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迷人的她[快穿] > 103.三更四更合并

103.三更四更合并

    【寶貝你看到這行字的話就代表看到的是防盜章, 48hr后可閱】  其實趙晟天一開始也有點擔心。大部分被他看上的女人都試圖炫耀, 要么拍照發博時“無意”泄露他半張臉,要么假裝采訪時說漏嘴,他雖然愛玩女人,但是不代表他愛將自己的私生活與公眾共享。

    和元真真在一起三個月后,趙公子的擔心漸漸變成了憂心。

    比起和其他男星炒作,攀上他趙晟天顯然更有新聞價值。可這個女人半點想要公開的心思都沒有,她比他更熱衷于搞地下戀。每次上完床就走, 不鬧不作, 被他強迫得狠了, 才擠出半句撒嬌的話。

    其實這樣挺好,省心。但是他就是覺得哪里不對,太乖了,乖得過了頭。

    他從來沒有如此迫切地期待著女人搞事和他作鬧的。

    這天南姒從劇組出來, 趙晟天一改平常作風,不去酒店而是直接帶回家。

    除了出差,趙晟天很少在外面過夜。他有強烈的歸屬感,哪怕在外玩到兩三點也得躺回自己那張大床。

    這是他的私人地盤,輕易不讓人進來。

    家里阿姨提前下班,他帶她參觀家, 內里裝飾設計都是他自己指定。

    完美的精英教育造就偏執狂, 從小到大, 趙晟天無論是對人還是對事都有著強烈的掌控欲。

    他指著墻上價值連城-的名畫說:“我前陣子剛拍下來的, 你要不要合張影?”他拍下畫的時候, 上了頭條,外面人都知道這幅畫掛在他趙晟天的家里。

    他悄悄看她,以為她臉上會露出喜悅興奮的神情,畢竟,他準許女人在他面前拍照已是極限,更何況是準許她在他家里拍照。

    但卻只得到她困倦打哈欠的回應。

    這具身體不耐熬,白天多拍了幾場戲,晚上就累成這樣。南姒嘆息,凡人之軀,實在是太脆弱。

    她看趙晟天一眼,心想還好有這個人取樂她,她從他身上得到的肉體之歡,不說十分滿足,七分是有的。

    她無所謂地說道:“不了。”只想快點進入正題。

    趙晟天蹙眉,不甘心,帶她拐入自己的收藏間,整屋子的古董。只要有心一查,也不難發現主人是他。

    他問:“喜歡嗎?隨便挑,正好當自拍背景。”

    南姒搖搖頭,“不喜歡。”

    趙晟天試圖替自己挽尊。

    或許她是真的不喜歡發博拍照,又或是他的裝修品味不符合她審美。

    南姒等得有點不耐煩,晚餐不小心吃多了點,急需運動鍛煉消耗卡路里。

    趙晟天正在思考要不要重新換個裝修風格,聽到耳邊緩緩傳來三個字。

    她問:“床在哪?”

    趙晟天愣住,而后立馬意識到她想速戰速決早點離開的心思。

    他眼眸一黯,近乎惱怒地將她壓在墻上。

    瓷器摔地破碎的聲音此起彼伏,其中摻雜著男人的喘氣聲與女人的呻-吟聲,一場歡愛,價值三個唐代瓷碗四個清朝花瓶。

    趙晟天問她:“你是不是不喜歡我?”

    她回答得很干脆:“喜歡呀。”

    他問:“喜歡我哪里?”

    她反問:“那你喜歡我哪里?”

    趙晟天捧起她漂亮的臉蛋,“胸大屁股翹,膚白貌美聲音嗲。”

    她嗤嗤含笑,手臂勾上他的脖子,細白綿軟的兩團貼過去,“真的?原來在你眼里我這么好。”

    剛開發了新姿勢的南姒心情很好,她看著眼前的男人,他冷硬略顯戾氣的面容天生一副涼薄相,五官精致得不可思議。這個人,和其他人不同,他身上總是透著一股頹廢危險的氣息。

    像虎視眈眈的獵豹,從無懈怠放松的時候。

    她想起每次和他做,即使是激烈的歡愛過后,他也只是襯衫微松,與她的一絲-不掛形成鮮明對比。

    南姒忽地來了興趣。

    她向來不吝嗇自己的好意。拿起擱在一旁的金絲框眼鏡,重新替他戴上。

    她要他看清楚。

    南姒俯下身的那瞬間,趙晟天有過一剎那的恍神。

    她很少在他面前這么大膽。從前不是沒女人這么做過,但是她卻是第一次對他做這個。

    床笫之間,他向來是掌握主動權的那個,他喜歡看她被迫承歡的樣子。

    他張開腿,任由她肆意挑逗。剛停歇的欲望再次沸騰,從心臟往外蔓延,順著血液四處流竄。

    極致快感的潮涌拍上最高峰時,一閃而過的念頭從腦海略過。

    她好像還沒有告訴他,到底喜歡他哪里。

    《山月》拍了四個月,即將殺青。

    原本袁導擔心后面的戲份元真真會被韓宴報復,畢竟她前面將人家整得那么慘,又是抽又是打的。出乎意料的是,輪到韓宴翻身做主人時,那些男主動手虐女主的戲份,全都輕輕略過。

    韓宴下手輕,剛碰到皮就收回,一點勁都沒使。反而是元真真很不滿,覺得他應該再投入點,不能太馬虎。

    袁導將女替身都準備好了,臨到片場只能將人退回去。

    通靈玉仍沉浸在上次劫點的事,別人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擋下的事,她怎么說解決就解決了呢?

    而且方法還特意簡單粗暴。

    它覺得這個世界真是太不給力了,完全不配存在于它的三千修煉世界里。

    原本它以為趙晟天這個天之驕子很快就會玩膩南姒繼而拋棄她,但是沒想到,如今好幾個月過去了,他半點厭棄的意思都沒有,好感反而一天比一天多。

    再這么下去,它覺得南姒不用三年就能通關合格了。

    被送到南姒身邊時,通靈玉有個任務,它要盡可能地多困住她一些時間,不求永遠困住,但求能夠起到拖延作用。

    它覺得十界仙尊們肯定在籌謀什么大事,至于是什么事,它沒問。

    通靈玉正暗自神傷,忽地聽見前頭有誰鬧起來。

    一看,是元鳳美找到劇組來了。

    南姒倍感糟心。元鳳美在劇組吵吵鬧鬧的,行為粗鄙,口無遮攔,讓她這個女兒很沒有面子。

    晚上元鳳美奪命連環call,翻來覆去就是一句話:“拿錢給我花。”

    南姒接電話的時候,正好在和趙晟天吃飯,他新請了法國大廚,慶祝家里恍然一新的裝修。

    元鳳美的大嗓門即使不用免提鍵,依舊能讓滿屋的人聽清楚。

    “元真真,你這個不孝女,幾個月沒給我錢了?你想餓死我嗎?快,打錢!”

    南姒手忙腳亂地降低音量鍵,對面趙晟天優雅地切牛排,微一挑眉,手指動作微頓。

    他調查過她,她的母親和她的家世,他一清二楚。原以為她只是個一心想要踏入星途的漂亮女孩子,沒想到卻是個努力工作無怨無悔替母還債的孝女。她身上背負的,比其他人更多。

    他的家庭雖然比旁人復雜,但至少他有一個好父親。

    目光掠過南姒,她正壓低聲音回復母親:“媽,我們稍后再說好嗎?”

    有一個吸血鬼般的母親,比沒有母親,更令人難過。

    趙晟天將切好的牛排遞到她跟前,“先吃飯。”

    與此同時,南姒瞪向通靈玉,質問它的元魂:“你確定元鳳美不是元真真的劫點嗎?”

    比起戒斷康復所的事被翻出來,元鳳美的破壞力顯然要強上數倍,天天纏個沒停。

    宿主元真真就算再怎么不爭氣,但只要能換個母親,也不至于最后墮落慘死。毫不夸張地說,元鳳美是元真真悲劇人生的源點。

    通靈玉弱弱道:“凡是宿主自身無法脫離的人事,都不算劫點。”

    南姒問:“那算什么?”

    通靈玉:“命。”

    元鳳美,是元真真躲不開的命。

    血液里流淌的基因永遠無法更改,親情人倫永遠占據道德制高點,即使再聰明的任務者,也免不得在元鳳美身上花費一番心思,好讓她盡可能減少對元真真的影響。

    南姒問:“難道他們還想改造元鳳美?”

    通靈玉:“確實有很多任務者是這樣做的。”它問:“你要攻略元鳳美嗎?”

    如果大魔頭選擇攻略元鳳美,說不定會多耗費一些時間。但這正是它想要的。

    南姒想都不想,一口拒絕:“我有病要攻略她?”

    通靈玉問:“那你打算怎么辦?”

    南姒:“既然她這么礙事,那就直接甩掉。”

    通靈玉:???

    南姒用行動證明了她的決心。

    《山月》大火后無數片約,幾乎全是千萬級別,她通通都推掉,除了趙晟天給她找的國際資源廣告代言,其他的她一個都沒看。

    做知名女明星不難,拍個偶像劇立個人設上個綜藝,再買通稿碾壓,這些她通通可以做到。但是,流量小花稍縱即逝,百年之后,提及影視圈,只有那些真正有作品的人才立得住。

    有美貌有實力,才能留下驚心動魄的一筆。

    跳槽后的第一個月,她火速接下一部新電影武俠片《琳瑯》。導演是曾榮獲三項奧斯卡金像獎的安導演,以“最會拍女人”出名,為了萬無一失搶戲里的這個角色,她逮著趙晟天讓他三天三夜沒舍得下床。

    戲里的這個角色對演員本身要求極高,不但要求有靈氣精湛的演技,而且還需要演員能舞劍。南姒聽完,轉頭就去找了專業人士教學,三個月里就只做一件事——舞劍。

    別人幾年才能學會的東西,她三個月就已掌握。

    等到電影拍完的時候,一向苛刻挑剔的安導在發布會上指著南姒對媒體說:“她是我見過最美最會演戲的女演員。”

    評價之高,連外媒都震驚地對此進行了報道,標題為:“毒舌安竟然開口夸人了?”

    南姒并不引以為然,安導的評價在她意料之中,要是她堂堂神尊盡力去做一件事還不是最好,傳回十界豈不令人笑掉大牙。

    《琳瑯》是近年來為數不多的巨制武俠片,奔著拿獎去的,又因為是安導的作品,所以在國際上備受關注。外媒被片中南姒演繹的女主角震驚,這個清純入骨卻又倔強倨傲的琳瑯,讓人們感受到她嬌弱身軀里爆發的巨大力量。

    十八個國際提名,十五個最佳女主角,這一年的國際影壇,是屬于元真真的。

    要是說《山月》讓人們看到了元真真身上的無限潛力,那么《琳瑯》則讓元真真一舉成為中國代表女星。從三流女星到電視劇一姐,再從電視劇一姐到國際影后,南姒僅僅用了一年時間。

    領獎的時候,南姒曾這樣對觀眾說:“曾經因為年幼無知而失去的,如今我全拿回來了,但是這還不夠,作為一個演員,我要拿的,遠遠比這多,我不害怕人們會因為流言蜚語而厭惡我,我只擔心人們因為時間流逝而忘記我也曾是個演員。”

    滿堂喝彩。

    在國際影壇上初露鋒芒后,對家買通稿指責她兩部代表作品全是搶來的。對此南姒回應:“我能搶是我的本事,就算這角色給你,你也演不成我這樣。”

    網友直呼元真真霸氣。一個個地“影后”“影后”地叫個沒停,當初是誰在網上黑元真真的幾乎都黑轉粉。這一屆的網友集體榮譽感最強,誰能代表他們在國際上露臉,誰就是好樣的。

    通靈玉看著已經及格的怨氣消減值,對南姒佩服得五體投地。

    及格線是60,南姒表示,她要拿一百分。

    “要做就做最大的咖。”

    一部作品并不足夠常青不倒,她不打算停下來。她有看好的本子,是部國內什么都不缺,就缺個豪華制作班底。

    經紀人問:“接下來可以走國際路線,進軍好萊塢。”

    南姒點頭:“是要做國際路線沒錯,但不是進軍好萊塢,而是讓好萊塢為華語電影傾倒。”

    經紀人問:“怎么傾倒?”

    南姒不假思索:“讓趙晟天砸錢。”

    事情進展到這個份上,外界依舊不知道南姒背后的男人是趙晟天,都以為是南姒拍劇大火被天影挖過去的,很少有人往那個方面想。畢竟,以前網上傳的沸沸揚揚的緋聞,是南姒和韓宴,而非南姒和趙晟天。

    南姒想著組建豪華班底的事,沒多久就有了主意。

    趙晟天這人,并不是無腦的富家公子,他的資源他的錢,很不好騙。每次都靠上床征服趙晟天的南姒,這一次決定來點不一樣的。

    公司里無數女星垂涎著自家老板,趙晟天光是在公司里逛一圈,地上口水都得漲洪了。

    雖是如此,但真正敢主動上手的沒幾個。傳說趙公子有相好的,而且他這人,一向只喜歡自己看上的,不喜歡被人看上,萬一沒勾成,反而把自己前途賠進去。

    但凡是都有例外,比如現在的新生代小花李詩琪。

    經紀人跑來給南姒報信的時候,南姒正在給通靈玉剪狗毛,一聽事來了,當即抱著剪禿半邊頭的通靈玉,麻溜地趕去現場“捉奸”。

    說是捉奸,其實也算不上。就是幾個公子哥叫了女明星陪唱歌,趙晟天是被拉去的,恰好,坐他身邊的是李詩琪。

    南姒讓通靈玉開天眼給她看包廂情形。

    通靈玉怎么也沒想到它第一次大展宏圖被女魔頭要求做些什么,竟然是為了捉奸。

    苦兮兮的通靈玉開了元魂天眼,包廂內,幾個人都醉得差不多了,趙晟天滿臉酣紅,跟他們說最近的股市行情。其他人一邊聽著一邊對身旁的女明星們上下其手,李詩琪在趙晟天旁邊坐著,急得不行,趙公子從頭到尾就沒正眼瞧過她。

    她根本不知道,嘗過極品美食的男人,是不會再回頭吃土菜的,而她就是那道土菜。

    李詩琪一急,就顧不得其他了,干脆豁出去直接往趙晟天身上送。

    就在她軟綿綿假裝醉倒在趙晟天懷里的一瞬間,包廂外的南姒甩甩頭發,神清氣爽地踢開了門。

    她臉上的神情拿捏得當,從驚恐慌張,到傷心欲絕,銜接自然,毫無半點做作之感。

    趙晟天看到她的一瞬間,酒醒了大半,連忙推開黏在身上的李詩琪。

    “對不起……我走錯地方了……打擾了……”她含淚地垂下眼,一個眼神,包含萬千。

    失望,痛楚,心碎。

    最后卻還是選擇乖巧地離開,連踉蹌腳步都透著戲。

    有公子哥反應過來:“噯,剛那不是元真真嘛!趙哥,反正是你公司的,叫進來一起玩唄。”

    “玩你媽。”

    趙晟天摔了煙頭追出去,卻早已不見元真真的身影。

    通靈玉看著躲在角落的南姒,問:“接下來做什么呀?”

    南姒點點它的狗頭:“關機,消失。”

    整整七天,趙晟天到處找南姒,從沒有鬧過脾氣的女人一旦任性起來,效果很爆炸,至少在趙公子這里,他的心都快熬廢了。

    她以前從來不過問他的事,一門心思扎在拍戲上,整一年了,從不會主動給他打電話查崗,也不會過問他身邊的事。她安靜乖巧地像是世上最懂事貼心的女人,任何男人都想交往的那種。

    趙晟天心底一直悄悄盼著她作鬧的那天,他覺得肯定很好玩。但當南姒真的吃味時,趙晟天才發現,一點都沒意思,他快急成狗了。

    找不到人,心里的火蹭蹭往外涌。他何曾受過這種冷遇,一向自大的人焦慮起來,很容易將過錯推給對方,他想:她憑什么消失不見?

    他是她的金主,她該明白這一點。

    趙晟天想,不能再這么慣著她了。

    當七天后南姒重新出現在他視野時,趙晟天腦子里亂七八糟的想法立馬消失。明明被她的任性出走氣得半死,卻只顧著走過去抱住她,一開口就軟成水:“我和她沒什么,你不要誤會。”

    南姒說:“我不相信。”

    輕飄飄四個字,結束了新生代小花的燦爛星途,啟用了好萊塢豪華制作團隊的新電影制作。

    這下好了,全網都知道趙晟天斥巨資組建好萊塢班底專門供元真真拍電影,為了,僅僅是讓她拍自己喜歡的本子。

    網友恍然大悟,原來元真真背后的男人,竟然是國民老公趙晟天。

    換女人如換衣裳的趙公子,竟然默默捧了元真真這么久。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直播 三板股票交易规则 体彩p3出号分析图 26选5开奖号码好彩2 浙江十一选五 日本女优陈怡 女足世界杯比分表 浙江体彩6十1历史号 nba篮球 宁夏十一选五手机板 英超最新积分榜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