葛芷楠的臉上。

    比大海還要深邃的眼睛里,一絲歉意默默流淌,那一刻,讓葛芷楠的心被深深的刺痛。

    “走了。”

    寥寥短短的兩句話,四個字平淡得不能再平淡,卻包含了一股子悲憤的落魄。

    驀然轉身,金鋒輕輕低頭之后昂起不屈的腦袋,往外就走。

    葛芷楠呆呆的看著金鋒堅挺卻又孤獨的背影,禁不住伸出手來,卻是硬生生的停在半空,心里有句話幾乎就要脫口而出。

    這當口,銀杏樹下傳來一聲久久長長的嘆息,一個厚郎蒼老的聲音響起。

    “對不住。老夫盡力了!”

    院子里頓時間悲鳴哭聲和哀痛響徹半空。

    葛芷楠急忙回轉頭來,只見著葛老神醫站在閆開宇小朋友身邊,微微欠身行禮,搖頭嘆息,神情蕭索。

    另一邊站著的中年夫婦是閆開宇的父母,緊緊的互相摟著,淚流滿面。

    來這里的自然的都是閆開宇小盆友的至親,聽到這個消息,個個無不低頭垂淚。

    閆開宇的母親泣不成聲,軟到在地。

    閆開宇的老爹閆久明似乎早已料到了這般結局,這些年滿世界的奔波早已令自己身心疲憊,心力交瘁。

    神州御醫世家,當世醫術第一人鐘老太爺找到了閆開宇的病灶,也宣布了閆開宇的死期。

    神州十大神醫,針王葛關月葛老神醫施展精絕神針,卻是依然治不了閆開宇的壞血癥。

    兩大神醫一起出馬,結果都無法拯救自己的兒子。

    得到了最后的宣判,閆久明腦子嗡嗡作響,往后倒退了幾步,被自己的至親扶著。

    閆家的執掌人閆老爺子勉強起身,手摁著紅木太師椅,強裝鎮定,沖著葛關月微微欠身行禮,輕聲說道。

    “謝謝葛老。”

    命人扶起自己的兒媳,閆老爺子輕輕說道:“各有各的命。這就是小宇的命。”

    “帶我的小孫回家,我親自陪我小孫孫走完最后一程。”

    說完這話,閆老爺子痛苦的揪住自己的心口,一行老淚落下來。

    閆開宇的母親哭成個淚人,一下子撲到在閆開宇的身上,抱著動也不動的閆開宇放聲痛哭。

    這當口,閆開宇微微眨動了眼睫毛,似乎也感受到了親生母親的悲坳。

    輕輕睜開眼,呆滯的看了看自己的母親,眼睛里閃過一抹歡喜,紫青爛黑的嘴唇輕輕蠕動。

    “媽媽,別哭。”

    “小宇不”

    后面的痛字再沒說出來,閆開宇的鼻孔,耳朵,眼睛和嘴里,鮮血猛地下狂涌出來,跟破了的水桶一般,鮮血四下亂飚。

    瞬間成為了一個血人。

    腦袋一歪,噴出一口血塊,再無聲息。

    “小宇!”

    “宇兒!”

    “小孫”

    閆開宇的至親們痛苦的哀嚎,撲到床前哭著大叫。

    “天啊,我到底做錯什么了啊”

    閆開宇的母親凄厲悲嚎出聲,緊緊的揪住自己的頭發,跪在地上,發出夜半鬼哭的厲嚎。

    轉瞬之間,她頭上烏黑的青絲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白了一半。

    這一幕慘絕人寰的畫面出來,在場的人無不動容,驚叫出口。

    葛俊軒收斂笑容,靜肅無語。

    葛芷楠偏轉頭,淚水長流,倔強的擦去,轉眼卻是不爭氣的流下來。

    烏絲盡白的一幕出來,金鋒黯然閉上眼睛。

    閆開宇的父親閆久明硬挺著起來,擺擺手。

    閆家最專業的醫護人員上來,推著特制的病床就要離開。

    “老天爺你如何待我閆久明這樣絕情。”

    “我閆家四代行善積德,抗戰我們捐錢,解放我們捐物,這些年我們修橋鋪路,安置民生”

    “我們閆家沒有掙過一分錢的黑錢吶!”

    閆久明仰望藍天,撕聲裂肺的吼叫出來,雙手拿著一疊病例報告書,奮力將的報告書扔向天空。

    “小宇,爸爸陪你,咱們回家,咱們回家。”

    踉蹌起身,跌跌撞撞走了兩步,淚如雨下。

    金鋒輕輕嘆息,提提自己的挎包,默默轉身。

    就在這時候,一張4紙飄落在金鋒眼前。

    隨眼一瞄,金鋒面大變,驚咦出聲。

    視線隨著4紙飄灑而落,一直到地,金鋒早已將紙上的內容看得清清楚楚。

    身子抖然大震。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 九五至尊棋牌游戏下载 德州麻将的玩法 河南体彩11选5开奖公告 个人心水十码中特2018 JX吉祥棋牌? 上海麻将技巧 内蒙古快3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皮皮星悦陕西麻将 彩吧网3d开机号 彩票新11选5体彩 七星彩2020010期开奖时间 22选5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